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數據為王,洞悉數據避開錯的問題、錯誤的假設,以免釀成數字背後的悲劇
財經企管

發表日期

2021.09.15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臥底經濟學家的10堂數據偵探課
你是否認為,「統計學」是欺騙大眾的數字遊戲?最會說故事的經濟學家提姆.哈福特(Tim Harford...
定價 500
優惠價 79折,395
$500 79$395

數據為王,洞悉數據避開錯的問題、錯誤的假設,以免釀成數字背後的悲劇



圖片來源:unsplash

數字背後的悲劇

一旦知道真正的問題是什麼,你就會明白答案的意義。

─道格拉斯.亞當斯,《銀河便車指南》裡的超級電腦「深思」

英國在1990年到2017年之間,稅後所得最高1%族群的所得占比上升了,但低所得者的所得不均情況卻變緩和了,因為窮人的所得追上了中位數。這個情況無法用三言兩語解釋清楚,但我們活在一個複雜的世界裡,不該期待統計數據永遠都是容易解讀的。

幾年前,我受邀在一個電視節目擔任解讀數據的來賓。這是個很有企圖心的特別節目,長度為一個小時,而且有現場觀眾。多位知名來賓在節目上討論,英國的所得不均問題為何很重要。

在與製作團隊討論節目內容的前製階段,我建議他們參考「世界不平等資料庫」(World  Inequality  Database),這個資料庫最早由兩位經濟學家建立:阿特金森(Tony Atkinson)爵士與皮凱提(Thomas  Piketty)。

大受好評的《二十一世紀資本論》就是皮凱提的著作,而在2017年過世的阿特金森爵士是皮凱提的恩師。在經濟制度方面,他們都支持嚴格的重分配(redistributive)課稅與大範圍的政府干預。我和許多經濟學家一樣,對於這種政策抱持擔憂的態度。但我還是向製作單位推薦這個資料庫,因為這兩位是聞名全球的專家。

一切都很順利,直到節目錄影的幾天前,我和製作團隊通電話時,雙方談得有點尷尬。我在電話中不經意提到,所得最高1%族群的稅前所得占比,在過去幾年來稍微下降了。

我們知道,那不是衡量所得不均的唯一方法,只不過是皮凱提與阿特金森偏好的指標,而且似乎是個很好的切入點:簡單、乾脆、嚴謹,而且容易在電視上解釋清楚。

對方聽了之後立刻緊張起來,並告訴我,整個節目的前提是,所得不均在2007年至2008年的金融危機之後就愈來愈嚴重。他們為何會這麼認為?因為數字會說話:所得最高1%族群在2008年的稅前所得占比上升到12%,但金融危機使那個占比降到10%或11%。

這其實沒什麼好意外的:影響甚廣的金融危機很可能使高所得者(像是銀行家、律師和企業高階主管)的收入暫時受到衝擊。此外我們別忘了,這些數據是兩位左傾的經濟學家蒐集的,他們巴不得把銀行家的貪婪或政府權力的縮減所造成的負面影響公諸於世。

但其實不然:對電視製作團隊來說,所得不均變嚴重這件事感覺起來「應該」是真的。或許他們看了我推薦的數據,發現其中有一些瑕疵。又或許他們找到了其他更好的衡量方式。

然而,與他們的對話給我一個強烈的感覺,他們似乎根本沒有看我推薦的數據。我希望是我想錯了,因為假如他們有強烈的企圖心,想要製作長達一小時的特別節目,卻不花九十秒的時間查證節目的前提是否成立,那麼他們簡直欠缺好奇心到異於常人的地步。

我編了一個理由,退出了那個節目。

「文字」比「數字」更複雜

統計專家有時被譏諷為「數豆子的人」。這個充滿輕蔑意味的詞彙具有誤導作用,而且很不公平。政策裡的重要概念大都不像豆子,不但很難計算數目,而且難以定義。當你確定「豆子」所指為何之後,數豆子這件事可能會比較容易。但假如對定義不夠了解,檢視數字就沒有任何意義。在還沒有開始之前,我們就先欺騙了自己。

解決之道是:弄清楚計算的對象是什麼,以及數據背後隱含了什麼故事。我們很自然會認為,評量數字需要的是數學能力─知道如何計算百分比,或是把天文數字做各種剖析與運算。重點在於數學,不是嗎?

我希望大家從本章學到一個觀念,那就是真相比我們所想的更微妙,但也比我們所想的更容易找到:讓人七葷八素的通常不是數字,而是文字。

在了解護理師的薪水有沒有調漲之前,先把「護理師」的定義弄清楚。在你為年輕人自我傷害的普遍情況痛心之前,先冷靜想想,你知不知道所謂的「自我傷害」指的是什麼。

在認定不平等的情況急速惡化之前,先自問是「什麼與什麼之間的不平等?」若你對於「不平等的情況惡化了嗎?」這個問題,希望得到一個簡潔便利的答案,這個做法不但不公平,而且代表你不是真正關心這個議題。

假如我們想知道答案,就要問對的問題,當我們去尋求,一定可以獲得更深入的洞察。

【書籍資訊】
臥底經濟學家的10堂數據偵探課

出版日期:2021.08.30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