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情緒管理:化威脅為挑戰
心理勵志

發表日期

2016.01.25
收藏文章 0

情緒管理:化威脅為挑戰


緒管理:化威脅為挑戰

情緒能量是激發我們情感能力和天賦的原動力。為了創造最佳表現,我們必須擁有愉悅正面的能量:歡樂、挑戰、冒險和機會。因脅迫或匱乏而產生的情緒,如恐懼、挫折、憤怒、悲傷,也會釋放特定的壓力激素,尤其是皮質醇。我們認為,情緒智能(EQ)即為管理情緒的能力,高EQ可以產生高度正面能量,達到能量全開的境界。實際上,提供正面能量的關鍵「肌肉」或要素是:自信、自制(自律)、社交技巧(有效處理人際關係)和同理心。小一點的輔助「肌肉」包括耐心、坦率、信任和歡樂。

要讓情緒肌肉發揮最佳功效,就必須靠規律鍛鍊並穿插復元時間來取得平衡。如同我們消耗心血管的承受能力或給二頭肌壓力、把力氣耗盡一樣,如果我們不斷支出情感能量而不進行復元,也會讓情感逐漸枯竭。當我們的情感肌肉很虛弱或無法滿足要求,例如缺乏自信或特別沒有耐性,我們就必須設計一套儀式,迫使自己超越極限,再進行復元,才能持續提升儲量。

身體和情緒這兩種能量會互相影響。當我們為了滿足需求而消耗身體能量時,其中一個後果就是情緒上會產生危機感,讓我們進入高度負面能量,提醒我們某些需求沒有得到滿足。

從能量的觀點來看,負面情緒會造成慘重代價,使效率不彰。如同一輛耗油的汽車,負面情緒會迅速消耗我們儲存的能量。對領導者和管理階層而言,他們的負面情緒會造成加倍傷害,因為這些情緒容易傳染給別人。如果我們讓別人產生害怕、生氣和提防的情緒,等於不斷削弱他們發揮實力的能力。

長期的負面情緒,尤其是生氣和憂鬱,也會造成各式各樣的失調和疾病,從背痛、頭痛、心臟病到癌症都有可能。

負面情緒對表現的影響在運動方面尤為顯著。想一想兩位網球名將的職涯差異—馬克安諾(John McEnroe)和康諾斯(Jimmy Connors)。在馬克安諾的職業生涯中,脾氣暴躁的他常因自己的失誤或不喜歡的出界判決而火冒三丈。康諾斯剛開始打球時也一樣暴躁,但隨著歲數增長、經驗累積,他打球時,開始愈來愈讓人覺得開心、有趣、熱情,愈來愈能樂在其中。馬克安諾則恰恰相反,他似乎無法從比賽中獲得絲毫樂趣,年紀愈大,脾氣愈糟。

康諾斯的能量來自於掌握時機、放手一搏,而馬克安諾的能量則出自一種防衛的態度,似乎永遠在為生命而戰。

康諾斯可能打得比較快樂,但兩位選手都曾連續幾年稱霸球壇,贏得數次大滿貫。那麼,如何證明正面情緒是創造更佳表現的動力?答案在於耐力。康諾斯的天賦在兩人之間略遜一籌,但他在三十九歲生日時打入美國網球公開賽的準決賽,四十歲才退休。馬克安諾在三十四歲時封拍退隱,比康諾斯早六年。從最根本的層面來看,康諾斯比馬克安諾更懂得有效支配情緒能量,球技維持在頂尖狀態較久,在整個過程中也獲得較多樂趣。

馬克安諾自己也體悟到在高負面能量狀態下比賽的代價。他比較自己和其他EQ較好的選手:「我的特色,相當然耳,就是容易沮喪。這個特點給我的幫助大於傷害嗎?我想未必。也許我父親說得對,要是我不那麼容易焦慮,可能打得更好。但我從來沒辦法只安於自己的天賦或現狀。」

馬克安諾在1984年法國公開賽時,在2:0的領先局勢下最後卻敗給藍道(Ivan Lendl),他把這場比賽稱為「此生最嚴重的慘敗,一次重挫」。他現在相信,打輸這場球賽的關鍵因素在於他無法控制怒氣。「那場法國公開賽,我把太多能量浪費在發脾氣。」他在自傳裡如此陳述。

這個經驗給他清楚地上了一課。他在下一場錦標賽的溫布頓公開賽實踐這個新體悟。「從全英俱樂部的第一場比賽開始,我下定決心,不做任何事來妨礙我為法國公開賽那一役復仇。」馬克安諾贏得溫布頓網球公開賽的勝利,而且在整個錦標賽期間都控制住自己的脾氣。

