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藍天、雪峰與青山─不丹
科學自然

發表日期

2016.01.05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自然足跡
黃效文再次以探險者、攝影家、一流敘事者的本領,帶我們遠征少有人會去的地方。隨著他興趣不斷拓展,探險的...
定價 430
優惠價 85折,366
$430 85$366
書到通知我

藍天、雪峰與青山─不丹


藍天、雪峰與青山─覲見不丹太皇太后

不丹帕羅,二○一五年四月二十四日

「這是個大吉兆。」Neten 喇嘛說,臉上終於有了一絲笑意。

我們似乎終於打破了僵局,因為自前一天晚上我在山下一幢民宅見到他以來,他的表情一直很嚴肅。

背襯雪山的迦薩宗

Neten喇嘛雖然才四十九歲,舉止卻像個老師父。畢竟,他是一所寺院的住持,寺裡有一百二十名僧人,其中多數是童僧。這些僧侶住在迦薩宗這座壯觀的古堡裡。迦薩是不丹二十宗之一,也是其中坐落最北、地域最廣、海拔最高的一座堡壘。在Neten 喇嘛轄下還有二十個小寺院,但是那些分寺(海拔)卻在他上面,多數坐落在這塊和西藏接壤的萬丈高原中。

築於十七世紀中葉的迦薩宗,是最古老的幾座堡壘之一,引人矚目的高樓拔起周圍樹林之上,蓋在山尖突起地,冰雪覆蓋的雄偉山脈則襯托其後。迦薩宗俯視雪峰綿延的另一條山脊,脊上有座山峰聳立如冰雕。我決定來迦薩,根據的是幾天前在曼谷對衛星照片的研究。圖片顯示此區的喜馬拉雅山南坡富於冰河地形,其間高地草場散置,我相信一定有畜養氂牛的牧民在此逡巡。我連夜改變了所有行程,降落在不丹,直接朝迦薩而來。

當我抵達寺院時,我向Neten喇嘛敘述,前來佛寺的路上我遇到三頭雄鹿,牠們跑下路的兩側,彷彿讓路給我。我的相機甚至拍到其中一隻身軀龐大的雄鹿,頭上頂著巨大的角,在樹後注視著我。Neten喇嘛似乎對我所言感到驚訝,他說他們通常只在晚上看到鹿,白天幾乎沒見過。

透過我們的嚮導兼翻譯Yeshi(他還是積極的觀鳥人),喇嘛將我的邂逅連上一個跟西藏尊者密勒日巴有關的佛教故事。密勒日巴閉關靜坐時,一隻驚恐的公鹿接近他,獵人和獵犬在後面追著。他的慈悲使狗和獵人都放下狩獵之心,公鹿因而得救。這段插曲成為藏傳佛教裡經常提起的故事。

或許Neten喇嘛真的相信了我的來訪是個吉兆。隨後我們的交談愉快熱切,在我們分手前,我同意贊助佛寺才剛開始興建的一棟房舍。房舍將成為一所學校,教僧人與當地普通學童英語,趁他們年紀還小先學好語文。

邂逅雄鹿

房舍由政府出資修築,可是內部的裝潢和設備尚無著落。Neten喇嘛一直在自己的地區到處奔走,籌募所需資金。我答應替他在我的友人中找一位佛教徒施主;若有必要,中國探險學會 也願意提供相對基金。就規模而言,這個計畫不算大,贊助相當有限,而且能顯示我們的親善友好,為未來的計畫鋪路。

迦薩宗僧侶

僧人道別

通往迦薩宗的道路才完工兩年,之前要徒步或騎馬數天才能到達。

如今,河邊聞名的溫泉每天都有遠道而來的不丹人到訪。不少人橫越了不丹全境,在顛簸的道路上晃盪兩天才抵達這個聞名的藥泉勝地。

五棟溫泉屋就坐落在河岸,其中一棟是皇室專用的浴屋,外有高牆及大門圍起。我則跟當地人一起浸泡,同浴者包括不少裸露上身的高齡婦女。在自然仍然主導一切的這個國度裡,這種事情似乎十分自然。傳說得沸沸揚揚的不丹國民幸福指數在此得到驗證,每個人看來都心滿意足,尤其是泡溫泉的時候。

