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健康,值得傳承的美好
健康生活

發表日期

2016.01.12
收藏文章 0

健康,值得傳承的美好


把健康帶回家

帛琉校園計畫是個長遠而深入的計畫,不僅讓孩子吃得營養、維持運動習慣,終極目標在於改善他們的飲食觀念。這是一場與時間賽跑的挑戰。

二○一五年三月,已經是第五度前往帛琉的廖淑芬,這次有個全新任務,要讓兩位替代役男,順利進入帛琉公立小學,執行難度頗高的營養教育計畫,試圖透過孩子,把新學到的觀念帶回家。

這項計畫,在帛琉第三大的公立小學進行,為了順利推動,有不少前置工作要準備。

首先,在進入學校進行營養教育計畫之前,必須先做兩件事:第一,就是這項計畫必須通過人體試驗委員會(Institutional Review Board,IRB)審核,檢查是否會侵犯人權、傷害孩子。

第二,展開招募計畫,因為帛琉人相當尊重孩子的民主與人權,必須出於孩子自願,才能讓他們加入計畫。

還好,計畫獲得這所小學校長的大力支持,最後全校有五十一位學童全員參與。

適合帛琉孩子的計畫

準備工作做到這裡,還不夠。接下來,必須調查、了解帛琉人的生活習慣,才能設計出真正適合帛琉的計畫。

「我們在介入之前,先在學校進行問卷調查,除了詢問孩子攝取蔬果的頻率和運動狀況,還會了解他們房間裡有沒有電視或3C產品。因為如果孩子的生活空間裡頭有這些東西,很直接的影響,就是運動時間會減少,」廖淑芬把計畫的重點,放在兩大主軸:規律的運動與增加蔬果攝取。

小學一年級(六至七歲)的帛琉孩童,體型大多還算標準;但是,到了八年級(約莫國中年紀),女孩子就會變得比較胖,可能是飲食的關係,也可能是青春期荷爾蒙的作用。

「台灣跟帛琉的孩子,肥胖的原因不同。台灣的孩子有升學壓力,因此多以靜態的課堂學習為主,缺乏運動;但帛琉的孩子沒有升學壓力,在學校活動與遊戲的時間很多,因此推論他們運動的時間數可能足夠,」廖淑芬說。

因此這項計畫與課程的第一階段,是先讓小朋友認識蔬果,讓他們喜歡攝取即可,並以營養午餐來調整他們的飲食習慣。

根本不吃午餐怎麼辦

這樣的規畫,看似理想,在現實中卻有不同的狀況。原來,帛琉的公立小學,原本就有帛琉教育部提供的免費營養午餐;一球米飯、一道菜,還有一杯冰開水。

可是,帛琉小朋友早上七點半上學,十一點半午餐,在這之間,有時家長還會幫孩子準備點心,再加上下午兩點半就放學了,即使不在學校吃午餐,也很快就可以回家吃。這些情況,就會影響孩子食用營養午餐的意願。

「為了讓孩子喜愛健康的營養午餐,我們請替代役男監控廚餘量與廚餘內容,再將結果與廚師討論,或讓孩子參與票選,了解他們的喜好,以增加食用營養午餐的誘因,」廖淑芬說:「這也是對廚師的激勵,讓他們掌握孩子的喜好,改變口味與烹調方式;看到自己烹煮的菜色被孩子吃光,他們會更有成就感!」

「我們的計畫,也鼓勵小朋友在校園農場栽種蔬菜與作物,讓他們了解這些食物的生長過程,對食用蔬果就不會那麼排斥。同時,也藉此增加他們戶外勞動的機會,」廖淑芬強調「從做中學習」的概念。

天天五蔬果

不僅如此,還搭配台灣「天天五蔬果」的概念,強調每天至少要吃三份蔬菜、兩份水果,以有效預防慢性和心血管、癌症、肥胖、糖尿病等疾病。

這個計畫,讓全校八個年級學生輪流上課,每週一次課程。

當然,課程之外,也有激勵制度:如果小朋友每週吃下一定數量的蔬菜水果,或達到某個規定的運動量,就會發給點數。集滿足夠點數,可以獲得獎品。

大家來扯鈴

對孩子來說,要吸引他們運動,必須先讓他們覺得那運動不會枯燥無味。那麼,什麼運動才符合這個條件呢?

答案是:扯鈴。這個做法的靈感,來自蒙古。

「二○○八年,新光醫院曾到蒙古共和國首都烏蘭巴托進行醫療服務,當時隨行的輔大體育系學生,曾教導當地孩子扯鈴遊戲;僅僅一星期時間,就有不錯的學習效果!」邱浩彰回憶,「為了更有效推動計畫,我們想到,可以融合一些吸引當地人的活動,因此才把扯鈴放進校園計畫當中。」

