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你之砒霜,我之蜜糖──雍正
心理勵志

發表日期

2015.12.09
收藏文章 0

你之砒霜,我之蜜糖──雍正


你之砒霜,我之蜜糖──雍正

雍正留給民間的印象並不好。在這裡,我要跟大家講講真實歷史上的雍正皇帝。

雍正在清代歷史上活得比較委屈,「康乾盛世」大家都知道,為什麼就把中間的雍正王朝忽略了呢?因為它太短了,前後只有十三年。

可是雍正這十三年,在整個清代中葉一百多年的盛世中,是創設制度最密集也最成功的十三年,什麼攤丁入畝、火耗歸公、養廉銀,什麼密摺制度、祕密建儲制度、軍機處制度,都是雍正一手創立的。

我在看雍正傳記的時候,真覺得他是一個現代人穿越過去的,他不僅有嚴密的制度設計能力,還有超強的執行能力。他能夠把構思出來的制度,透過各式各樣的試做去推進,從而讓它具體落地。從後世來看,雍正朝創立的所有制度,幾乎沒有一樣是失敗的,所以這個人很了不起。

而且他剛開始接的是一個爛攤子──中央財政府庫空虛。可他死的時候呢?留下了一個非常富庶的中央財政。所以乾隆帝那六十三年才有錢可花,才有那麼多虛榮的事可以去辦,這才是雍正真實的歷史地位。

真實的雍正

你甚至可以說他是個天真爛漫的大男孩,因為雍正為人非常風趣、搞笑。比如說,雍正可以說是中國古代帝王當中,留下各式各樣Cosplay(角色扮演)畫像最多的一個人了,有的是扮西域的喇嘛,有的是扮山中的道士。還有一張非常著名,是當時的宮廷畫師西方人郎世寧畫的,畫中的雍正又是西方貴族的服飾打扮。可見他特別喜歡玩這種穿越。

雍正皇帝的一生也非常勤政,他手批的奏摺和各樣的朱批有二千多萬字。十三年,二千多萬字,一般人別說是寫了,抄都能累死。而且他寫的朱批非常有意思,他用的不是典雅的文言文,幾乎就是大白話,而且有的大白話寫得還特別像今天的微博文章。

比如說他寫過這樣一段:「朕就是這樣的漢子,就是這樣的秉性,就是這樣的皇帝。爾等大臣若不負朕,朕再不負爾等也,勉之。」哪朝哪代的皇帝會說自己是條漢子?這哪裡是皇帝的詔書,簡直就是網路名人的一條微博。這裡面沒有皇帝的威風八面,只有一種真性情的大流露、大放送。

他跟臣子之間經常玩這種小花樣。所以,他有一種天真爛漫的大男孩性格,這和歷史上那個殘暴、勤奮、嚴謹的皇帝,完全是兩個人。

雍正vs.年羹堯:待人接物的風格

雍正的性格當中還有一個反差,就是他對他身邊的人到底算是好還是壞呢?若說好,那是真好,他對他的十三弟怡親王允祥好了一輩子,對漢族大臣張廷玉也是好了一輩子,對自己的小幫手李衛、田文鏡,也是君臣相知了一輩子。

可是要說他不好,也不是空穴來風。他可能是清代歷史上,抄大臣的家抄得最多的一個皇帝了,很多大臣的家(包括曹雪芹家)就是他抄的。他曾經的心腹年羹堯、隆科多等,都是他親手弄死的。所以他到底是一個情深義重的人,還是一個刻薄寡恩的人呢?這也是一個大謎題、大公案。

要講雍正的人際關係,最典型的案例就是他跟年羹堯之間的關係,把他們二人的關係解剖清楚了,我們就知道雍正待人接物是什麼樣的風格了。

年羹堯是安徽懷遠人。年羹堯考取進士之後進入官場,康熙皇帝對他極其器重,認為他文武全才,不到三十歲就被任命為四川巡撫,這可是省軍級的大幹部。

那他跟雍正是什麼關係呢?他的一個妹妹嫁給了雍正當貴妃,這就是電視劇「甄嬛傳」中的那個華妃。這是雍正當皇帝之前的事情,所以他們就是大舅哥和妹夫之間的關係。

在雍正初年的時候,年羹堯發揮了兩個巨大的作用,第一個作用就是替代了當時的大將軍王──十四阿哥允禵的位置。四爺對十四爺當然不放心了,十四爺那麼年輕,又手握軍權,跟自己的關係也不是很好,還是讓大舅哥去當撫遠大將軍比較好。