正面情緒可以讓個人創造更佳表現,對組織機構也會造成深遠的影響。蓋洛普訪問了許多經理和其部屬後,發現沒有任何一種因素比員工和直屬主管的關係,更能清楚預測該員工的生產力。蓋洛普更具體發現,增進員工生產力的關鍵要素包括:他們是否感受到上司或同事的關懷,在過去七天裡是否曾受到肯定或讚美,是否有人定時鼓勵他們進步。換句話說,正面能量的持續交流,是有效管理的核心要素。

消除壓力的人際關係

在創造能量使用和復元之間的週期性平衡上,情緒比身體複雜多了,但是對於達到最佳表現和能量全開一樣重要。例如,互動細膩的健康友誼可以產生正面能量,也是能量更新的重要來源。蓋洛普發現,維持優異表現的關鍵因素之一,是工作時最少有一位好友。這種穩定關係主要包含了幾種有來有往的活動,例如施與受、聽與說、重視他人並獲得對等的重視。

從哪兒跌倒,就從哪兒爬起來

有時候,我們會遇到身不由己的情緒風暴,面臨不請自來的挑戰。它們可以壓垮我們,也可以讓我們成長,端看自己如何處理。

無論是哪種情緒考驗,應該都無法比這種狀況來得嚴峻—2001年9月11日早晨在世貿中心工作。傑弗遜是一家金融服務機構的總經理,公司總部就在雙子星大樓正對面。第一架飛機襲擊時,傑弗遜就透過他位於第四十六樓的辦公室窗戶看到這一幕駭人景象。他有兩個最大的客戶就是把總部設在這兩棟大樓。傑弗遜指揮員工撤離時,驚恐意識到他有數十位朋友和同事,可能就困在那兩棟失火的大樓裡。第一座世貿大樓倒塌時,他在兩個街頭遠的地方。他走了七英路回家,等到終於與妻子和十個月大的女兒重逢,他不禁放聲大哭。他說:「我就是哭個不停。」

過了幾週,傑弗遜力圖振作。他有每天健身的習慣,結果發現一開始很難興起持續下去的動力。但是,過沒多久,他意識到保持健身習慣有助於重返正常的生活步調,並提供每一天情緒復元的泉源。評估自己承受的壓力後,傑弗遜明白自己需要比平常更多的能量。雖然行之不易,但他還是決定提高健身的強度。他同時要求自己每天晚上和女兒玩耍,即使精疲力盡、沮喪抑鬱時也不間斷。從一方面來看,這意謂放下眼前看似迫切的需求,另一方面,他從和孩子相處的時間獲得強而有力的嶄新能量。

對傑弗遜來說,最不尋常、出乎意料的經歷,也許是面對這麼多朋友和同事的死亡。九一一事件發生後的三個月內,他每週至少參加一次喪禮和悼念會,有時多達兩、三次,加起來共數十位,幾乎所有人都不過二、三十歲。這些活動雖然令人痛苦悲傷、精疲力竭,但在某種程度上,也深深療癒他的傷痛,沉澱他的思緒。

傑弗遜說:「就某方面來看,這些喪禮讓人更難回到正常生活,但是我發現自己把喪禮變成機會,讓我能向這些在生活中曾經非常重要的人致敬。而且,我也能認識其他歷經同樣傷痛的人,並向罹難友人的家人致意。許多喪禮反而變成了生命的慶典。這段經歷不只讓我深受打擊,更幾乎將我擊垮,但我認為我變得比以前堅強,部分原因是我花了更多時間在復元。」

「哀慟仍然接踵而來,但是我對於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事,從來沒有這麼清楚過。」

情緒能量的提升

就算我們規律更新能量,但有時候情緒儲量還是不足以應付需求。正如你不突破體能極限的話,只能舉起一定的重量,在你還沒有出現負面情緒之前,也只能承擔一定程度的情緒需求。鍛鍊情緒肌肉的最佳方法,和鍛鍊身體肌肉一樣,就是強迫自己突破舒適區,再進行復元。

也許,阻礙我們達到能量全開和卓越績效的因素中,最普遍和令人頭痛的莫過於缺乏自信心和自卑。雖然造成這些感覺的原因複雜微妙,但正面的能量儀式絕對能建立更強的自信心。

摘自《用對能量,你就不會累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Photo:Lance Anderson,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