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台東熱氣球嘉年華的飛行總指揮 — Wout Bakker
財經企管

發表日期

2021.09.17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高度2500呎的夢想
一張公文翻轉城市面貌2020年7月11日,台東鹿野高台的清晨升起了18顆熱氣球,充飽了氣,精神抖擻的...
定價 450
優惠價 79折,356
$450 79$356

台東熱氣球嘉年華的飛行總指揮 — Wout Bakker



圖片來源:天下文化

身穿藍色飛行員polo衫、高大挺拔的身形,加上酷酷的表情,初次見面總會讓人感覺有點距離,但其實他是最支持台灣發展熱氣球的外國好朋友、熱氣球嘉年華飛行總指揮⸺Wout Bakker。

來自荷蘭,從2012年台東熱氣球嘉年華開幕以來,Bakker就擔任整個活動的飛行總指揮,至今已經第10年。

他說:「 我飛熱氣球已經超過20年,飛行員最喜歡挑戰的就是到世界不同的地方去飛球,所以當我聽到台灣也有熱氣球,就覺得很有興趣。」沒想到,這一來就愛上了台東,也一肩扛起飛行總指揮的艱難挑戰。

飛行總指揮一肩扛起壓力

身為熱氣球嘉年華的飛行總指揮,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確保活動安全進行。這句話聽起來很簡單,但實際上要顧及的細節之多,外人難以想像,尤其像熱氣球是一個全靠風力操控的飛行器,環境中任何會影響風向與風力的變因,事前都要做功課,進行深入研究與調查,更何況Bakker他還是個外國人,對台東的地形、氣候都不熟悉。

Bakker分析:「跟歐洲或美國等國家相比,台東的天氣其實複雜很多,一邊有高山,另一邊又是溫暖的海洋,第一年我們花很多時間研究台東的地形與氣候型態。」此外,活動進行前,飛行員團隊會先施放 Piball,一直飛到1,000公尺高空,在上升過程中,Bakker 就會仔細觀察風向的變化,因為高度不同風向也會不同,當風向或風速不適合飛行,就會下令取消熱氣球飛行。

「我就曾經為了能不能飛跟Bakker吵架呢,」陳淑慧笑著說,因為現場風速感受起來,差不多是騎腳踏車時迎面吹來的微風,但Bakker卻說不能飛,陳淑慧為了不讓現場數千位遊客失望,還跑去跟他爭論,卻不知道對於熱氣球來說,這樣的風力就可能會有危險,陳淑慧觀察:「Bakker他真的很能扛得住外在壓力,不行就是不行,誰來說都改變不了他。」

除了判斷當天能不能飛,從活動前的試飛開始,Bakker對於會場上每顆立起來的熱氣球,都會再去一一進行安全確認,甚至拿起工具調整熱氣球裝備。每當熱氣球自由飛往南邊時,就可看到 Bakker 騎著腳踏車,前往視野較佳的飛行傘起飛場,目視確認每顆熱氣球的飛行狀況,只要看見他騎回會場,大家就知道熱氣球在安全飛行範圍內。

飛行總指揮與飛行員不同的是,飛行總指揮並沒有輪休制,必須每天清晨四點半從飯店出發,一直忙到晚上8點多,而且整個活動期間,總指揮都必須聚精會神的緊盯現場熱氣球及天候變化狀況,依此做精確的判斷,確保民眾及飛行工作人員的安全。

正因如此,活動主持人許裕昌跟現場觀眾介紹飛行團隊時,經常半開玩笑的說,因為Bakker長得最高,所以看天氣看得最準確。雖然是句玩笑話,但台東熱氣球嘉年華活動十年來,也因為有 Bakker 的專業照看,保持了零意外的最高標準。

台灣人瘋熱氣球,讓國外飛行員年年都想來

參加過歐洲各國的熱氣球節,Bakker 觀察,歐洲的熱氣球節都舉辦超過25年以上,光是荷蘭,每年各地就有約十個熱氣球活動,只要是好天氣,抬頭就可能在天空中看到熱氣球,所以在歐洲大家對熱氣球已經習以為常。就算是在會場,飛行員大約花一小時準備好熱氣球之後,就紛紛起飛,只留下空蕩蕩的會場,很冷清。

「反觀台東卻是超級熱情,尤其是嘉年華初期,大家一看到熱氣球都好興奮,」Bakker 笑著說,台灣人熱愛熱氣球的程度也很瘋狂,像是5分鐘的繫留體驗活動,在歐洲大概沒幾個人會搭;但在台東,大家願意半夜摸黑排隊,就為買一張繫留體驗票,而且大多數的人一升空之後,第一個動作就是自拍,然後跟飛行員合照,盡量把握短短的5分鐘時間,希望留下更多的照片,「看到這麼多人為熱氣球瘋狂的感覺,真的很好。」

除了台東人的熱情,讓Bakker與其他國外飛行員年年都願意不遠千里、非來不可的原因,還有台東的美。Bakker說:「熱氣球在高台上升空後,就能看到整個縱谷,空中同時還有幾顆一起出發的熱氣球點綴其中,真的很美。而且從高台出發的挑戰也比較大,因為這裡風力通常比較強,起降難度高,讓很多國外飛行員想要來挑戰看看。」

【書籍資訊】
《高度2500呎的夢想 》


出版日期:2021.07.30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