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自利利人,別當渾球
心理勵志

發表日期

2015.12.24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快樂,多10%就足夠
某天在「早安美國」的直播棚內,丹・哈里斯受困於龐大工作壓力,經歷了恐慌症發作,在有五百萬閱聽收視觀眾...
定價 350
優惠價 85折,298
$350 85$298
書到通知我

自利利人,別當渾球


自利利人,別當渾球

這位全球性的慈悲化身,輕快的大步走進來,宣布他得先去上個廁所。

「第一要務!」達賴尊者一面匆匆走向洗手間一面說。他看來活力十足,輕鬆愉快,但當然沒這麼簡單,經過數十年不厭其煩的正面形象宣傳,你幾乎會以為,他行走過後會揚起一陣神仙金粉。然而,跟在他身邊的侍從清一色的不苟言笑,神情嚴肅,這往往反映了主子的某些面向。

我進行採訪前其實不以為然。在靜心冥想界的朋友對達賴都崇敬得無以復加,但在我眼中他卻代表了佛教裡讓我最不舒服的成分。我喜歡佛法,因為其中帶有嚴格的經驗主義,堅持事實真相毫不打折。然而,在場這位卻是穿著法袍,兩歲時因為某些政府僧侶聲稱看到異象,而被認定是轉世靈童。過了幾十年後他成了嘻哈樂團野獸男孩(Beastie Boys)及知名影星李察‧吉爾的好友,受邀擔任《時尚》雜誌客座總編,拍了蘋果電腦的廣告,還是許多電影的拍攝主題。拍攝「達賴的一生」導演馬丁‧史柯西斯據說曾講過,在達賴身邊,他更清楚感受到自己的心跳。

而我正好又看到一群艾默里大學(Emory University)科學家特別拜服在達賴身邊,更加深了我反叛的衝動。這些學者提出了有關冥想效果的實驗數據,一個個躬身向前,從椅子邊上探過身,諂媚的稱他「尊者」。同時間,他端坐在那裡,戴著不合時宜的奇怪墨鏡(或許是保護雙眼,避免照到頂燈光線)。

等到尊者清空膀胱,又回到原本的笑容可掬,如同我們從各版本聖者傳記裡看到的模樣。艾默里學術研討會才剛結束,而我們在後臺進行專訪。我開頭先問到他長久以來支持以科學研究冥想的立場。「這有個風險,」我問:「萬一研究結果跟你的信仰相悖怎麼辦?」

「不,一點風險也沒有。如果科學家確認了我們相信的事並不存在,那我們就接受吧。」

「所以如果科學家提出了違反你信仰的報告,你就會改變信仰嗎?」

「喔,是呀。沒錯。」

令人寬心的回答。但是我心想,這態度是否也適用於轉世靈童這回事呢?如果科

學家證實,他根本不是前一世達賴喇嘛的轉世,那麼手中所有宗教與政治權力都會化為

烏有,剩下一位戴墨鏡的尋常老頭。

下一個測驗問題:「你的心一直都這樣平靜嗎?」我問。

「不,不,不,我偶爾會發脾氣。」

「你也會?」

「喔,會呀,如果有人可以從不生氣的話,他應該是外太空來的,」他一面說一面指著天空,開懷大笑,厚鏡片後頭的雙眼閃著光。

「那麼如果有人告訴你:『我從來不發脾氣。』你一點都不相信嘍?」

「不相信。而且有人說這是種神奇的力量|我才不信。」

不消幾分鐘的談話,達賴的可信度已經遠勝托勒與喬布拉。

我的周圍是攝影機、電視臺工作人員、艾默里大學的公關,以及達賴的西藏隨扈,此時我想到,達賴又是一個我囿於成見而誤判的例子。畢竟,就算他信仰的是我無法苟同的形而上學說,達賴在科學研究進入冥想領域這件事上還是頭號推手,並提供許多靈感與財務資助。

更重要的是,我認為人們不能夠忽視達賴對中國入侵西藏的回應,儘管他多次面臨生命危險,還是一再宣揚寬恕與非暴力的立場。

隨著採訪進行,我的姿態也出現轉變,包括內在與外在。倒不是像史柯西斯那樣更清楚感受到自己的心跳,但是正如我原先嘲笑那些研討會裡的學者,現在的我也是從椅子長長探出上半身,一臉這輩子最接近法喜充滿的表情。同時,我也開心的發現,達賴似乎也挺投入的。他傾身向我,雙眼清亮有神。

