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歐洲人必須捍衛自己的原則和價值觀」這句話不只是宣示,更蘊含梅克爾的決心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21.10.05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梅克爾傳
臺灣大學政治系莫內講座教授 蘇宏達 專文導讀德國總理安格拉.梅克爾(Angela Merkel),是...
定價 550
優惠價 79折,435
$550 79$435

「歐洲人必須捍衛自己的原則和價值觀」這句話不只是宣示,更蘊含梅克爾的決心



圖片來源: Jesco Denzel/Bundesregierung/Getty Images

川普就任總統才四個月,梅克爾特別挑選了一個德式場合來回應川普對西方世界秩序的挑釁。為了拚大選,她來到慕尼黑,進入一個啤酒帳篷,一群穿著巴伐利亞皮短褲、紅光滿面的男人圍繞著她,身穿傳統爆乳緊身背心裙的女人用大馬克杯端來啤酒,黃湯下肚之後,梅克爾決定一吐為快。她宣布,美國不再是可靠的合作夥伴─這話不只是對在場的人說的,她希望全世界的人都知道。

那個月,她在西西里島參加G7峰會,也發表了類似聲明:「我們似乎不能像過去那樣完全依賴別人了。」她因為不喜歡把話說死,所以說「似乎」,希望事情能有轉圜的餘地。但對梅克爾而言,這已是不尋常的強烈聲明。她後來又說:「我很清楚,我們歐洲人必須掌握自己的命運。當然,我們需要和美國、英國保持友的關係,還有其他國家,包括俄羅斯。但我們必須為自己的未來奮鬥。」

美國現在只是德國「朋友名單」中的一員,跟俄羅斯並列─這是個痛苦的分水嶺。她說:「現在有一位總統相信『美國優先』。」梅克爾決不會說出「德國優先」這樣的話。梅克爾對民族主義的表現深惡痛絕,即使微不足道,也會觸動她的敏感神經。

有人曾經問她,對於她自己的國家,她最喜歡哪一點。她的回答很幽默:「德國窗戶─我們的窗戶堅固、防風。」有一次,她參加基民盟舉辦的宴會,要求主辦人員將每張桌子上裝飾的德國小國旗撤除。

因為川普,她不得不如此表態。「對我們來說,這意味我們歐洲人必須捍衛自己的原則和價值觀。」即使英國脫歐,歐盟的基石彷彿被抽走了一塊,歐盟會怎麼做,還有待觀察。不過,梅克爾所言仍比其他歐洲領導人的話更有份量。

德國─特別是這位總理─長久以來一直是美國最堅定的歐洲盟友,可能僅次於英國。(諷刺的是,美國和英國這兩個全球化程度最高的國家竟會走向民族主義之路。) 梅克爾正在制定一條與英美不同、較以歐洲為中心的路線。但是,她太謹慎了,也很清楚德國要在這麼一個危險的世界生存下去,依然需要美國的保護傘,因此未曾考慮與華盛頓決裂。儘管如此,她的語調徹底改變了─在外交和治國上,這樣的語調改變非同小可。

因此,2018年5月,梅克爾降低期望,再度前往橢圓辦公室和川普會面。這次雙方只談了15分鐘,也難怪川普之後說:「歐盟比中國更糟,幸好歐盟各國面積總合要比中國小。」他還說,歐盟成立,就是為了利用美國。

媒體問梅克爾,川普威脅說要加徵歐洲鋼鋁的關稅,他真的會這麼做嗎?梅克爾只能回答:「川普總統會決定。」這是她再次要求川普為自己的行動負責,但這麼說似乎沒用。川普突然誇耀自己簽署的退伍軍人責任法案,說道:「如果有人對我們的退伍軍人不好,讓他們受委屈,我們很快就會把這些人開除!幾乎和德國一樣快!」語畢,他轉向梅克爾,自制力堅定的梅克爾不可置信地揚起眉毛─有時,眉毛會洩露她的想法。

