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到需要你的地方去:奉獻偏鄉三十年的醫師楊三
心理勵志

發表日期

2015.06.01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走,不一樣的路
懷抱勇氣上路吧!在理想的路上,重新定義你自己!每個不一樣的夢想都有被守護的理由,為了未來,再前進一步...
定價 380
優惠價 85折,323
$380 85$323
加入購物車

到需要你的地方去:奉獻偏鄉三十年的醫師楊三


到需要你的地方去

初次拜會楊三醫師,是在雲林虎尾若瑟醫院的圖書館,看見他埋首閱讀的專注身影,以及背後滿牆的醫學期刊雜誌,終於理解為什麼醫院同仁都說,只要醫院裡找不到楊三醫師,他就是在圖書館裡。楊三自稱「庄腳醫師」,圖書館裡許多期刊卻都是他引進的,他說,如果不努力進修,怕會和醫學最前線脫節。

天主教若瑟醫院內科醫師楊三,是臺北醫學大學醫學系第十七屆校友,在若瑟醫院服務長達二十五年,去年獲頒醫療奉獻獎。在醫護人員口中,週末會主動查房、連颱風天也會來的楊三視病如親,看診時總是不穿白袍,平日騎著腳踏車上下班,關心病人就像家人一樣,親切樸實,數十年如一日。

楊三求學時,曾待過台灣兩個最繁榮的都市─高雄與台北,也幾度有機會到其他資源充沛的醫院工作,最後卻選擇到相對偏遠的虎尾若瑟醫院貢獻專業,只因創院院長松喬神父的奉獻精神,與他的理念契合。

「到有需要的地方去」,大概是松喬神父大半輩子投入西濱山海縣醫療的原因,也是楊三將二十多年歲月及專業奉獻給虎尾的理由。有趣的是,在天主教醫院工作的楊三卻篤信佛教,而佛教信仰正是引領他到虎尾若瑟醫院的契機。

自行輟學重考

每個人在年輕時,總有對生命意義的好奇與探索,楊三的探索經驗比起一般人又更特別些,也導致他日後做出與眾不同的選擇。

民國四十四年,楊三出生於台東大武,有兩個哥哥、七個姊姊,他排行老么。他回憶,當時家裡很窮,僅靠種香蕉為生,只要颱風淹水,收成就全毀,飯桌上經常只見空心菜和番薯。母親懷他的時候,營養不良到甚至看不出有肚子,產後也沒錢坐月子,只吃了一顆雞蛋補身體,他因此成為兄姊口中「雞蛋生的」孩子。排行最末,母親本來想,大概等不到這個孩子長大成人、報答養育之恩,生了做什麼?

沒想到幾個孩子裡,就屬楊三與母親最親,不僅日後在虎尾安居時接她同住,自小跟隨她接觸的佛法,也成為他的信仰力量,影響所及,他雖不像母親吃長素禮佛,卻也是斷斷續續茹素。

儘管小時候用盡方法都無法斷奶,讓母親傷透腦筋,楊三卻很早就離家獨自生活。

中學時,楊三獨自到高雄就讀當時的高雄市立第三初級中學,現在的獅甲國中。他說,父親帶他到高雄租好房子就回台東了,求學期間,家人不在身旁,即使罹患感冒,發燒到四十幾度,也只能躺在床上,沒有人知道。

早早獨立的生活,讓楊三極有主見。高雄中學畢業後,他先考上高雄醫學院,上了一個月的課覺得「很悶」,就不再去上課。他笑說,可能在高雄住太久了,大一課程又還未進入專業領域,他乾脆每天去圖書館準備重考,隔年考上臺北醫學大學時,家人還是收到入學通知書,才知道他早已「輟學」。

佛七經驗影響一輩子

一九七五年,楊三進入北醫醫學系就讀。楊三說,學醫的人對生死與存在的問題特別好奇,例如人為何擁有聰明智識?若是因靈魂才有智識,靈魂又是哪裡來的,是上帝創造的嗎?那靈魂是否又有靈魂?楊三後來發現,這是哲學問題,「醫學可以解釋上千億細胞,卻無法解釋靈魂。」

對生命的好奇,以及受母親長素禮佛的影響,他在大二加入佛學社,一開始自然懵懵懂懂,沒想到,跟學長去打佛七的一次經驗,從此影響他一輩子。

他回憶,當時他們這幾個年輕大學生甚至沒有報名,就跟著念佛打坐。只見現場莊嚴肅穆,忽然,佛七現場的老先生、老太太們一陣騷動,學長用手肘碰他,要他往上看。他抬眼望去,原本肅穆的六丈金身佛像竟然在笑;他特地繞了不同角度觀察,「左邊也看到,右邊也看到。」佛像咧嘴笑了。這個「科學無法解釋」的畫面一直烙印在他腦海中,「我能堅持這麼久,沒有俗化、變成一般人,都是因為這件事。」

