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不是每件事情都重要
財經企管

發表日期

2015.05.29
收藏文章 0

不是每件事情都重要


在喬治.歐威爾的經典寓言小說《動物農莊》(Animal Farm)中,我們認識了虛構的角色─馬兒「拳擊手」。牠被描述得既忠實又堅強。面對每一次挫折和每一個難題,牠的回答總是:「我會更努力地工作。」牠在最悲慘的境遇下仍忠於自己的人生觀,直到積勞成疾被送進老弱家畜屠宰場為止。牠是一個悲劇人物:儘管有最良善的意圖,但牠不斷增加的努力,實際上卻使農莊裡的不平等和各種問題更形惡化。

我們的作風是不是有點像拳擊手呢?挫折是不是往往只會增強我們工作更久、更努力的決心呢?我們有時是不是也對每一個挑戰回答「好,我還可以再接下這個」呢?畢竟,我們從小就一直被教導,辛勤工作是產生結果的關鍵,而我們許多人也一直因為自己的生產力,以及使勁完成這個世界拋給我們的每一個任務或挑戰的能力,而獲得充分的獎賞。然而,對很能幹又已經很努力工作的人而言,努力工作的價值有沒有限度呢?會不會有一種情況是做得更多卻不會產生更多成果呢?會不會有一種情況是少做一點(但思考更多)實際上卻能產生更好的結果呢?

還記得小時候我想賺一些零用錢。在英國,一個十二歲小孩能做的少數工作之一就是送報。酬勞大約是一天1英磅,而且大概要花上一小時。因此,有段時間我奮力扛起幾乎比自己還重的袋子,在每天清晨上學前挨家挨戶地送一小時報紙(鄭重聲明,我們不能只是把報紙扔在某戶人家的前廊上,就像在美國的做法一樣。我們必須把報紙 塞進門上的小信箱,然後一路把報紙推進去)。它是辛苦賺來的零用錢,這一點無庸置疑。

我必須付出很可觀的努力才能賺到1英磅,而這件事永遠改變了我看待金錢的方式。

從那時候起,我看到自己想買的東西時,都會把它換算成為了得到它而必須送報的天數。1英磅的報酬等於一小時的努力。我意識到,用這個速度我必須存上好一陣子才能買到我想要的模型汽車。

接著,我開始思考如何加快這個過程。我領悟到,週六上午我可以替鄰居洗車而不是送報。每輛車我可以收2英磅,而且一小時可以洗三輛。突然間,小時和英磅的比例從一比一變成了一比六。我學到了重要的一課:某些類型的努力能得到高過其他類型的報酬。

幾年後上大學時,我去一間企業顧問公司打工。我在他們的客服部門工作,時薪是9美元。用時間和報酬之間的比例去思考這份工作不難。可是我知道,真正有價值的是時間和結果之間的關係。

因此我問自己:「在這份工作中,我能達成的最有價值的結果是什麼?」結果是,贏回想中止合約的客戶。於是我努力說服客戶不要中止合約,而且很快就達成了零中止率。由於每留住一個客戶,公司都會付我錢,所以我學到更多,賺到更多,而且也貢獻了更多。

努力工作很重要。可是更多努力不見得就能產出更多成果。不過「少,但是更好」卻可以。

費朗.亞德里亞堪稱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廚師,他帶領「鬥牛犬」(El Bulli)成為全球最知名的餐廳,而且至少以兩種做法凸顯了「少,但是更好」的原則。首先,他的專長是將傳統菜餚簡化成絕對的精華,然後以人們過去料想不到的方式重新創造。其次,雖然鬥牛犬每年大約有兩百萬人要求預約晚餐,但它每晚只服務五十人,每年還休息六個月。

