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說出來有助想得更清楚
財經企管

發表日期

2015.12.22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司徒達賢談個案教學
看似「緊張、專注、忙碌、熱烈」的課個案教學場景,其實分分秒秒都在修鍊著「聽、說、讀、想」的功夫,也是...
定價 500
優惠價 85折,425
$500 85$425
加入購物車

說出來有助想得更清楚


說出來有助想得更清楚

強迫自己將想法有系統地說出來,是使自己想得更清楚的有效途徑。有時即使自己的想法或方案並不周詳,但試圖向別人說明時,會將思考脈絡逐漸釐清。有時即使方案並不成熟,但還是勇敢提出來,是希望藉別人的質詢或提問來了解此一方案的不足,以及發現方案背後各項有待驗證的前提。試著說出來,有利自己整理思緒,也可藉別人的發問來調整自己的觀點,甚至有機會在與別人想法比對時知所不足,進而推動自己思想深度與廣度的不斷進步。

因此,即使沒有十分把握,也可以將想法提出,並將此一發言視為「實驗」,而其他人的提問則相當於為了驗證假說所進行的資料蒐集。這些想法包括決策或主張背後的理由、資料的解讀或分析方法、因果關係的認知,有待驗證的前提、對各項數據的詮釋方法。

無論是否完整正確,講出來以後,別人才能針對這些進行討論、補充與修正。換言之,講出自己尚未完整構思的想法,也是學習成長的方式之一,有些人在心態上要等自己的想法相當成熟甚至「完美」才願意講出來,似乎不必要。

個案教學的教師有一部分責任是為發言的學生進行摘要與整理。有時學生即使未想清楚,也會被要求提出論述;論述雖不完整,但經過教師整理後,發言者更能真正明白自己的想法究竟是什麼。這也是個案教師可以做出的貢獻之一。

在某些會議,有些人從不發言,其他人既不知道他們的想法是什麼,也不知道他們究竟對其他人的發言聽懂了多少,或有沒有在聽,而且他們也從來沒有為集體決策做出任何貢獻。如果在組織中有太多人「不聽、不說、不想」,組織的生產力當然不可能有良好的表現。

在真實世界中,有些組織文化的確不太鼓勵大家針對嚴肅議題發表意見,因此「藉著說出來以整理自己想法」的做法未必可行。個案討論時,若僅邀請自行舉手的學生發言,則有些「追求完美」的人極可能永遠沒有發言機會。在我所建議的「隨機選人」的方式下,無論想法是否完整,都有可能被要求當眾表達自己的觀點,這使個案教學對「藉著口頭說明使自己想得更清楚」一事,可以產生很大的幫助。

易言之,互動式個案教學因為常利用抽選的方式要求學生作答或提出看法,學生在倉促之間未必能提出十分完美的見解,但抽選前的思考準備,以及「不完美的發言」過程都會對學生的思考產生正面的作用。有些學生甚至學員,對「被要求當眾說出看法」一事,備感壓力,殊不知這也是促使大家自我成長的有效方式之一。

「說」與決策

與決策有關的觀念或原則,十分複雜,不在本書討論範圍之內。但背後有「想法」的「說」,其實是決策過程中極為重要的一環。

理由之一是,若要對任何問題提出解決辦法或備選方案,或決定決策方向,都必須透過「說」這一步驟來完成。

任何決策,無分大小,都應該說清楚、講明白,決策才能有效下達。

理由之二是,在真實世界中的重大決策,大部分應該是經過逐步調整而制定或抉擇的。換句話說,重大決策不應該是決策者自己在心中想過後就立即發布,而應先從各方蒐集資訊、與各相關人員交換意見之後才逐漸形成;此一過程中主要動作就是「聽」和「說」。