不丹的女孩

我自己在這裡也確實感到平靜而放鬆。司機Shacha 極有禮貌,車開得不快,處處小心,即使行駛在柏油路上也不例外。每當他注意到我們舉起相機,就會把車停下。有一次一隻牛犢受到驚嚇,走離了牛群,Shacha 停好車,走下車來,把小牛領回母牛身邊。

有天中午,我們一起在清澈流淌的山溪旁野餐,山杜鵑的白花正在盛開。Yeshi 和Shacha 跟我們一起靜靜地用餐,兩人表達極度的尊敬和謙遜,使我們感到有點不自在。他們幾乎沒動我們分享的食物,各自吃了兩盤赤米飯,只加了簡單的辣咖哩醬佐餐。

和Shacha、Yeshi 野餐

雖然我的焦點放在不丹海拔特別高的高原,以及該地動物、植物與畜養氂牛的牧民上面,但是任何項目的進行都得等到我們建立起當地關係後才能展開。我個人的興趣跟氂牛遊牧文化有關,近年來蟲草價格的飛漲,對文化衝擊極大。冬蟲夏草是高海拔地區寄生在毛蟲身上的菌類,漢人等亞洲人認為具有醫療價值。連傳統的乳業生產也因而遭到忽視,與之同遭遺棄的是悠久的遊牧民族價值體系,經濟面、文化面乃至於精神面皆然。

這趟旅行可視為未來項目的斥候行,先建立若干關係以便在不久的將來開展許多項目,涵蓋多元的範圍。而其中有項計畫的成形,可能會快過我的預期。

老屋及背景中的迦薩宗

就在迦薩的古堡寺院下面,有個五戶人家的小村,我在其中一家用晚餐。Bago的房子經歷了六十五年風霜,不久將被拆掉,Bago一家想在原地蓋一棟新房子。Bago 本人的年紀載在身分證上:一九四二年一月一日出生。他自認年紀更大,不過,以前沒有人會好好記錄出生年月日。我們想說服這家人留下這幢極好的傳統房舍,我們希望將來以它作為中國探險學會在高原上展開行動的基地。老舊的木料、牆、梯子等等,都像來自過去的耳語,傾訴已逝歲月的故事。同時,從房子外眺,景色非常優美,古堡在後方聳起,雪峰山脈躺在遠方,而下面則有青綠的山丘和山谷。

這家人的佛堂甚至保有不丹極為重要的遺物:一隻外覆彩繡的紅鞋,那是第一世夏仲活佛賜給Bago妻子祖先的寶物。夏仲活佛本名阿旺南嘉,一六一六年自西藏流放到不丹,世人視之為不丹國的創建者。若得足夠的運氣及福氣,我們希望挽救這棟房子,使它免於遭到拆毀的命運,也願意持續維護它,賦予它一個有用的正面角色。

Bago 拿著不丹國創建者賜予的鞋

彷彿巧遇雄鹿只是吉兆的開端,同天上午,我們開車回首都廷布的途中,我遇到了一條顏色鮮綠而美麗的蛇,長度在兩公尺以上。在那之前一會兒,有兩隻熊猴從我們前面越過馬路。在我們抵達非常壯觀的普那卡宗古堡之前,車子下行到旺杜波德朗,我在那兒看到極罕有的鳥―白腹鷺,不丹全境大概剩下不到三十隻。白腹鷺也是全世界瀕危最嚴重的鳥種,全球總數可能不到兩百。能以相機捕捉到牠的身影(儘管只是遠遠的側面剪影)是此行的高潮,也是最令我欣慰的一刻。到了這個時候,我也融入了當地文化:當我們駛過未鋪柏油的路面坑洞時,我的腦袋不再是上下點頭,而是左右搖頭。

白腹鷺

把這一切都比下去的,卻是我在廷布的最後一天―我覲見了太皇太后。今年八十五歲的她是全世界唯一的太皇太后。

摘自《自然足跡》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相關書籍 MORE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