事實上,我在寫這本書的時候,費朗已全面停止供應食物,並且把鬥牛犬變成了勉強算是全天候食物實驗室的場所。他持續追求的,就只有廚藝的精髓而已。

要習慣「少,但是更好」的想法並不容易,特別是我們過去一直因為多做,而且愈做愈多而得到獎賞。但在某個時間點上,更多的努力卻會使我們進入停滯期,甚至陷入泥淖。

結果和努力之間有直接關聯的想法確實很誘人。它看似公平,但許多跨領域的研究卻描繪出截然不同的情況。

多數人都聽過「帕列托法則」(Pareto Principle),意思是我們有百分之八十的成果來自於百分之二十的努力,而這個觀念早在一七九○年代就由維爾弗雷多.帕列托介紹給了世人。很久以後,品質運動的創始者之一─約瑟夫.摩西.朱蘭又在他於1951年出版的《品管手冊》中闡述了這個概念,並稱之為「重要少數法則」(the Law of the Vital Few)。

他的觀察是,你可以透過解決一小部分的難題而大幅改善產品品質。為了證明這個概念,朱蘭在日本找到一群自願接受測試的讀者,當時他們因為生產低成本、低品質的商品而聲名狼藉。朱蘭將高比例的努力和注意力引導到只改善少數幾件至關重要的事情上。而透過這個過程,他使「日本製」一詞獲得了嶄新的意義。漸漸地,品質革命促使日本崛起,成為世界經濟強權。

區分「多數瑣事」和「少數要事」可以應用在或大或小的每一種人為努力上,而寫了好幾本書教大家如何應用帕列托法則(80/20法則)的李察.柯克,則已經很有說服力地在日常生活中身體力行。事實上,這種範例隨處可見。

想想華倫.巴菲特吧!他有一句名言是:「我們的投資哲學近似於昏睡。」他的意思是,他和他的公司相對而言只投資少數標的,並且長期持有。在《看見價值─巴菲特一直奉行的財富與人生哲學》一書中,瑪麗.巴菲特和大衛.克拉克解釋:「華倫在事業初期便下定決心,他不可能做出數以百計的正確決策,因此他決定只投資自己絕對有把握的公司,然後賭上大筆金錢。他有九成的財富歸功於僅僅十項投資。有時候,你不做的事情和你做的事情同樣重要。」簡而言之,他在必要的少數投資機會上下了很大的賭注,而且拒絕了許多只是還不錯的機會。

有些人則追隨科學家所謂的「冪次法則」(power law),認為努力和結果之間並非呈線性關係。根據冪次法則理論,某些努力實際上會產生比其他努力多出數倍的成果。例如,微軟前技術長納森.梅爾沃德就曾說過(後來也親自向我證實):「比起一般的軟體開發者,頂尖軟體開發者的生產力不只多出十倍、百倍或千倍,而是以萬倍計算。」這個說法或許有些誇大,但它仍提出一個觀點,就是某種努力可以讓人事半功倍。

令人難以招架的現實是:我們活在一個幾乎一切都毫無用處,只有少數事情格外有價值的世界裡。正如約翰.麥斯威爾所寫的,「你無法高估幾乎無足輕重的一切。」

當我們捨棄一比一的邏輯時,便會明白追求專準主義者之道的價值所在。我們發現,即使是賣力追求的許多大好機會,通常也遠不如那些真正重要的少數機會來得有價值。一旦理解了這一點,我們便能開始審視周遭那些重要的少數,同時熱切地排除瑣碎的多數。唯有如此,我們才能對好的機會說不,並對真正重要的機會說好。

這就是為什麼專準主義者會花時間探索所有的選項。額外的投資合情合理,因為有些事情重要太多,它們會讓投入的努力十倍奉還。換句話說,專準主義者會因為分辨得更多而做得更少。

許多能幹的人之所以無法達成下一階段的貢獻,因為他們放不下「一切都很重要」的信念。但專準主義者卻學會了分辨真正重要的事情和其餘一切之間的差異。想練習這個專準主義者的技巧,我們可以從簡單的階段開始。一旦它成了日常決策的第二天性,我們便能將之應用在個人和職業生活中更大、更廣泛的領域裡。想充分掌握這個技巧,需要思想上的巨大轉變。不過你一定做得到。


Photo:https://goo.gl/yy5Nhq ,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