這次體驗,讓楊三在「當今唯物主義論調滔滔不絕、引人入勝,科學論證繁複分明、緊迫盯人」的時代,還能保有剩下來的一點異議,即使每天面對最新的醫學科技,仍能維持信仰。

外科R1做定了

「絕不以賺錢為目的」的誓願,把楊三帶往偏鄉僻壤,幫助亟需醫療資源的鄉里。他在彰化基督教醫院實習,完成五年內科住院醫師訓練後,捨棄去台大血液科進修的機會,也不留在彰基做主治醫師,反而到長庚醫院外科從R1〈住院醫師第一年〉做起。

以醫師養成訓練來說,這等於「自廢武功」,從初階工作開始學起,加上內、外科臨床專業差別之大,一切都得從頭來過。

「當時長庚外科部主任陳敏夫相當意外,問我為什麼要來?」此時楊三已經結婚,這個決定讓太太很生氣,好不容易熬完住院醫師、專科受訓,可以獨當一面從事醫療工作,怎麼又要重新受訓?「那還要多久時間?」太太只覺得楊三不可理喻,家人也質疑他這麼做的理由,希望他別走這條路。

但楊三的想法是,自己生長於鄉下,以後也要到偏鄉服務,「真正好的鄉下醫師必須全能才行。鄉下可能只有我一個醫師,必要時,必須會開外科的刀。」而長庚醫院外科手術很多,對想學外科的他來說,是最好的學習之處。

儘管家人反對,他心裡的想法是,「外科R1做定了!只要想到有開不完的刀,我就興奮不已。」

回想當時的生活,每天早上六點四十分查房巡病患,八點進開刀房開刀,甚至連飯都在開刀房吃,雖然辛苦卻很充實,每日如海綿般不斷吸收新知。

外科住院醫師第一年,他參與了心臟手術,當他激動地把活跳跳的心臟放在手上時,「我覺得我可以獨當一面,做個全科醫師了。」於是在外科R1訓練後,他離開長庚外科,到雲林、南投行醫。

那種愛, 教會我什麼是堅持

另一個讓楊三一生難忘的悸動,則是發生在這段期間。剛完成住院醫師訓練的他,一心想到醫療資源稀少的偏鄉貢獻所學,他先到雲林虎尾糖廠診所,覺得太過清閒,心想乾脆再跑遠一點。這時,他剛好看到報紙分類廣告刊登了南投鹿谷農民診所徵人訊息,他想也沒想,就隻身到鹿谷赴任。

一天,一位阿公抱著溺水的孫子來急救,奇怪的是,阿公把孫子丟在診間,人就跑了。楊三一看,可能是掉到水裡的時間太久,時值冬天又失溫,孩子的皮膚已經開始發黑,他第一個念頭是「不想救」,因為救回來可能成為植物人,是另一種沉重的負擔。他想找家屬討論放棄急救,一踏出診所大門,只見阿公跪在門口,不斷仰天朝拜,祈求老天救他的孫子。

原來一放下孫子,阿公就衝到門外,跪求老天爺救孫。上了年紀的老人家,跪地拚命拜求,「那種愛,教會我什麼是堅持。」楊三咬牙轉身回到診療檯,拚命急救,終於把孩子從鬼門關搶回來。「那是我第一次自己主持急救,救活一個人。」這樣的奇蹟讓楊三一輩子難忘,他說,之後的醫師生涯救了很多病人,但都比不上第一次搶回一條生命的悸動。

這次深刻的經驗,讓他體認到,只要堅持不放棄,奇蹟就有可能發生。楊三在鹿谷農民醫院行醫是一九八七年的事,過了二十多年,他太太到南投,正好住在當年搶救回來的孩子家中,被認出後,受到一家人熱情款待。當年雖然擔憂孩子傷到腦部,影響智力,楊三妻子發現,他如今不僅照料生活無虞,甚至負責旅館經營,管理好幾個人。因為楊三的堅持,奇蹟般搶回一條生命,並在二十多年後,成長得歡快豐盛。

楊三在鹿谷農民醫院工作一年,病患多是農民等在地人,地方小,人也不多,雖然他自認可以比診所裡其他老醫師做得更好,「但我希望可以做得更多。」他想,應該有一家規模適當、更需要自己的醫院。

一間不為賺錢的醫院

這時,楊三聽說原本在長庚外科的北醫學長胡聰仁轉赴虎尾若瑟醫院任職。胡聰仁不僅以臺北醫學院第一名畢業,更曾到泰北服務,貢獻醫療專業,在楊三眼中是個模範醫師,既有愛心又有主見,他到若瑟醫院,對楊三來說無異是種鼓勵。加上楊三輾轉得知,若瑟醫院正需要內科醫師,他知道自己該去這裡。

