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女兒,妳是我最神奇的禮物
心理勵志

發表日期

2015.05.28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勇於真實
奧美集團董事長白崇亮,掌握台灣第一大公關、廣告集團,協助許多個人與企業,建立起與他人、與公眾,最真誠...
定價 260
優惠價 85折,221
$260 85$221
書到通知我

女兒,妳是我最神奇的禮物


婚後,麗文和我有許多快樂的時光,當然也有傷心難過的時候。

就像任何一對夫妻,我們的個性不同,存有許多在一起生活尚待適應的挑戰。我總是在爭執來臨之前沉默下來,嚴重的時候,整個人還會進入一種抽離的狀態。麗文不太明白我這個部分,我自己更不喜歡,一時間卻也沒有能力改變。

但是我們兩人存著「愛神、愛彼此、愛人」的信念,在婚姻中勇敢地前進。我們一起在教會中做青年人的輔導,許多年輕人也常來家中述說他們的心事。這是麗文和我最喜歡一起做的事。

第二年,我的生日要到了,麗文問我想要什麼生日禮物。我天真又誠實的對她說:「我想要個孩子!」我們才開始為這樣的願望禱告,上帝就回應了。不久,麗文喜出望外的告訴我,她懷孕了。自此,麗文挺著肚子,展開了她說是一生中最快樂的一段孕婦生涯。

你一定要快快成長

我快要做爸爸了,但我的情緒與工作都不算穩定。一個晚上,麗文和我談論著我們的寶寶。她有感而發的對我說:「崇亮,你一定要快快的成長。將來,你的孩子會成長得很快的。」

這句話像有魔法一般,進入我的心中,反覆出現,久久不曾離去。

我回頭思考這一生的拼圖,「出人頭地」的渴望一直是我最大的動力,在這件事上,我幾乎沒有鬆懈過。但是,我真的出人頭地了,就能成為一個好父親嗎? 
好像不能。

那,什麼又是「成長」呢?「成長」如何快呢?

我到底該追求什麼?出來做事以後,我較少思考人生的問題,一心只想成功。當這些問題再度回到心中,我才發現自己在懂得什麼是「成功」之前,就已迫不及待要求自己做個「成功的人」了。

高科技、電腦公司、美商、成長企業,這些都代表成功的符號。我把它們全數披掛在身上,卻沒有注意它們是否合身。我醉心於惠普的經營管理,卻未必擅長做電腦銷售顧問。我似乎重蹈了大學時期的覆轍,難怪會有回到機械系的感覺。  

我驚訝於追求社會公認的成功,竟是那樣難於抗拒的潮流。

學習做自己,對我來說是個不陌生,但少有體會的概念。我找了一些「了解自己」、「愛你自己」之類的書來看,很能理解他們想傳達的。但是,屬於內心世界的東西,在「知道」和「做到」之間,還是有很大差距的。

我依書中線索尋訪,找到一位長期帶領「心理整合團體」的周慕蓮修女。周修女一頭灰髮,加拿大籍的背景帶有法國口音,到台灣來超過二十年了。她對人也如德瑞莎修女般,懷有一種從信仰而來的深厚同情。只是她把自己的心力,用在那些心理有需要的人群中。

在這個團體,我學著建立一種對自己的察覺。從自己的呼吸,到自己的身體,到自己內在的情緒,到腦中流過的思想,我慢慢地建立起一種意識,比較知道我這個人是怎麼運作我自己的。

幾週過後,在一次課程中,周修女領我們在安靜的音樂中默想。她輕輕地念到:「我擁有身體,我的身體是我的一部分,我不是我的身體。我擁有情緒,我的情緒是我的一部分,我不是我的情緒。我擁有思想,我的思想是我的一部分,我不是我的思想。」我心中被一種極深的感動輕輕觸碰,眼淚一滴滴流下,慢慢地發出啜泣,終而失聲痛哭起來。

我曾經被自己的情緒狂風暴雨般襲捲,儘管外表陽光,只有我知道自己心底深處,隱藏了多少陰暗的思想。我一直害怕自己是個「失常」的人,始終隱藏著,從不敢以這部分示人。這一刻,在極度安靜中,我彷彿頭一次和真正的自己相遇。

我好像知道了,在我的狂亂和陰暗之上,還有一個更完整的真我,可以來照顧我的身體、我的情緒,和我的思想。在那個完整的我裡面,有一種超越我自己的大愛,一直在那裡安慰引領我。我像是初始融化的冰山,讓眼淚洗滌自己的靈魂。

重新認識父親

以後,我時常來看周修女,我們有許多單獨相處和談話的時間。有一種很特別的溫暖情誼,在我們中間流動著。我和她談話的時候。周修女不多說什麼,只不時引導我做一些默想和想像。

有一天,我再度談起父親,談起我對父親的模糊印象。周修女示意我閉上眼放鬆下來,引導我想像來到海上,我必需慢慢放掉掙扎,才能在海中自由浮沉。我照著做,讓身體隨著想像逐漸沉入海內,一直到達海底。周修女要我用心去看,海底有一個寶盒,是屬於我的。我在想像中可以看見它。

周修女又說,這是父親留給我的寶盒,要不要打開來看一看?

