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高誼無聲,越無聲越入心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5.05.30
收藏文章 0

高誼無聲,越無聲越入心


大選擇

人生是由許多小選擇組成的,但也會遇到大選擇。小選擇和大選擇的區別,並不完全在於事情的體量和影響。

一隻關在籠子里的天鵝在世界美禽大賽中得了金獎,偶爾放飛時卻被無知的獵人射殺,這兩件事都夠大,但對這只天鵝來說,都不是它自己的選擇。

相反,它的不起眼的配偶在它被射殺後哀鳴聲聲、絕食而死,則是大選擇。

我畢生最滿意的事情,是全由自己作出了一系列大選擇。

曾經有一些報刊嘲諷我,人生越做越小。他們所說的「小」,不是指生命空間,而是指官職官位,至少是中國文化界熱衷熱中的「半官位」。他們看我,不僅徹底辭去了院長職位,而且連文聯、作協也未曾參加,連人大、政協也完全無染。結果,成了一個人人都敢誹謗而無力還手的人。他們猜測了很多原因,最後只得笑一聲:「咎由自取!」

我心裡暗喜。因為這一切,確實都是「咎由自取」,出於我自己的主動選擇。如果不這麼選,那是容易的,而我,則選了艱難。像一個脫隊的冒險家攀上了一條險峻的山道,偶爾俯視,發現大家還在平地上擁擠喧嘩喧譁。

我的每次選擇,都關及天道倫理、歷史筋脈,讀《吾家小史》、《何謂文化》就知道了。從二十歲開始到現在,每年必選,每選必大,每次大選擇都必然會招來一片嚷嚷,足以驗證我的選擇超塵脫俗,不同尋常。

至此我可以告訴自己崇拜的法國哲學家薩特的在天之靈了:「我,選出了我。」

在一次次重大選擇之前,我什麼也不是。

高誼無聲

人生在世,在尋常等級上,被米麥果蔬餵養;在至高等級上,由一系列美麗景象滋潤。這些美麗景象,也許是遠行回鄉看到滿村炊煙如條條白裙舞動,也許是登上高坡發現秋山楓葉如紅海奔湧,也許是層層廢墟間忽見一群阿拉伯孩子羞澀的笑容,也許是嚴冬的江邊有幾排大樹掛滿了霧凇……

一切美麗景象並不僅僅是記憶,而會沈沉入腦海,銘刻心底,構建成一種樂於活在這個世界上的生命哲學。

人際交往中也有一些美麗景象,其中一部分,也會長久存在,並且契入自己的精神基座。這些美麗景象,一般都是在危難時刻突然出現,來也悄悄,去也悄悄。我說過,平生遭受最大的誣陷之一,是我為四川地震災區捐建了三個圖書館,因沒有轉經中國紅十字會的賬號而被幾個網絡推手誹謗為「詐捐」,居然引發全國聲討。連圖書館修建地的證明,也被聲討所淹沒。正當我覺得一片天昏地暗、不想再辯一句之時,很多碩大的信封默默向我飛來。拆開一看,是天南地北很多傑出文化人為那三個圖書館的題詞。

我看著每份題詞後面的簽名,眼前就出現了一個個面容,不禁在心中默默輕問:你們,怎麼全都知道了我的處境?

北京寄來的題詞,是王蒙的簽名。天津寄來的題詞,是馮驥才的簽名。西安寄來的題詞,是賈平凹的簽名。寧夏寄來的題詞,是張賢亮的簽名。香港寄來的題詞,是劉詩昆的簽名。台北寄來的題詞,是白先勇的簽名。高雄寄來的題詞,是余光中的簽名……

他們什麼也不說,什麼也不問,只是相信了一個人,便毫不猶豫地把自己的姓名交給了這個人。

同樣的情景以前也發生過。上海一個文人誣稱我的書中有大量「文史差錯」,全國一百五十幾家報刊轉載,幾乎成了定案。但後來聽說,遠在境外,就有不少大學者在報刊上不斷為我辯護,卻始終沒有告訴我。他們是,經濟學家張五常,著名作家倪匡,著名學者焦桐,著名評論家陶傑……

由此我相信了:高誼無聲。

由此我相信了:越無聲,越入心。

在無聲中飛來的一個個大信封,飛向壓城的黑雲間,飛向喧囂的旋渦中。這景象,也以一種特殊的審美方式闡釋了生命哲學,必定成為我的終身貯存。

 

摘自《君子之道》

Photo:https://goo.gl/9zVrno,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