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療癒之島
健康生活

發表日期

2016.01.18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跨海的守護者
一段跨越一千五百哩的承諾一家醫院與一個國家的動人友誼開創醫療外交新局為台灣與帛琉牽起兄弟般的情誼新光...
定價 400
優惠價 85折,340
$400 85$340
書到通知我

療癒之島


療癒之島

如何看待生命,就會如何要求醫療。

帛琉人面對生命的隨遇而安,

讓台灣醫護人員對醫療合作有了全新的思考。

在帛琉人眼中,凡事「慢一些,不要那麼匆忙」,才是帛琉的生活風格。

這幾年來,為了發展與帛琉的國際醫療合作計畫,不少新光醫院的醫護人員被選派到帛琉工作。離鄉背井雖然辛苦,副院長邱浩彰總是鼓勵醫院同仁,希望他們在異國工作能有不同的體會。

他舉例:「帛琉擁有獨特的自然環境,是在台灣所體會不到的,像是可以享受毫無光害的星空,海洋生態也很可觀。」

復健科主任謝霖芬,在這方面深有所感。

造訪新光醫院時,如果你曾經注意牆上不時出現的絕美風景攝影作品,可能會發現,這些作品的創作者是新光醫院的醫師謝霖芬。

二○一二年底,謝霖芬到帛琉駐診,不巧碰上當地難得一見的颱風。但帛琉對海洋生態保護的周全與堅持,讓他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象。他對海中美景的讚嘆,完全呈現在鏡頭下。除此之外,對大部分到帛琉駐診的醫護人員來說,他們還有一個更大的體悟,便是帛琉人的生命態度。

樂天知命

急診醫學科主治醫師王瑞芳,有個有趣的經驗。

我看的十個病人中,可能有八個來自監獄。他們來看診時,沒有上手銬,警察也不會全程看守。看完診,打個電話,警察再來把犯人帶走。他們認為帛琉是海島,無處可逃,因此一點都不擔心。

帛琉人這種樂天的個性,讓外來的人聽了為之莞爾。不過,反映在急診室裡,卻帶來了另一種省思。

有一天,來了一個休克的病人。如果在台灣,我們會馬上搶救,不過,帛琉醫護人員的動作比較慢,快則四十分鐘,慢則可能一個小時才幫他接上點滴。台灣醫師看了會急得跳腳,但帛琉人的步調就是這樣。

在台灣急診室幾乎每天都會用到的CPR,在帛琉並不常見,我在帛琉駐診期間,幾乎沒遇過。

帛琉人如果年紀大了,遇到需要急救的狀況,心態上也傾向不那麼積極。這讓我察覺到,他們對生命的態度比較隨遇而安。

一旦病人病危,他們通常召喚數十名親友齊聚一堂,陪伴病人走完人生旅程,而不會希望醫生在病人身上插一堆管子,拚命搶救、增加他們的痛苦。

帛琉非常重視生態保育,無污染的海洋吸引了全世界的觀光客前來朝聖,因此有彩虹盡頭的故鄉之美稱。

帛琉人坦然接受生命變化的態度,值得自稱生活在文明社會的我們深思。

如何看待生命,就會如何要求醫療。同樣在急診室支援的血液透析病房護理師張嘉玲,也經歷了相同的文化衝擊。

坦然接受變化

五年前,張嘉玲奉派前往帛琉國家醫院支援。原本她擔心自己英文不夠好,但是到了帛琉,這個原本令人害怕的意外,變成非常值得開心的意外。

由於國家小,人口少,帛琉的護理人員知道每個病人的名字跟背景,而病人對醫護人員也全心信賴。

這樣的認識,讓張嘉玲慢慢感到自在,並以專業的態度贏得當地人的信任。三個月相處下來,她最深刻的感受是,帛琉人與台灣人對生命的態度,非常不同。

遇到疾病末期或病危的病人,大部分台灣人都會要求搶救到最後一刻。但帛琉的醫療資源不足,因此他們很珍惜,不會隨便浪費;即使可以拚命搶救,如果病患最後會變成植物人、造成家庭與國家的負擔,帛琉人會選擇不再搶救,讓病人平順走完這一程。

這種我們在台灣想積極推動的觀念,卻在一個偏遠地方默默實踐,實在很值得深思。

不論生病或死亡,帛琉人坦然接受生命的變化。這種價值觀,表現在他們對救治的態度,也表現在醫病關係上。

心臟內科醫師陳隆景到帛琉駐診時,就發現:「如果檢查結果認為需要接受手術,帛琉人通常都能坦然接受,也不會太擔心。他們非常接受與配合院方的醫療建議,不會有太多疑問,與台灣人看病的模式不太一樣。」

最後停留之地

在新光醫院內,曾經發生一個讓所有負責轉診的醫護人員難忘的故事。

有個一歲多的帛琉小女孩,因為先天性心臟病轉診到新光醫院開刀;這個小朋友很可愛,動手術前一天,護理師還特別去逗逗她。

開刀後,小女孩還是過世了。她的父母非常難過,尤其是母親特別要求跟醫師見面。

這時,典型的台灣人反應出現了,醫療人員的神經立刻緊繃,擔心發生醫療糾紛或爭執,很快就安排了她與主刀醫師會面,讓醫師詳細說明。

沒想到見面的情景,卻讓所有醫護人員大吃一驚。

原來,這位媽媽想藉這個機會,當面感謝所有醫護人員的努力。她說,小女兒在帛琉時,食慾不好,但到了新光醫院卻吃得很多,看到寶貝女兒那麼喜歡這裡,她希望有一天可以帶兒子來台北,看看妹妹最後停留的地方。

醫護人員原本十分緊張,腦海中揣測各種可怕的場景,聽到這番話,頓時掉下眼淚。

必要與不必要

「帛琉媽媽說的那些話,讓人十分感動,」當時擔任國際醫療業務協調人的林美貞,想起那場景,眼眶還是泛紅,「這對帛琉父母沒有因為女兒過世,就指責、埋怨院方。他們的平靜讓我忍不住思索,台灣人把很多事視為理所當然,認為開刀一定要順利、務必要治療到好⋯⋯可是這位帛琉媽媽卻注意到醫護人員已經盡力,體諒他們的辛苦。雖然最後結果如此,但她心存善意,沒有否定台灣醫護人員的付出。」

一幕幕帛琉人面對疾病的畫面,讓新光醫院的醫護人員開始思考另一個面向:當台灣向其他國家提供醫療服務時,應該抱持什麼心態?

在帛琉駐診三個月後,王瑞芳分享了自己的心得。

台灣要小心避免「以上對下」的心態。我們必須思考帛琉的真正需求是什麼,不需要把自己的進步或優越強加在別人身上,也不需要認為帛琉的醫療應該變得很進步,具有台灣的水準。

舉例來說,台灣對癌症的處理,包括:開刀、放射治療、化學治療,有時候還加上整形。但這些真的都有必要嗎?

這樣的省思,對台灣要邁向國際醫療大國,不啻是最好的回饋。

 

摘自《跨海的守護者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