我遲疑了一會兒,輕輕打開寶盒。周修女問我看見什麼?我只看見裡面留有一張紙條。周修女再問我,紙條上寫些什麼?我在模糊的視線中,隱約看到上面寫著:
「孩子,爸爸愛你。你要好好做你自己。」

看到這一句話,我又痛哭起來,直至哭倒在地不能自已。我咬著牙,輕聲的說著:「我想念我的爸爸……我想念他。」周修女只是紅著眼眶說:「你哭吧,盡量的哭吧!」
我這才知道,我失去最重要的一塊拼圖,並不是什麼偉大的工作,而是「父親」這個角色。

目標沒有改變

回到現實,我重新看待自己的工作與生活。我誠實的面對自己,承認HP是一個如我周遭同事般,應該學校一畢業就加入的地方。我對HP真正的興趣是它的經營管理與企業文化,但它所在的電腦高科技行業,卻不是我擅長的領域。

我答應自己的一年期限已在不遠,越來越清楚我應該不會長久留下了。只是還沒有太多貢獻就離開,無論如何是有愧於Wenko和一起作戰的夥伴們的。

我必需再度思考前面的路要怎麼走。我心中那「快快成長」的呼聲,已經喚醒了我追求人生另一面的決心。但是,孩子即將來臨,我不能再在現實上掉以輕心。我下一步要去哪裡工作呢?還有比衣先生給我更多機會的老闆?或是有比HP更好的公司嗎?一時間,我實在想不出有哪裡可去。

我回頭去看,這一路走來,我追求的目標是什麼?我發現從企管所畢業前那一次「盍各言爾志」開始,我想做企業顧問的目標從來沒有改變過。我跟隨衣先生做事根源於此,會到HP也因為這是培養電腦顧問的地方。

我不是一向相信人生沒有白費的經驗嗎?若我繼續向企業顧問這個目標邁進,所有過去的經驗都有意義。我已經見識過中型企業如何成長,大型企業如何經營,連顧問公司的草創開展也不陌生,那我還缺少什麼呢?

我還缺知識!我如果真要做第一流的企業顧問,光是MBA的知識基礎是不夠的,更何況那時國內加國外的MBA已不知凡幾。我想要做企業顧問,源自我喜歡助人的天性,和享受看見別人有所成就時加倍的喜樂。但光靠天性和喜樂仍做不成一流企業顧問,我想回政大念企業管理博士。

我分別詢問了三位當年最了解我的企管所老師。陳振銑老師年事已高,在電話那端對我:「你一定要去唸。」我去看司徒達賢老師,他用那慣有頑童似的神情看著我:「你早該來唸了。」最後,我特別請教吳靜吉老師,不是問我該不該念博士班,而是在台灣有沒有人從事家族治療。吳老師推薦了另一位吳老師-在師大和榮總推動心理劇的吳就君老師。

女兒到來了

一切都還在進行中,女兒翔安到來了。一九八二年十二月十三日早上八點十七分,她用清脆嘹亮的哭聲,向這個世界宣告她來了。麗文在產房中抱起新生嬰兒的那一剎那,屬於母親特有的愛立時充滿她心中,好像聖經中描述的「從腹中流出活水江河」一般。

我站在產房外等候,過了好一會兒,護士才推著嬰兒車出來。我望著這小小的嬰兒,心中覺得神奇又感動。這美麗的新生命,是上帝給我最奇妙的禮物了。

我一直聽說小嬰兒生下來,都是閉著眼哭的。翔安卻張大了眼,不停地向亮光處張望。在推她去嬰兒室的路上,我一路陪著,覺得我的女兒不斷向我望來,像是在她生命的第一天,就向我詢問:「爸爸,你要帶我去哪裡?」

馬偕醫院會為每一位出生嬰兒,都會在二十四小時內照一張像。照片上的翔安,果然睜大了眼,舒服的裹在嬰兒被內。我這全世界最驕傲的爸爸,一口氣洗了五打六十張,分送給身邊每一個不管熟識還是不熟識的朋友。

翔安不知道,她的生命來到以前,我的新生命已經被她啟動。

「崇亮,你一定要快快的成長。將來,你的孩子會成長得很快的!」

 

摘自《勇於真實》

Photo:https://goo.gl/OwOLHL , CC Licensed.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