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洗腦神曲總是揮之不去?你被「腦蟲」入侵了!
心理勵志

發表日期

2021.04.12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腦袋裝了2000齣歌劇的人
神經內科醫師薩克斯研究發現,音樂比語言占用更多腦細胞。音樂「讓人起舞、影響情緒、引起購買慾,勾起回憶...
定價 420
優惠價 85折,357
$420 85$357

洗腦神曲總是揮之不去?你被「腦蟲」入侵了!



圖片來源:Unsplash

有時,一段樂曲接連幾天、日以繼夜不斷在腦海中出現,真教人幾乎抓狂。這種音樂心像可說是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重複出現的音樂,通常是很明確的短短一句,或是長達三、四小節的一個主題,會在你的心中盤旋好幾個小時,或好幾天才漸漸消失。只要是讓人不禁豎起耳朵傾聽的樂曲,或許都可能帶來這種經驗。那一段音樂可能不是我們喜愛的類型,甚至是我們討厭的,這樣不斷的糾纏,代表一種強制過程。音樂已經進入大腦,在裡面作亂,然後在腦子自動重複。

電影或電視劇主題曲,還有廣告,常常都有這種魔力。這不是巧合,因為這樣的音樂正是業者請作曲家特別設計出來魅惑聽眾的,希望那音樂就像隻耳夾子蟲,鑽啊鑽,鑽進我們的耳朵和心房。這種在我們腦海中縈繞不去的旋律,英文就叫earworm(耳蟲),或許我們也可稱之為「腦蟲」。(1987年,有本新聞雜誌就半開玩笑地把這種音樂定義為「認知性的音樂病原」)。

在我們被一段樂曲或廣告歌糾纏的時候,我們的心理和神經究竟出現了什麼變化?音樂具有什麼樣的特性,才會變得這麼「危險」或有「感染力」?是因為聲音奇特?某種音質、節奏、旋律、反復?還是會引發特別的感覺或聯想?我只要開始回想,腦中最早的耳蟲就會蠢蠢欲動,有的耳蟲甚至已在腦中蟄伏六十個年頭以上。不少似乎有特別之處,如音調或旋律奇特,因此銘印我心。令人難忘的歌曲不一定要有歌詞,像電影「不可能的任務」或貝多芬《第五號交響曲》的主題音樂雖然沒有歌詞,仍然和廣告歌一樣教人難以抗拒。

感官過度刺激的後果

我聚精會神看了幾個小時的書或腦波圖後,發現牆上或天花板上會出現一行行的字或彎彎曲曲的波狀線條,這時我就知道該休息一下了。又如我要是開了一整天的車,到了晚上,就可能會看到原野、樹籬、樹木不斷從眼前飄過,使我輾轉難眠。我也曾坐一天的船,上岸好幾個小時之後,還覺得搖搖晃晃。像太空人在幾無重力的外太空待了一個星期,回到地球後,也要好幾天才能再度感覺到「腳踏實地」。這些都只是簡單的感官效應,也就是低階感覺系統不斷化,是由於過度的感官刺激造成的。

反之,腦蟲本質屬於感知,是大腦比較高階的部位生成的。後像之類的感覺也好,腦蟲也好,都反映某些刺激就像是會啟動大腦某個部位的開關似地。

音樂的特性:精確、反復

然而音樂的心像和記憶的一些特質,是視覺的意象和記憶所沒有的,由此我們可以窺見大腦處理音樂和視覺的基本差異。我們在建構視覺世界的時候是主動的,會根據個人喜好而有所取捨,而且打從一開始就融入我們的視覺記憶,但我們聽到的音樂都是已經譜寫好的。建構視覺影像的方式可能有千百種,但我們回想某一個樂曲,如果想得起來,必然和原曲很接近。當然,每個人聽音樂都有不同的詮釋和感覺,但只要在心中響起的是同一首樂曲,樂曲的基本特質,如速度、節奏、旋律,甚至音色和音高,幾乎都與原曲相同。

正是因為這種精確,每個音符像印在我們大腦一樣,讓我們也就特別容易受到音樂的感染,甚至變成病態。即使是沒什麼音樂細胞的人也可能被腦蟲纏上。當然,音樂本身常常會表現出反覆的特性(編注:在音樂術語中,這些重複出現的段落叫做「反復」)。像詩、歌謠、歌曲都有很多反復的部分。幾乎每一首古典樂曲都有反復記號,主題變奏也很常見,最偉大的作曲家都是反復高手。孩子唱的童謠或歌曲都有合唱和副歌。即使我們已經長大成人,有些反復的樂段還是教我們百聽不厭。我們喜歡這種一而再、再而三的刺激與回饋。刺激過頭,難免會失衡或變成病態,這點不足為奇,或許我們也不該抱怨。

腦蟲必然遠古就有了,打從我們的祖先第一次用骨頭做成的笛子吹奏出旋律或用木棒敲擊出節奏,腦蟲即開始鑽入人類的心中,然而似乎最近幾十年才變得比較常見。難道腦蟲是一種現代現象,不只容易辨識,而且比以前要來得盛行?

音樂大解放的後遺症

在馬克吐溫寫作的1870年代,雖然已經可以聽到很多音樂,但被腦蟲纏上的人似乎並不多見。那時,聽人唱歌多半是在教堂、宴會或家族聚會的時候,有時自己也參與其中一起唱。要聽器樂演奏,除非家裡有鋼琴或提琴,否則就得上教堂或音樂廳。自從錄音、廣播和電影大行其道,聽覺世界也起了革命。突然間,音樂像是得到解放,處處飛揚,甚至對我們連續轟炸,即使我們不想聽也無處可逃。

現在幾乎人手一機,心血來潮時也可去音樂廳聽一整天。我們會沈醉在音樂中,忘了身在何處。即使耳朵沒塞著耳機的人,如果到了餐廳、酒吧、商店和健身房,仍然難免被音樂淹沒,那些場所的樂聲有時甚至大到震耳欲聾。這種音樂轟炸對我們脆弱、敏感的聽覺神經來說,必然會造成壓力。若是負擔過重,難免會有不良的後果。

現在的年輕人或音樂家聽力受損的人不是愈來愈多?另一個問題就是,音樂會變成不速之客,冷不防進駐你的心頭,久久不去。動聽的歌曲也許不只是可做牙膏廣告歌,還可能對我們的神經產生致命的吸引力。

【書籍資訊】
《腦袋裝了2000齣歌劇的人》

出版日期:2018.12.14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