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請求的核心,是合作與共好的善意
心理勵志

發表日期

2015.12.14
收藏文章 1

文章摘錄自

請求的力量
「請求的核心是合作。請求協助時心裡不覺得歉疚的人,認為自己與世界是合作而非競爭關係。帶著羞愧請求協助...
定價 380
優惠價 85折,323
$380 85$323
加入購物車

請求的核心,是合作與共好的善意


我這一生都有種不真實感。

直到最近我才知道這種感覺有多普遍。長久以來,我一直以為只有我這樣。心理學家有描述這種病症的專業詞彙:冒牌者症候群(imposter syndrome)。但在我認識這個詞彙前,我就

創造了自己的說法:反詐騙小組(fraud police)。

反詐騙小組是你所信賴的「真實」成人化身,是你所想像的、讓你感到害怕的力量─存在你的潛意識中─他們會在半夜來敲你的門,說:

我們一直緊盯著你。我們有證據顯示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你被控完全是即興發

揮。你隨意瞎掰的罪名成立,你沒資格做你的工作,我們要把一切帶走。我們要告訴所有人。

我最近到某藝術大學做畢業演講,然後我問在場的成年人,包含教職員,曾有過這種感覺的人請舉手。我沒看到有人沒舉手。

藝術工作者每天都要跟反詐騙小組近身肉搏,因為我們多數的作品都很新,不適合歸類或依傳統歸類。身為藝術家,沒人能告訴你合理性在哪裡或用魔法棒賦予你合理性。你必須用自製的魔法棒碰觸自己的頭,雖然有時覺得這麼做很笨。

沒有成為真正的藝術家所謂「正確的道路」。你可能覺得去上藝術學校、出版作品、有唱片公司跟你簽約,就能得到合理性。但這些都是狗屁,都是你自己想像出來的。你說你是藝術家,那麼你就是。如果你能讓其他人經驗或感受到深刻或沒預料到的感受,你就是好的藝術家。

在學術界「成功了」,或許是成為終身職的教授,受到了正式任命。但多數時候,不管是什麼領域,「外在」的任命或認可(恭喜! 你是正式的教授或執行長或總裁了!)不一定能讓反詐騙小組乖乖閉嘴。事實上,外在的認可反而會讓反詐騙小組更大聲嚷嚷。隨著官方頭銜和責任而來的,是更深沉、更嚇人的恐懼─媽的他們一定會找到我。

我可以想像經驗老到的腦部外科醫師,在劃下第一刀前,心中閃過這個短暫的念頭:

真的嗎? 我今天早上還把手機掉進水坑裡,我找不到鑰匙,沒辦法好好維繫我的關係,然

後我現在握著一把尖銳的刀,準備要切開某人的頭? 他們可能會死掉。是誰准我做這件事的?

世上每個人某種程度上都必須即興發揮。我們可以很確定這點。

藝術界和企業界一樣,業餘和專業人士之間的差別在於:

專業人士知道自己是即興發揮。

業餘人士假裝自己不是。


請求的核心是合作。

外科醫師了解她的工作是創造型的工作,機器無法完成。外科手術需要人類的巧手與決策。手術無法靠自動化的技術完成,因為過程需要批判思考和大量的臨場發揮。這份工作需要平衡自信與合作,混合直覺與即興創作。

外科醫師劃開脆弱的人腦時,如果在過程中看到意外的腫塊,需要身旁的人做一些必要的協助─而且要快─她絕對沒有時間浪費在這種問題上:

我有資格請求協助嗎?

我請求協助的這個人真的值得信賴嗎?

我在這種時刻有請求幫忙的權力是不是太混帳了?

她只能接受自己的立場,毫無羞愧地請求幫忙,取得正確的手術刀,然後繼續切割。眼前的事比這個更重要。對消防隊員、機長、救生員如此,對藝術家、科學家、老師─任何關係中的任何人都是如此。

請求協助時心裡不覺得歉疚的人,認為自己與世界是合作而非競爭關係。

帶著羞愧請求協助意味著:你的力量高過於我。

帶著傲慢請求協助意味著:我的力量高過於你。

心懷感激請求協助意味著:我們有力量互相幫忙。


請求的藝術可以學習、研究,然後漸趨完美。如同繪畫與音樂大師一樣,請求大師知道請求的領域基本上是即興發揮,不仰賴創造規則與常規,反倒憑藉粉碎常規蓬勃發展。

也就是說:沒有規則。

應該這麼說:有很多規則,但它們屈膝祈求被打破。


在我的TED演講後,我開始在部落格上討論自己當街頭藝人的經驗,我很訝異這麼多人說:聽你演講之前,我一直把街頭藝人想成是乞丐。但我現在把他們看作是藝術家,所以都會給他們錢。

看到這類說法讓我既傷心又激動。它直搗我試圖藉演講討論的問題核心。如果大眾的心態如此易於改變,我們可以如何把它從街頭帶到網路上? 我認識的許多藝術家朋友仍在網路上掙扎著,如何接受自己尋求協助的合理性。

我過去幾年在群眾募資的鏡廳中看到一個反映出來的議題,我把它帶到部落格上討論:請求和乞討有什麼差別?

許多人談到自己面對當地街頭藝人的經驗:他們不把自己投入帽中的小費看作是慈善之舉,而是付費接受服務。

如果請求是合作,乞討則是沒有連結的需求:乞討無法提供價值給施予者。以定義上來說,乞討未提供任何交流。

以下是在我部落格留言的人試圖描述乞討所用的詞語:操弄、絕望、底層、動物、垂死掙扎、操作、罪惡、羞愧。

關於請求,反覆出現的詞語如下:自尊、合作、交流、脆弱、互惠、互相尊重、舒適、愛。

請求是親密與信任的行動。乞討是恐懼、絕望或軟弱的作用。那些必須乞討者要求我們的幫忙,而請求者則相信我們愛的能力與跟人分享的渴望。

不管在街頭或網路上,與觀眾真實交流、讓人與人產生互動,都是請求協助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誠實的溝通能形成互相尊重,而那種互相尊重使得請求者有別於乞討者。

摘自《請求的力量》

Photo:Kristina Litvjak,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