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每個人都有改變社會的力量
教育教養

發表日期

2017.01.23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教育應該不一樣(全新增修版)
從五年前到現在,我持續感到烈火煎心的焦慮我不斷眼見著台灣面臨日益嚴峻的經濟、產業危機台灣的未來已經走...
定價 350
優惠價 85折,298
$350 85$298
加入購物車

每個人都有改變社會的力量


我們都是選民,更是公民
每個人都有改變社會的力量

一個成熟的、有現代文明素養的公民,是民主社會的基石。台灣現今的教育亂象、政策荒腔走板、缺乏監督,何嘗不是源於我們公民教育的失敗,因為我們身為家長,亦為公民,從未認真意識自己的職責所在,從未發揮我們的力量。

我們是公民社會的「公民」,也是民主社會的「選民」,肩負著改變社會的原動力。台灣年年都有選舉,在這個選舉掛帥的年代,所有政策的制定、討論到執行,其實都在「投選民之所好」,所謂「民之所欲」常常牽動政策走向,為了選舉,「討好選民」往往成為最簡單的快速之道。

坦率地說,在這種媚俗的政治氣候下,大部分選民都是政治人物極力討好的對象,因此,如果我們很明白標舉我們對教育的期待、對教育的需求時,當然也就能夠引導他們往這個方向走。

於是,在此我們要來討論「家長/公民/選民」多元一體的身分。畢竟,我們的公民教育及判斷力,究極而言,形塑了我們當前身處的環境,也最具體影響對孩子的身教,教育當然也不例外。

政治人物只經營現在,沒有經營未來

很遺憾,舉國上下如今所有能在官場生存下來的首長、官員及民代,絕大部分都被迫必須學習媚俗、討好民代、討好選民,難怪他們只願意花力氣經營「現在」,沒有遠見經營「未來」,放任問題如氣球不斷膨脹。

我們看到,最有人氣的立委是懂得「深耕」地方,以紅白場應酬、跑攤為榮,而不必將能力展現在政策、法案的制定修改,或思考國家社會的走向。而各級民意代表,最普遍的形象是以驚悚、無意義的標題,霸占發言台,對著官員急吼拍桌,搏取新聞版面與知名度,表現出的盡是對社會最壞的教育示範。

但當這類政治人物不斷連任,這難道不是出自選民的縱容?

當這些惡形劣狀的鏡頭,成為媒體最喜歡捕捉的畫面時,當然擠壓了專業負責的民意代表的空間,好的政策討論也沒有抒發的管道,無異造成劣幣逐良幣的現象。

這不只是對官員的霸凌,究其本質,更是對所有選民的霸凌,對所有教育理念的霸凌。

做個具有現代文明素養的公民面對這種「霸凌」的議會文化,誰願意毫無自尊地站在台上,被公然凌辱?這勢必使優秀人才視進入仕途為畏途,又怎麼可能會有好公僕?我們容許民代無意義地羞辱官員、是非不分時,如何期待好的人才會有心做好這些工作?

但是,當我們不斷檢討民代的同時,我們更需要將批判的矛頭對準自己。因為在過去威權時代,黨政樹立和規範了一切價值觀,但當台灣社會進入民主化時代,經過一段時間的脫序、混亂,之後要靠誰來建立新的規範?

追求什麼典範?樹立什麼樣的價值?這些全部都必須由人民(選民)自己決定。

那麼,什麼叫做「現代文明素養的公民」,我在此試舉幾項標準:第一,傾聽;第二,尊重;第三,明辨是非;第四,以開放的心態觀察世界和未來。

素養一:傾聽

首先,我要說的是,台灣是個「不會傾聽的社會」。因為不會傾聽,就不能從別人的經驗吸收到新的東西,所以只好用刺激的東西來滿足。

大家都有一種共同經驗,我們常看到某些大人物在台上演講,台下嘰哩呱啦聊自己的事,根本不在乎台上講什麼。有趣的是,等到原本台上的講者下台後,他竟也開始和旁人交頭接耳、大打招呼,絲毫不覺得有錯。

講者跟聽者顯然一致認為,上台講的都是例行公事、場面話而已,聽不聽沒關係。既然如此,那何必浪費大家時間?這種在任何一個國際場合、文明社會的基本尊重與禮節,在台灣卻是完全不被當成一回事。

想想,這個「不傾聽」的積習,不是從小養成的嗎?父母不傾聽自己的孩子、老師不傾聽學生、學生不傾聽大人嘮叨,選民當然也不傾聽政治人物的治國理念……,所有人似乎急切張著嘴批評,又忙不迭地關上了雙耳,變成一種惡性循環。

