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烽火下人們的兩難:是否該拋下家人、財產和事業,流亡天涯?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21.05.24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被遺忘的盟友
理解現代中國 必讀史詩鉅作一場七十多年前的慘烈戰爭如何延續成今日美、中、日、台的複雜矛盾?為何中國不...
定價 700
優惠價 79折,553
$700 79$553

烽火下人們的兩難:是否該拋下家人、財產和事業,流亡天涯?



圖片來源:Unsplash

抗戰使得許多中國人有了更加迫切的國家觀念和個人認同感。它也以黑白分明的道德標準畫出人們的選擇尤其是究竟要抗日、還是要和日本人合作。這種趨勢乃是二十世紀初期,中國早已勃發的危機意識再增強。

作戰期間的政治文化

當時的政治是在許多重要方面追求現代化和進步,但是早期的國民黨不能利用圍繞著1910、20年代五四運動下,相對的政治自由思考氣氛更加進展。有一部分是因為中國面臨許多危機,當時的政治變得兩極對立、相互抗頡,每一方都不願讓歧見可以有建設性、甚至合法化。國民黨和共產黨都不肯追求真正多元化的政治文化,只是做做樣子,允許不會妨礙他們統治的小黨活動。

此外,長年內亂作戰的文化,導致中國社會瀰漫深刻的暴力現象。抗戰爆發,攸關國族興亡,更加劇暴力傾向,公開羞辱罪人在中國是很普遍的做法。但是在抗戰期間這麼做,雖然創造英勇抗日和怯懦通敵的尖銳對比,卻也遮掩了許多中國人所面臨的艱苦事實,譬如是否要拋下家人、財產和事業而流亡的兩難取捨。

戰爭也提供了機會,將社會成功的動員起來,爾後的中國,群眾動員成為常態。毛澤東主政下,中國不斷進行政治運動,從1950年代土地改革運動公開羞辱、殺害地主,到文化大革命期間公然刑求教師和醫師。這可以溯源至抗戰期間,並把社會中漠不關心和不確定份子轉化為真實信徒。

杜重遠在太原時受邀向部隊演講:

我勉強將眼淚拭乾,即告以國內如何團結如何統一,上海作戰時我軍士氣如何奮發,敵軍士氣如何不振......然後又談到長期作戰中,我國須組織整個民眾,與敵抗爭,我們亡省的人,正好乘機回到關外,做為嚮導,與國軍聯成一氣擾亂敵人後方......。說後大家都極興奮,掌聲如雷,這不是歡迎我而是歡迎抗戰。

杜重遠出身中國邊疆地區,親眼目擊中國認同意識分裂肇致的惡果。1931年東北遭到日本侵略時,民眾至少群情激憤了一陣子,可是蔣介石政府覺得在政治考量上必須採取不抵抗政策。

杜重遠立志要在百姓心目中創造中國是一個實體、因戰爭更需團結的意識。抗戰後期,他在遙遠的新疆省擔任學校校長,憧憬未來有個強大、集權的中國,空運和鐵路網可促進國家團結統一(他對中國共產黨也有強烈的感情) 。

杜重遠的期望其實也是蔣介石的意圖。蔣介石相信經過抗戰,中國社會會更加團結、更有良好治理。但是這些期望切合實際嗎?沒有錯,呼籲全國團結使國民黨可以鞏固他們仍然掌控的地區之統治(以及至少在技術上仍屬於國民政府所謂「自由中國」的大部分地區之治理) ,但是國民黨很難發揮他們的權力。事實上,中國在1937年秋天的分崩離析,似乎是對其希望的致命打擊。

到了1937年底,天津、北平、太原、大同和濟南等華北大城俱已淪陷。日本人對農村比較無法控制,游擊隊(有許多是中共控制)會伏擊、騷擾他們。華中情勢告急,不過國民政府軍事總部暫時進駐的武漢還算安全。然而,深怕日軍還會征服更大片土地的心理,意味著難民人數有增無減。

抗戰時期中國究竟有多少難民顛沛流離,迄今還沒有定論。太多人往四面八方逃竄,政府忙著為生存奮鬥,留下紀錄成為次要工作。即使如此,一般估計數字還是很嚇人:在抗戰時期某一階段,大約有八千萬、甚至接近一億中國人(即全國人口的15至20%)流離失所。

他們並不是整個抗戰期間都流落他鄉,許多人逃難不久就回家。但是人口大量移動造成的社會動盪,在戰時、乃至戰後,依然有回響。

【書籍資訊】
《被遺忘的盟友》


出版日期:2021.05.18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