其實,這個做法有點像是暑假作業,結合家長的力量,讓孩子持續吃得營養,並且維持運動的習慣。

不過,校園計畫是長遠而深入的計畫,它的終極目標在於改變觀念。「看到孩子們在知識與觀念的改變,這才是更重要的!」廖淑芬對此堅信不疑。

疾病,有時是一種文化的累積

從小改變知識與觀念有多重要?在老一輩帛琉人的想法中,某些疾病代表特定意涵,往往會讓他們不願意別人知道自己的病痛,也就無法正視自身健康的關鍵問題。

根深蒂固的觀念,很可能影響帛琉人疾病治療的時機。

疾病的產生,有時是一本民族誌,唯有真正深入文化,才能直觸問題的核心。

與時間作戰

這些概念,早已成為一種根深蒂固的民族性,即使對病患再三耳提面命,也沒有太大作用。外來的協助,往往到達某個程度,就會陷入瓶頸。

要真正解決問題,基礎教育還是最釜底抽薪的辦法,從小建立正確的觀念與習慣,才可能自根本去影響、改變帛琉人的健康、飲食以及生活型態。


健康,值得傳承的美好

帛琉副總統安東尼奧.貝爾斯回憶這些年來的變遷,感嘆新一代帛琉人已經全然與土地脫節,面對新光醫院的校園計畫,他有著對帛琉下一個世代人民健康的殷殷期盼。

這幾十年來,帛琉的生活型態,經歷了很大的改變。

「以前,我們要在田裡辛苦工作,像我小時候家裡就務農;但現在因為務農無法有很好的生活,人們紛紛轉到其他產業謀生,改由菲律賓與中國工人來從事農地等勞動,因此帛琉人的運動量變得很少,」讓人感覺格外親切的「阿公級」帛琉副總統安東尼奧.貝爾斯(Antonio Bells),回憶帛琉這些年來的變遷。

民以食為天,而帛琉人每天所吃的食物,也隨時光荏苒而不同。

傳統上,帛琉人吃很多魚,另外還有沼澤溼地種的芋頭、番薯、樹薯等根莖類植物;但是現在,帛琉人大量改吃米飯,因為米飯保存不難,不易變壞,也很容易烹煮、吃飽。

相較之下,芋頭要花好幾個月耕種,烹調準備時還要清洗、削皮、切塊、蒸煮,比較費工,煮完也只能保存一天。

種種現實的不便,讓帛琉人的飲食逐漸改變。

「我們吃愈來愈多麵包、牛肉,或是像SPAM 這樣的午餐肉罐頭,讓我們變得愈來愈胖。因此,台灣人試圖幫助帛琉人再次找回均衡飲食習慣,真的是很值得關注的課題,」貝爾斯有感而發地說。

從歷史中走來

身在其中,貝爾斯回憶帛琉人飲食習慣的改變,感慨良多。

「仔細探討原因,與帛琉曾經歷美國託管離不開關係;美國人帶來經濟上的援助,也帶來更多的肉食選擇,以及碳酸飲料、啤酒等西方飲食。於是,在逐漸發展的過程中,我們放棄了傳統的飲食。」

「僅僅三十年間,帛琉人的飲食經歷了大幅改變。我現在已經六十七歲了,但我還記得,小時候,也就是大概六十年前,我們大多只吃魚類跟芋頭,稻米因為進口不多,還不是很普遍。」

「一直到我念完高中,甚至到二十多歲時,我們還是吃家裡栽種的食物,因為每家每戶都有自己的田地,我放學後也要下田幫忙耕作或下海捕魚。」

「可是,接下來的三十年,人們捨棄傳統飲食,大量仰賴米飯與外來食物。一直到最近兩、三年,才開始意識到,這個現象可能不太健康,但新一代的帛琉人,已經全然與土地脫節,無法再回到以前自給自足的耕作生活!」

台灣印象

貝爾斯曾經擔任國會議員,在那段期間到過新光醫院進行健康檢查,當時就留下深刻印象;二○一四年十月,他再度前往新光醫院進行膝關節置換手術,對於所有醫師、護理師的友善與專業,再次刮目相看。

「在轉診到台灣前,我也曾經到菲律賓就診;老實說,我對新光醫院的印象比較好,從整體的接待、醫療品質,到醫院的環境,水準都非常高。我的左膝蓋在手術後很快就恢復;沒有動手術的右膝,在醫師的保守性治療下,也可以正常活動。甚至,還意外讓我減肥了,因為我只吃水果,我超級愛台灣的芒果,蓮霧也非常好吃!」貝爾斯大笑著說。

貝爾斯如數家珍,笑得開懷,還不忘幽默地補上一句,「如果你跟我一樣來自帛琉,就可能會對帛琉以外的所有醫院,都感到印象深刻!」

給未來一份期待

「聽到新光醫院與帛琉攜手的轉診,不但愈來愈順利,而且新光醫院還要在帛琉的小學展開公共衛生教育,改變孩子的飲食習慣與生活習慣,我覺得這是件很好的事!」

貝爾斯開心地說:「聽到我的孫子對我說,他們開始在學校園子裡種植蔬菜等作物,我很高興,也很期待看到,新光醫院正在學校裡進行的計畫,能夠有所成果。」

「我覺得這樣的計畫很重要,因為現在的帛琉小孩,不太聽父母的建議,但是會聽從老師的教導。而從孩子這端,又可能回過頭來影響父母的選擇,甚至帶動整個家庭的改變,因為帛琉父母很寵孩子,會看孩子喜歡什麼,就投其所好。

如果孩子想吃新鮮的蔬菜、水果,父母一定會為孩子準備這些食物,全家的飲食習慣就可能因此改變!

摘自《跨海的守護者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相關文章 MORE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