梅克爾和川普共進午餐後,說道:「到了下一個十年,就可看出,我們是否從過去得到教訓。」這個沉默寡言的女人只說了這句話,但這句話正說明了一切。

川普很會羞辱盟友,這種手段在2018年6月在加拿大夏洛瓦 召開的G7峰會表露無遺。一般而言,G7峰會像是一群老朋友在度假勝地輕鬆愉快地聚會,成員再次承諾恪遵西方民主原則,維繫經濟夥伴的關係。

這一年,年輕的加拿大總理杜魯道有機會向大家介紹魁北克洛朗山脈的自然美景,川普則有別的計劃。然而,峰會期間傳出的一張照片精準捕捉了當時的情境:梅克爾站著,雙手撐在桌上,由上而下逼向川普,霸氣十足,川普則雙手交叉在胸前,抬起下巴,露出幾近嘲諷的表情,好像在說:「妳能拿我怎麼樣?」在一旁圍觀的杜魯道、安倍晉三、法國新科總統馬克宏皆一臉無奈,讓梅克爾跟這個惡霸對峙。

川普討厭這種多邊聚會,因為他總是寡不敵眾,甚至變臉拒簽G7聯合公報。其實,這份公報不過是樣板文件,強調民主價值、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以及西方民主國家的團結。直到最後一段,在梅克爾施壓之下,他才不情願地配合。

坐在椅子上的川普往後靠,從口袋裡掏出幾顆爆爆糖,往梅克爾的方向扔過去。

「安格拉,別說我什麼都沒給妳喔!」他自鳴得意地笑。這實在是幼稚的把戲。糖果掉在地上,梅克爾沒有笑容,也沒有皺眉。她假裝沒注意到他說了或做了什麼─對付惡霸,最好的方式就是置之不理,讓他自討沒趣。

杜魯門總統的第二任國務卿艾奇遜曾說:「身為領導人最大的缺點就是讓自我影響到自己的工作。杜魯門總統沒有這樣的問題。」川普丟出誘餌,但梅克爾不上鉤, 這種將自我置之度外的修養,讓川普很抓狂。

在日本大阪舉行的G20 高峰會上,梅克爾又與川普對峙。會中,川普再一次踐踏民主價值和傳統。川普跟普亭開玩笑,輕描淡寫地提到俄羅斯對美國政治的干預。

川普咧著嘴,搖著食指,故意對普亭說:「別干預我們的大選喔!」普亭則搖搖頭,裝出驚恐的樣子。事實上,普亭大可自鳴得意。幾天前他才因為宣布「自由民主已死」而登上全球頭條新聞。

他在接受《金融時報》採訪時表示:「自由主義已經過時。」他指出,歐美國家的自由主義在反移民、反對開放邊境的浪潮下,已經「不合時宜」,劍指梅克爾的難民政策是個錯誤。

無可否認,這個世界已向極權主義傾斜,梅克爾小心翼翼地護衛自己的價值觀,像走鋼索般,設法保持平衡。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比德國更需要中國市場、俄羅斯能源和美國的軍事保護,也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比德國更不希望世界演變成強權互相傾軋的局面。

對梅克爾來說,歐盟應該遏制具有破壞力的民族主義。但是,如果沒有英國,歐盟能再挺多久?如果美國也從西方的民主自由陣營消失了呢?

梅克爾漸漸將她的心力集中在歐洲以及連結27個國家的脆弱紐帶。她在文藝復興大師達文西逝世500週年紀念日提醒西方:「五個世紀以來,最重要的發明都源於歐洲,然而這種盛況已快看不到了。」她聲聲呼喚:「歐洲,醒來吧!美國,醒來吧!」

2019年6月,梅克爾總結西方民主國家所面臨的各種意外。1989年柏林圍牆倒塌,她從共產東方跨越邊界來到民主西方。「不久,巴爾幹半島發生衝突,接著伊斯蘭世界陷入分裂,然後我們看到中國崛起,成為經濟大國,這顯示一個不民主的國家經濟也能大放異彩,對自由民主國家構成挑戰。接下來是伊斯蘭恐怖主義帶來的衝擊,特別是2001年9月11日對美國發動的恐怖攻擊,」她以科學家的口吻低調地說:「我們還沒有絕對的證據可以證明自由主義制度終將獲得最後的勝利。這讓我憂心忡忡。」

【書籍資訊】
《梅克爾傳》


出版日期:2021.10.15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