為時二十分鐘的專訪到了尾聲,有段交流從根本改變了我對慈悲的看法。我提出他在推特上的某則推文(達賴有推特這事還真讓人沒法不喜歡他,當然我也知道帳號是由幕僚管理)。「你有句話我很喜歡。你說:『多數人的煩惱、擔憂及悲傷,都是源於我愛(self-cherishing)與自我中心。』但是難道不需要一點自我中心來幫助我們有所成就嗎?」

「我愛是出於天性,」他答(我以為他的意思是「自然的」)。「少了這些,人類就沒有感情,與機器人無異。但是現在呢,練習培養對他人福祉的關懷,其實對自己好處多多。」

我頭頂的光環熄滅了。「你的意思是,實踐慈悲其實有個自利或自私的原因?」

「沒錯,實踐慈悲最終是對自己有益的。所以我常這樣講:我們都自私,但是要聰明的自私,不要愚蠢的自私。」

這對我來說是全新的啟發。他說的是,不要為了當好人的緣故當好人。與人為善是因為,最終這個善會回到自己身上,而和善能逐漸消減小我,讓你快樂。將慈悲連結到自利利人,於是這個概念讓我感到親切起來,或許我也能辦到。

專訪結束後,達賴喇嘛在我脖子圍上一條白色絲巾,用哈達為我祝福。工作人員正收拾機器準備離開,達賴叫住我,問我是不是真對佛學有興趣,有的話,可以讀讀疾天大師的著作,那是他最喜歡的書。艾默里大學的公關屏氣低聲告訴我,這表示達賴真的很喜歡我。

最後,我並沒讀完這本書,但是對人和善是出於利己的概念,我倒是牢牢記住了。

慈悲冥想

達賴的「自利但不用當個渾球」的說法,也得到最新科學的支持。科學家就在艾默里大學校園進行實驗,看一般人接受簡單靜心冥想課程訓練後的反應。受試者會在實驗室歷經各種壓力刺激,像是被錄影鏡頭對準(這對我來說壓力特大)。科學家發現,練習冥想的人所釋放出的壓力荷爾蒙,也就是皮質醇,相對來說低得多。因此,實踐慈悲似乎能幫助他們巧妙的處理壓力。這個研究結果具有重大意義,因為頻繁而持續的釋出皮質醇可能導致心臟病、糖尿病、失智、癌症及憂鬱症。

你甚至不必實際靜心冥想,也能體會慈悲的好處。腦部掃描顯示,善意的行為帶來的效果就像吃巧克力般愉快,遠勝於完成日常的義務。而我們收到禮物,或是捐獻善款,都會啟動腦部的愉悅中樞。神經科學家稱之為「熱光」(warm glow)效應。研究結果也顯示,不論是老年人、酒癮者,還是AIDS帶原者,只要是參與社會服務,健康狀況都能獲得顯著提升。總之,心懷慈悲的人比較健康、更快樂、更受歡迎,而且事業更成功。

對我這種並非天生悲憫眾生的人來說,最吸引人的部分就是,慈悲冥想能讓你變

得更和善。這個科學領域的第一把交椅是一位猶太佛教徒,名叫理查‧戴維森(Richie Davidson,同樣是出身紐約布魯克林,並在哈佛受教育),他目前在威斯康辛大學麥迪森分校主持一間名叫「健康心理研究中心」(The Center for Investigating Healthy Minds)的實驗室。

他的團隊進行的研究發現,學過慈悲冥想的人,大腦中的移情跟理解相關區域細胞會更活躍。他們還發現,學齡前兒童更願意把貼紙送給陌生人。艾默里的研究中,我最喜歡的是:請受試者持續幾天隨身攜帶錄音機,錄下自己的對話。練習冥想者展現了更豐富的同情心,花更多時間與人相處,更愛笑,而使用「我」這個詞的頻率更低。

現代心理學的重心也明顯轉向了慈悲研究。數十年來,科學家大多專注在人類病理與殘忍程度的分類,但現在正向情緒如快樂、和善與慷慨,也愈來愈受到重視。這些研究開啟了人性本質的新視野,有別於過去盛行分析達爾文所說的黑暗面,也就是「適者生存」。過去的看法是,人性完全自私,以道德的薄紗掩蓋深不見底的奸惡。新的觀點重拾達爾文思想中一直被忽略的部分,像是觀察那些群策群力、願為族人犧牲的部落,最終更可能「戰勝其他部落」。顯然自然法則不只嘉許適者生存,還有仁者終會得勝。

於是呢,儘管心裡裹足難前,我還是依照目前科學實驗,開始我自己的慈悲練習。

摘自《快樂,多10%就足夠

Photo:Greg Rakozy,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