如果決策的初步草案能有效地向大家說明清楚,提供資訊與意見的人也能在聽懂之後,有效地將其疑惑、建議、顧慮或考量說明白,使參與決策的各方,不僅有能力在邏輯上找出「有待驗證的前提」,也能為大家進行理性解說自己的想法或顧慮,才能讓決策者在整合各方目標、資訊與構想之後,產生更有創意、考慮更周詳的方案。

這些都說明了決策水準與「說」的能力與品質息息相關。

社會心理與組織政治因素對發言的影響

在某些不良的組織文化或社會文化下,很多人擔心若發言立場明確,很容易被「歸類」,或因為「選錯邊」而成為被攻擊批判的對象,因此習慣於運用高度概念化或抽象化的語言,講一些事後容易辯解,又便於各自解讀的論述。如果組織中的發言狀況普遍如此,表示其組織文化或領導風格很可能有問題。

此外,發言的預期結果之一是讓其他人評估、建議、補充,因此,在發言順序上,應該由地位較低者先講;若由高階層先講,大家由於不便公開提出不同意見,很快就會結束實質上的討論。而在某些組織文化下,高階人員發言後,大家不僅不可能表示不同意見,甚至還一味附和,這也是正常的群體討論與決策時不應出現的現象。

其實高階人員若明白以上道理,在討論決策議題時就要到結論時才表示自己的想法,甚至在大家發表意見時,絕對不能讓自己的表情或肢體語言透露了心中的偏好。這樣不僅可以減少發言人員無謂的附和,也可以藉著開放的態度聽到各種不同的意見與想法。

「只會說不會做」與「只會做不會說」

很少有企管學者在經營事業上有極為過人的成就,因此即使對學理的解說十分精闢,對問題診斷及建議方案亦極為深入,在實務界的成功人士心中,其實也被歸於「只會說不會做」的那一類人。

然而,如果一位成功的企業家「只會做不會說」,也很可惜。因為這些智慧過人的企業家,一向憑直覺決策,思考上並非沒有系統,而是他的思想體系自成一格,對觀念和名詞等的定義與眾不同,年輕時也沒有向其他人詳細解說自己思考方式的習慣,因此很難將自己的想法說清楚。如果再加上地位崇高而造成和下屬或子女之間的心理距離,妨礙了後者提問的勇氣,久而久之,不僅授權與傳承困難,而且由於長期缺乏對外溝通所產生的挑戰與質疑,也會影響自己本身的思想能力的成長。

在這些企業家的年齡與地位對其「聽」與「說」所形成的障礙還不太嚴重時,參加個案教學應該是解決此一問題的有效方法之一。

個案教學有助「說」的能力提升

上課討論時沒有社會階層問題,也沒有組織文化或政治因素的干擾,每位學生或學員都會隨時被要求當眾講出自己的想法。

如果只是說空話或賣弄名詞,也會被教師進一步要求講得明確具體。再者,為了講清楚,每位學生或學員不得不努力修正或發展自己發言的「系統架構」,針對大家正在討論的嚴肅議題進行口頭論述。同時又可以與其他同學的系統架構或思想架構以及發言方式互相觀摩,其所產生的學習效果是其他教學方式所不容易做到的。

口頭表達的強度有助溝通效果

發言者應努力將複雜的想法有條理、有次序地表達出來,協助聽者能夠理解。破題、引言、摘要、主張、理由等鋪陳,除了有系統的分點說明外,每句話之間應有其邏輯上的次序與關連。為了強調重點,應適時運用手勢、語調、眼神來輔助。

察言觀色以調整表達方式與重點

發言者更應嘗試從聽者的表情中蒐集其理解程度再強化說明的深度或調整解說的方式。換言之,發言者應持續模擬聽者心態與理解程度來決定表達方式或層次,隨時察言觀色,調整自己傳達觀念之速度與深度。如果大部分人在表情上呈現出不能理解,表示發言者的表達不夠清楚,或某些名詞或觀念對現場聽者而言太過艱深,因此必須改換其他方式來重新解說。

摘自《司徒達賢談個案教學》

Photo:photophilde,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