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容易學,不代表學得好
教育教養

發表日期

2016.01.13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超牢記憶法
建立讓你一生受用的記憶習慣你將學得更好、記得更久,並立即採取行動許多人相信,智能是與生俱來的,基因已...
定價 360
優惠價 85折,306
$360 85$306

容易學,不代表學得好


擴大學習:更新提取線索

我們能夠記住的知識數量幾乎沒有上限,只要把新知識和已經知道的知識相連起來。實際上,由於新知識取決於先驗知識,我們學會得愈多,可以為進一步學習創造的可能連繫就愈多。然而,我們的提取能力是很有限的,多數學習成果並不是隨時都能夠被提取出來。

這種提取的限制對我們很有幫助:如果任何記憶總是立即可得,那麼想要從數量如此龐大的知識裡找出當下需要的知識,就會很困難。我把帽子放哪了?我怎麼讓我的電子裝置同步呢?一杯完美的白蘭地曼哈頓裡都有些什麼呢?

如果知識根深柢固就能更持久,這意味著你已經穩固且徹底理解了一個概念,它有著實際的重要性或對你的生活有強烈的情感影響力,並且它跟你記憶中的其他知識相連結。

你從記憶中回想知識有多快,取決於情境條件、最近的使用,還取決於連結到那項知識、能夠幫助你提取記憶的線索數量和生動程度。

棘手的是,在人生的過程當中,你經常需要遺忘與新記憶相衝突、較舊記憶的關連線索,以便成功的與新記憶相連繫。為了學習中世紀的義大利語,你可能必須遺忘高中學的法語,因為每次你想著「to be」時,你希望腦海中冒出義大利語essere,但腦海中跳出來的都是法語的etre。

在英國旅行時,你必須抑制你靠右邊開車的線索,以使得自己能夠建立可靠的線索來靠左行駛。根深柢固的知識,諸如流利的法語,或是多年靠右行駛的經驗,在經過一段時間沒有使用、或是因提取線索的新舊記憶衝突被打斷後,依然可以很輕易的重新學會。並非是知識本身被遺忘了,而是使得你發現並提取它的線索被遺忘了。新知識(靠左開車)的線索,取代了舊的靠右開車的線索(如果幸運的話)。

矛盾在於,遺忘對於學習新知識來說是經常必要的。當你從一臺PC換到Mac時,或是從一種Windows平臺換到另一種時,你必須遺忘大量的東西,以便學習新系統的基礎架構及快速熟練操作新系統,這樣你才能把注意力放在你的工作上,而不是在如何操控電腦。

如果你想要學習一套新知識,你可能必須忘掉你已經擁有的一套複雜知識的線索。

即便是在最簡單的自身生活當中,我們也能了解這種重新分配記憶線索的問題。如果我們的朋友Jack本來跟 Joan交往,糟糕了!Joan甩了Jack,而Jack又開始跟Jenny交往了。真倒楣!每次我們想要說Jack and Jenny時,有一半的機率,我們會發現自己說的是Jack and Joan。要是Jack的女友是Katie就簡單多了,因為他名字的尾音k讓我們聯想到她名字的首音,但是這樣的巧合並沒有發生。

在這整個混亂的狀態中,你沒有忘記掉Joan或Jenny,而是你「改變」了線索用途,以便於你能夠趕上Jack生活的戲劇性變化。

學習新東西時,極為重要的一點是,你不是從長期記憶中失去大多數你從生活中學得很好的東西,而是透過停止使用或重新分派線索,你「忘掉」了它,這裡所謂的忘掉指的是你無法輕鬆的回憶起它。例如,如果你曾經搬過多次家,你或許想不起來二十年前的住址。但是如果你面對的是一個關於這個地址的多選題,你可能很容易找出正確答案,因為它仍然保存在你腦海中未被清理的櫥櫃裡。

如果你曾經沉浸在敘述往日時光的寫作裡、描摹過去的人物和地點,那麼你或許已經驚訝於那些開始如洪水般回湧的記憶、被遺忘已久的事情再次襲上心頭。情境能夠釋放記憶,如同正確的鑰匙能夠開啟一把陳舊的鎖。在普魯斯特的《追憶逝水年華》一書中,敘述者感嘆想不起自己在姨媽和姨丈居住的法國村落裡所度過的青春期歲月,直到有一天,蛋糕浸泡在青檸花茶的味道,讓回憶一股腦兒的湧上來,那些他以為早已遺失在時光裡的人事物全都回來了。多數人都有過像普魯斯特這樣的經驗,一個景物、一道聲音或是一種味道,就勾起了所有的記憶,甚至包括你多年未曾想過的一些片段。

