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人生,重新定位!
工作生活

發表日期

2016.12.29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覺醒的年代(不朽經典紀念版)
明尼亞波利市的露天雕塑公園裡,立著一件筆挺的青銅中空雨衣。有名無實的中空雨衣,象徵人類在文明裡遭遇的...
定價 400
優惠價 85折,340
$400 85$340
書到通知我

人生,重新定位!


對某些人來說,人生根本無所謂意義。俄國作家契柯夫(Anton Chekhov)說:「你問我人生是什麼?這就好像問我胡蘿蔔是什麼一樣。胡蘿蔔就是胡蘿蔔。」也許就如美國作家史坦因(Gertrude Stein)提到加州的奧克蘭(Oakland)時所言:「那個地方不是什麼地方。」我們全都是「進化鏈」中的偶然。我們大可翹著二郎腿享受人生,也可效法科學家設法對世界多了解一些。不過,即使我們了解世界,也不可能改變它。我們只能欣賞與玩味。人類和宇宙間最微小的沙塵沒什麼差別。笛卡兒(René Descartes)認為,動物都是機器。某些生物學家認為,我們沒有理由認為人類與其他動物有明顯差別。

瓦解科學神話

布倫(Allan Bloom)目睹此一「科學的神話」對當代美國青年所造成的影響,怵目驚心之餘,寫下了膾炙人口的一本書《美國心靈的關閉》(The Closing of the American Mind)。他觀察到,美國大學生不只是頹唐與無知,而且根本不願意提供或抱持任何意見。他們看到過去有一些人因主張某些看法是正確的,以致犯下滔天大錯,所以他們認為最好不要有任何意見。唯一真正的知識是科學,除此之外都是一廂情願的想法。他們以此為出發點,認為對任何事採取立場都是錯的,而把自己的願望強加於周遭的人身上則是更糟的事。我們只靠消極的「眼睛吃冰淇淋」就心滿意足,不愛作任何批評,不犯任何政治錯誤;因他們知道,假如主張任何一種生活方式優於其他種,都有犯錯的風險。

這種態度卻帶來一種道德真空狀態,沒有真正的是或非。這種態度也漠視「第二曲線」的存在,而且總基於錯誤的理由而妥協——只圖息事寧人,而不是為了追求正義或進步。

十八世紀德國大哲學家康德(Immanuel Kant),在他還是普魯士一個小鎮上沒沒無聞的哲學講師時,便對笛卡兒的論調不以為然。他於是著手撰寫日後讓世人屏息深思的巨著《純粹理性的批判》(Critique of Pure Reason)。這本書之所以造成震撼,是因它提供了對抗「科學至上」這個狂妄觀念的方法。他堅信人不是達成某種目的的手段或工具,人本身就是目的!來自每個人內在的一股道德壓力,驅策並塑造我們成為一個真正的人。康德論人的學說帶有宗教意味。他曾說,賦予人生意義的,不是那位建構科學世界的上帝,而是住在人類靈魂中的那位上帝。別人問:「你怎麼知道?」他答說:「因為我裡頭的那股道德力量這麼告訴我。」

存在便是美

這是個非常好的答案,信仰是不需要理由的。某件事假如在理由或邏輯上說得通,應該就無須把它當成信仰。我無法證明人類存在有其意義。我同意哲學大師維根斯坦(Ludwig Wittgenstein)的話:「即使一切可能存在的科學問題都找到了解答,人類依舊完全沾不到生命問題的邊。」我也同意美國小說家厄普代克(John Updike)所言,存在的感覺美妙無比——儘管我們無法加以描述或為其下定義。

說來有點自大,我們覺得,自己擁有像靈魂這類的東西,所以我們不但有重要性,而且在某些方面獨一無二,無可替代。聖經的〈啟示錄〉裡有段話縈繞我心:聖靈說:「得勝的人我要給他一顆白石,石上寫著一個新名字,除了領受者外,沒有人知道這個名字。」我在書桌上放置一顆白石,以隨時提醒自己的獨特性。即使人生沒有意義,即使它完全是個科學掛帥的把戲,我們仍須相信人生有其意義。假如我們不相信這一點,就找不到理由做任何事、相信任何事,或改變任何事。如此一來,世界將聽任那些相信自己能改變事情的人支配,這種風險我們承擔不起。

如果我們想找尋人生的意義,亦即找尋做一切事與扮演一切角色的理由,以下三種「意識」提供了頗有助益的基礎,分別是:接續感(sense of continuity)、連結感(sense of connection)以及方向感(sense of direction)。若欠缺這些「意識」,我們會覺得自己像艘無舵之舟;沒有定向、隨波漂流。未來幾十年間,這世界將會是個令人困惑的地方。我們將需要借助於所能找到的一切助力,以確認自己在世上的位置與角色。

當前事事快速變遷,導致人人皆有無力之感,而據我所知,這幾種感受能力正是對抗無力感的最佳解藥。

摘自《覺醒的年代》

覺醒的年代(不朽經典紀念版)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Photo:Yanko Peyankov, CC Licensed.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