第二個作用就是雍正元年(一七二三年),青海爆發了羅卜藏丹津的大叛亂。年羹堯守土有責,當然要去平叛,然後一戰功成,所以雍正對他極其欣賞。

雍正是一個非常懂得帝王術的人,對於這樣一個極其重要又手握重兵在外的臣子,他極盡籠絡。但他的手段也很尋常,首先是加官晉爵,封年羹堯為一等公爵,這在漢人當中非常罕見。另外就是給予各式各樣的信任,比如說,陝西乃至整個西北所有的軍政大權,全部下放給年羹堯。年羹堯想要提拔誰,只要寫一張二指寬的條子上奏,雍正一定會批准。

還有就是各種給錢賞賜。當時雍正抄了蘇州織造李煦的家後,就把李煦所有的家產都賞給了年羹堯,而且李煦家的奴僕也讓年羹堯隨便挑。

雍正還用快馬加鞭的方式,把廣東進貢的荔枝賜給年羹堯,「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只不過,這個荔枝不是送給楊貴妃的,而是送給年羹堯的。

此外,若是年羹堯得了什麼病,或者是他的家人得了什麼病,雍正皇帝更是老淚縱橫,會給予各種關懷、各種撫慰。

在他們君臣相交的過程中,我們漸漸的聞出了一種不一樣的氣味。再後來,雍正皇帝對年羹堯的器重,已經遠遠超出了皇帝和有職守在身的臣子之間的關係了。比如說,雍正皇帝在東部做一些改革,經常拿這些事情問年羹堯,通常是用這種口氣:「此事朕不洞徹,難定是非,和你商量。你意如何?」這其實並不是年羹堯職權範圍內的事,你問他幹嘛?

還有一次,京城翰林院大考,考庶吉士,這是一次正常的文官系統的考試。雍正皇帝把卷子定完名次之後,覺得自己也拿不准,就把卷子送去給正在前線打仗的年羹堯,讓他幫自己排名次。這就是一個明顯的示好,而且雍正經常跟九卿科道這些官講:「你們有什麼事拿不准,不要問我,去問年羹堯,他主意大。」這成何體統?這表示一個君主把自己的君權都讓渡了一點兒出去。

到雍正二年(一七二四年)的時候,羅卜藏丹津的叛亂被平定了,雍正皇帝就更高興了,居然賜予年羹堯「禮絕百僚」的待遇。

但到了雍正三年(一七二五年)二月,年羹堯迎來了他人生的一個大轉折,從此就是一路跌停。

失去邊界的人際關係

雍正爺確實對很多人掏心掏肺的愛過,但是他一旦發現自己的愛得不到回報,他就抓狂,就用各種戲劇化的、殘暴的,甚至是歇斯底里的方式進行報復。當然,在中國古代帝王當中,像雍正爺這種性格、這種處事方式的,也僅此一例。

當代中國人不也是生活在這樣一種人際關係當中,用這樣的方式去理解愛的嗎?

美國有一個學者曾經說:「中國人提倡的這個『仁』字,從結構上看,它左邊是一個人,右邊是一個二。所有的中國人都生活在二人世界當中,他們對世界的理解,要麼是師生,要麼是父子,要麼就是同學,他們總是在兩人關係中生活,從而喪失了自己獨立的生存空間和人格空間。」

自由主義的人生觀:保持獨立,釋放善意

很多人都在問:「什麼是自由主義的人生觀?」在我看來無非就是兩句話。第一句:「我們絕不去強制他人。」第二句:「我們盡可能的不讓他人來強制我們。」也可以換一種方式來說,我們在保持自己獨立的人格尊嚴和人格空間的前提下,盡可能對他人釋出善意。

理解「愛」這個詞,我還是最喜歡張愛玲在《沉香屑.第一爐香》裡說過的那句話:「我愛你,關你什麼事?」這才是自由主義的愛情觀。

這也許就是我們這一代人的歷史使命,我們在中華民族的整個文化傳承當中,也許要去扮演一個堅定的角色。一方面,用我們的身體、用我們的善意去抵擋我們的父母;另一方面,放過我們的孩子,堅決的斬斷那根從遠古一直到今天、用愛的名義去綁架他人的鏈條。我們這一代人應該能夠做得到。

摘自《成大事者不糾結》

Photo:Jason Rosewell,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