較容易不代表更好

心理學家們已經發現,提取練習的難易程度,和這種練習鞏固學習效果的能力之間有一種奇特的反比關係:提取的知識或技能愈容易,提取練習對記住這些知識或技能的幫助愈少。相反的,花費愈多努力去提取知識或技能,提取練習愈能夠鞏固這些知識和技能。

不久之前,加州州立理工大學聖路易歐比斯波分校的棒球隊參與了一項有趣的實驗,以提高打擊技能。這些球員都很有經驗,熟悉如何扎實的擊出球,但他們同意每週兩次,按照兩套訓練方法進行額外的打擊訓練,來了解哪一種訓練方法的效果更好。

棒球的打擊是各種運動項目中最難的技能之一。投出的球不到半秒鐘就能到達本壘板。在這瞬間,打擊手必須完成複雜的感受、認知和運動技能組合:判斷球種、預測球會如何移動、推測揮棒的時間,以準確的觸擊到球。這種感知和反應的串聯必須非常牢固以養成習慣,否則遠在你還沒開始想好如何打到球之前,球就已經進了捕手的手套。

部分球員按照標準方式進行訓練。他們練習打四十五顆球,這些球被平均分成三組。每一組是一個球種連投十五次,例如,第一組是十五顆快速球,第二組是十五顆曲球,第三組則是十五顆變速球。這是一種集中練習。練習每一組十五顆球時,打擊手看到更多相同的球種,他在判斷來球、揮棒時機和觸球方面有更令人滿意的表現。這樣的學習看起來很容易。

剩下的隊員接受了比較困難的訓練方法:三種球種隨機分布在四十五次投球中,打擊手完全不知道丟過來的是什麼球。在揮棒四十五次結束時,某種程度上他還在努力找出球感。這一組球員似乎並不像另一組球員們那樣逐步變得熟練。交錯和間隔練習不同球種使得學習更為吃力,感覺也學得比較慢。

這種每週兩次的額外訓練進行了六週。訓練結束時,球員們接受打擊評估,額外的訓練帶給兩組球員的好處明顯不同,而且結果讓球員們感到意外。現在,相較於一遍又一遍練習同一種球種的球員,執行隨機分散球種練習的球員,明顯展現出更好的打擊能力。當你考量到這些球員在接受額外訓練前已經是技巧很好的打擊手時,這些結果就顯得更加有趣了。將這些球員的表現提升到甚至更高的水準,證明了訓練方法的有效性。

這裡我們再次看到兩個熟悉的教訓。首先,一些需要更多努力且減緩表面上成果的挑戰,例如間隔、交錯和混合練習,當下會覺得比較沒有效果,但是透過讓學習更牢固、精確和持久,之後會有加倍的補償;其次,我們對於什麼樣的學習方法對我們最好的判斷,經常被感覺熟練的錯覺所影響和誤導。

當這些球員重複練習十五次曲球時,對他們來說,記住那種球種所需要的感知和反應變得比較容易:球旋轉的樣子、球如何改變方向、改變方向的速度,以及需要多久球才會轉向。球員的表現變得更好,但是回想這些感知和反應變得愈來愈容易,導致學習效果無法持久。

你知道投手會投曲球的情況下揮棒打擊,以及你不知道投過來的會是曲球而揮棒打擊,是兩種不同的技能。棒球球員需要加強的是後者,但是他們經常練習的卻是前者。前者是一種集中練習,打擊表現的提高是基於短期記憶。對於打擊者而言,隨機投出不同球種的練習,要提取必須技能的記憶是比較具有挑戰性的,此遭遇使得表現的提升變得非常緩慢,但學習效果卻能長久。

這個矛盾是學習中「適當挑戰」此概念的核心:提取(或實際上是重新學習)某樣東西需要付出的努力愈多,就學得愈好。換句話說,忘掉得愈多,重新學習對於塑造永久知識就愈有效。

摘自《超牢記憶法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Photo: iStock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