二十五年前,雲林一帶醫療資源極度缺乏,若瑟醫院內科大部分人力都不

是現代醫學院住院醫師訓練出身,唯一一位受過完整內科訓練的腸胃科主治醫

師鍾國章,卻是義務到若瑟醫院幫忙,在虎尾鎮有自己的診所。

不僅醫療人力極度短缺,醫療設備也貧乏得可憐。當時,若瑟醫院的加護病房只有一台拼裝呼吸器,非常容易故障,一旦故障了,還得醫師自己修理,往往急診病人送來,機器又壞了,「一般情況等於沒有加護病房。」

百廢待興,楊三笑說,有好幾年忙到暈頭轉向,於是一待就是二十五年,除了忙到沒心思去想還能去哪?最重要的是他認同若瑟醫院的精神─這間醫院是教會醫院,成立醫院不是為了賺錢。「醫院也沒把賺的錢吞了,我幹嘛要走?」

創院院長松喬神父的精神更是感動楊三,讓他心甘情願在虎尾若瑟醫院奉獻大半輩子。他說,為了募款買儀器,松喬神父從台灣東海岸跑到西海岸,募得的錢加上貸款全部投入醫院建置,甚至在醫院營運成長後,也毫不猶豫地遷建教堂,在教堂原址擴建醫院、增加病房,這樣的奉獻讓楊三和其他人欽佩不已。

像家一樣的地方

回憶二○○八年過世的松喬院長,老員工們都無限緬懷。所有醫院員工都記得領薪水時,在院長位於醫院一樓的辦公室兼寢室中,看著他從床底拿出一疊疊用橡皮筋捆好的掛號費,親遞至手中,同時看著他們說:「這個月辛苦你了,謝謝你。」楊三說,聽到這句話,一個月的辛勞彷彿煙消雲散,再辛苦也不算什麼。

楊三也說,每天到了下午五點半,若醫院同仁還沒離開辦公室,松喬神父就會趕人,因為他堅持每個人都還有另一個工作─自己的家庭。

一家三代都指定

病人眼中的楊三是十足親切、給人安全感的好醫師;同仁眼中的他,則是熱愛工作、視病如親,值得敬重的頭牌醫師。對此,他只淡然表示,看到松喬院長一點架子也沒有,二十四小時在醫院待命,身為內科主任的自己,「還有什麼好計較?」

許多病人一家三代都找楊三看病,來醫院一趟,乾脆公婆、兒女也一起帶來,「有些病人愈看愈老,能治好他們的病,我也很高興。」或許因為雲林是楊三的家鄉,人親土親,他與病人的關係少了距離,多了親密。

楊三對病人總是笑瞇瞇的,有時會摸摸他們的頭、拍拍他們的肩,也會鼓勵病人及家屬,「治療只是一個過程,終會過去。」像家人一樣的關懷,讓病患及家屬至今都還感念在心。她甚至聽過楊三查房時,對一位照顧媳婦的婆婆說:「你們都辛苦了,老人照顧老人,更辛苦。」

每逢週末,其他醫師都放假了,楊三還會主動到醫院查房。楊三笑說,其實週末查房很聰明,反正放假在家也沒什麼事,騎腳踏車到醫院查房還可以當作運動。遇到颱風天,楊三也會主動替其他住得較遠、不方便到醫院開診的醫師看診。

求知若渴

雖是「庄腳醫師」,楊三自習進修不輟,每個月都到台北參加醫學會議,「虎尾不比台北,不進修是會落伍的。」楊三說,有些若瑟醫院的藥拿去台北,連台北的醫師都驚訝:「鄉下地方怎麼有這種藥?」

要找楊三很容易,「不是在醫院,就是圖書館。」楊三無論大小論壇都會去參加,他說,進修最大的心理障礙,是認為聽了,平常也用不到,但他不管用不用得上,都認真聽、隨喜聽,習來的知識往往在意想不到的地方派上用場。不斷求知求新,使他先後獲得一般內科超音波、老人急重症安寧療護的專科醫師資格,並協助虎尾若瑟醫院成立安寧療護病房。

給年輕的你

回想讀書時的我少不更事,糊里糊塗地過了六年。但幸運的,在彰化基督教醫院實習時,因牧師傳道以及院內自由的宗教氣氛,受益良多,人生路程因此而改變,含淚離開台北是禍卻成福。

不要追漲二十年後可能殺跌的熱門科系,往需要你的地方去!

行醫是正命、正業,最需要正精進。另外建議:

多讀傳記,吸取成功人生經驗,尤其是外國傳教醫師傳記。

少讀賺記,汙染心靈,徒增貪瞋痴。

多讀戰爭史,從人生大禍中,重新出發。

硬啃原文教科書。

學習第三外國語。

精通統計學、臨床實驗設計、費心程式設計。

你們前途遠大,需謹慎選擇志同道合的朋友啊!

楊三

摘自《走,不一樣的路》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