傾聽必須從小學習,這是現代公民素養的第一課。

素養二:尊重

因為不懂「傾聽」,連帶也不會尊重和自己差異的意見。

台灣經歷了這麼多年的民主選舉,可惜我們在民主化之後,卻不夠了解民主的深度,沒有一種共同追求共識的能耐和胸襟,往往遇到意見矛盾衝突,雙方的第一個念頭全是「為什麼他要跟我不一樣」?而不是「我為什麼不能跟他一樣」?或是「既然有不同,我們如何找到共識」。否則,至少也該做到「我未必同意你的看法,卻也尊重你表達的權利」的基本素養。

素養三:明辨是非

公民素養的第三課,是「明辨是非」的能力。

我們常看到「只問立場,不問是非」的現象,這也是許多電視名嘴、政府官員以及民代,發表公共言論時經常展示的樣態。如果說知識是一種力量,在知識普及之下,知識的力量能否轉移成判斷力和實踐的動能,就顯得極其重要。

特別在全球化的當下,如同英詩中說的:「沒有人是一座孤島。」(No man is an island.)每個人並非孑然獨立,每一件作為或不作為,都互相產生影響,無可逃脫。

家長要了解,政治人物最終在乎的,還是我們手中的選票,因此我們對教育理想的期盼,必須轉換成對政治人物實際的要求,逼他們拿出真正的願景、遠見及實踐能力,採取行動,才有真正的意義。

素養四:以開放的心態觀察世界和未來

三十多年前,服務生根本就被視為是「跑堂的」,當時很多爸爸、媽媽帶小孩去喝下午茶,即使年輕的服務生殷勤招呼,等到服務生一離開,父母就跟孩子說:「你啊,不好好念書的話,有一天就會跟他一樣。」

當年,一般人對跑堂、端盤子的人,就是抱持這種看法。然而,同樣情況在國外也許就會不一樣,父母可能願意多付小費,鼓勵敬業認真的工讀生,因為他們將這個工作機會視為一種歷練,是每個人成長過程中珍貴的歷程。

更何況,科技終會落伍,今日的發明可能變成明日的廢料,當我們還以為傳真就是世上最偉大的發明時,曾幾何時,傳真機都快變成上一代的記憶,現在年輕人都用電子郵件、玩臉書。

然而,服務卻永遠會被需要,尤其當它轉換成事業與自信以後,它已成為飲食藝術的專業表現,是許多年輕人願意嘗試的生活藝術。

時移事易,今天來看,很多服務業的精神,都成為其他行業重要的參考;即使是科技業龍頭,現在都開始講求服務的理念,因為代工不只是製造業,也是一種獨特的服務業。

美國知名的IBM,也早已從銷售硬體的電腦商,轉型為提供「整體解決方案」(total solution)的企業,這些都借取了服務業的精神。從這些異業學習的例子來看,服務業早就不是「端盤子」、「跑堂的」淺薄層次了。

世況翻騰多變之際,家長過去的經驗值不斷遭遇挑戰,一味墨守成規注定要被時代淘汰。

身為家長的我們,是一切改革的起點

如何發揮公民力量監督教育、為教育把關,我們整個社會都需要「思考與判斷力」。如果家長能夠很明白標舉我們對教育的期待、對教育的需求時,當然也就能夠引導政策往這個方向走。

因此,我們不要小看自己的影響力,家長也是選民,我們所做任何決斷、任何行為,其實都是在用行動投票。

換句話說,我們其實擁有改革的籌碼,如果大家覺得理想的教育是一種普世價值,為什麼我們不能了解未來小孩到底要什麼,並付諸行動去改變?

現在就是覺醒的時刻

我們身為一介選民,對自己的權利意識夠不夠強大?強大到足以讓劣質的節目或報導絕跡?強大到,可以讓自以為全能的大政府退場,釋出改革的空間?強大到,讓只知媚俗討好、不務正業的民代下台?

美國人類學家和環保先驅瑪格莉特.米德(Margaret Mead)堅信:

「一小群思想深刻而富有執行力的公民將能改變世界。」(A small group of thoughtful people could change the world.)

家長們,我們不要再逃避,我們對台灣的教育、媒體及政治發展有絕對的責任。不要認為自己有無力感,改變的開始、起點以及真正的力量,掌握在我們自己手裡。

摘自《教育應該不一樣》

教育應該不一樣(全新增修版)

Photo:Nick Carter,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