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生命會自己找到出路
工作生活

發表日期

2015.05.28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BE THE CHANGE成為更好的自己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in the world.—Mahatm...
定價 350
優惠價 85折,298
$350 85$298
書到通知我

生命會自己找到出路


許多事都必須親身體驗後才知道。

沒有刻骨銘心地愛過,就不知道什麼是真愛。沒有失戀過,也不會知道失戀的痛苦。只有失去健康後,才明白健康的珍貴。

同樣地,沒有擁有一塊農地,不會知道農夫的辛苦與喜樂。沒有親身彎著腰用手除草,也就無法認識這些所謂的「雜草」。

自從搬進我在台東都蘭的「Naked House」後,面對太平洋,背俯都蘭山,遠處的綠島就像一個鱷魚頭,偷偷地探出海面;還有那片廣闊湛藍的天空及萬千變化的白雲,讓我有許多時間發呆冥想。

不久前,我在第一次註冊的新浪微博中寫下:「I think I am the luckiest person in the world. I create my own job and a business I can fall in love with. If you don’t like what you see, go and create one yourself. Gandhi is right,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in the world.”」

自從擁有這片小農地後,我跟一般人不同的做法是,我並不急著種樹、整地。我曾看到許多人在一天之內,將一塊原始的荒野轉變成一座人人稱羨的花園;我對於這種用金錢、人工來快速造景的粗魯方法,感到相當不習慣。很高興Ming在我身旁不斷提醒我慢慢來,讓「Nature takes the lead」。

我不喜歡太過於人工化的造景,尤其對人工草皮反感;我希望能保持大自然荒野的感覺,讓生態順其自然地發展。經W朋友的建議,我決定唯一能做的就是藉由不斷地除草,讓所有雜草都有機會適應,而最合適的雜草終將從生態競爭中脫穎而出。(我也會在過程中收集我喜歡的雜草種子,在割草後不斷播種,讓它們有更多生長的機會。)

這種方式「有系統」地與生態結合,讓自然從物競天擇中找到最適合這塊土地、氣候的雜草。W朋友跟我說,大概要一年半載才會看到自然生態的決定。在這過渡期中,我將失去隱私,跟雜草共同生活一陣子。到目前為止,我已經習慣這種「不用力」的雜亂景觀,若要讓我選擇,我仍然會毫不猶豫地選擇自然雜草草坪,而不是人工草坪。

從自然雜草草坪實驗中,讓我聯想並領悟到,這與我所經營的企業,其實是同一個道理。

創造共生共榮的組織

猶記得1988年在我回台創立肯邦時,除了讓自己找到自由,更重要的是希望能創造一個健康善良的環境,讓適合這種環境的人一起生活、成長。我拒絕用「金錢」、「抽成」、「頭銜」來激勵肯邦人;反之,我以「透明」、「信任」、「學習」、「分享」,及一種超越小我的更高目的、更高意義來鼓勵人的善良面,這概念在肯邦逐漸滋養、成長、茁壯。

一個公司的內部組織就像生態系統(Ecosystem),有些人適應,有些人不適應;沒有好的人或壞的人,只有不適應的人。肯邦經過授權點的擴充及成長,變成一個更大的生態系統,希望所有在這生態系統內的美髮沙龍能不斷創新、重生,相信人性本善及正向思考,創造一個全新的、共生共榮的生態及宇宙。

我一直以肯邦人為榮,以身為一個美髮沙龍的經營者及餐廳老闆為榮。不管身處任何行業,都要有善良的出發點,並以「改變」這行業為初衷,讓更多人能進入這行業,而不是阻止更多人進來分一杯羹。惟有開放的產業,才有不斷創新的生命力。正如同我不斷除草、不斷讓自己及公司歸零,建立不同的成長引擎、不斷招募新人,讓更多新人帶來新的可能,也讓老員工能傳承及接受「不熟悉」所帶來的挑戰,擁抱未知並從中找到新的可能、新的自己。

彼得聖吉(Peter M. Senge)是對的,系統思考(System Thinking)會有先天性的滯延效應(Time Delay Effect)。太多的組織不能堅持、不能等待,希望能夠速成,卻往往等不到系統的思考及延遲蛻變,就宣布放棄。

我不斷地除草,也要等上一年半載才能讓最適應的雜草生存下來(最適應的意思是不再需要時常澆水、施肥及人工整理);否則,我可以請20個工人,在一天之內給我一個陽明山別墅似的大院子、大草坪。用金錢的確可以達到即時、速成的結果,但這種速成效果是你真正要的嗎?

讓時間成為你的朋友

人需要耐心及毅力才能得到自己真正要的,讓時間成為你的朋友,而不是敵人;生命會自己找到出路。

兩年前重新裝潢Nonzero非零餐廳時,我極力反對當時蔡敏敏設計師提出的綠色招牌牆,因為我從來就不喜歡速成式的人工綠牆。一座垂直的綠牆裝進一個個盆栽,剛開始的確很新鮮,但太多的設計反而失去可變性及有機性,不只過於流行,也顯得做作。

後來蔡敏敏設計師提出不一樣的想法:僅灑上不同種子,然後讓自然生態挑選出合適的綠色蕨類,讓其自然生長。Nonzero餐廳旁的垂直綠牆,就是種子在競合中所創造出殘缺感。肯夢AVEDA辦公室外的綠櫻桃裝置藝術也是如此,我特意選擇緩慢生長的爬藤,經過了六年,爬藤才將整個綠櫻桃裝置藝術覆蓋。

慢食也好、慢活也好,真正的精神是慢下來,珍惜當下及回味過程(savoring),太快達到目的地,會讓你的生命留白。下次來Nonzero餐廳,仔細看看大門招牌的蕨類,一起慶祝恭喜它們找到了生命的出口。

最後,忍不住要跟我的讀者分享一本深刻影響我的一本書注,書中的開場白如下:

When one door closes, another opens...

into another room, another space, other happenings.

There are many doors to open and close in our lives.

Some doors we leave ajar, where we hope and plan to return.

Some doors are slammed shut decisively—“No more of that!”

Some are closed regretfully, softly —“He was good, but it is over.”

Departures entail arrivals somewhere else.

Closing a door, leaving it behind, means opening onto new vistas and

ventures, new possibilities, new incentives.

Be the Change 成為更好的自己

Photo:heyFilbert,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