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以終為始 生活要向前看
心理勵志

發表日期

2016.01.27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做自己生命的主人
傳奇的哈佛教授.知心的忘年之交.無私的人生嚮導​霍華.史蒂文森Howard H. Stevenson...
定價 380
優惠價 85折,323
$380 85$323
書到通知我

以終為始 生活要向前看


以終為始 生活要向前看

五月的某天傍晚,我坐在霍華家廚房餐桌旁,邊喝著啤酒邊看他準備牛肉三明治。

我說:「其實我回家路上再吃就可以了,你不用這麼麻煩。」

霍華回說:「你以為這麻煩啊?那你的料理技術還有得學了。再說,我們還有很多準備工作要做,我不希望你餓到發慌。」我們隔天要跟霍華以前的學生碰面,對方考慮要捐款給哈佛大學,我們必須趁晚上把策略擬定好。

我邊嚼邊說:「發生一件有趣的事。我想聽聽你的看法。」

「你說吧。」他說,順便坐下來,聽我講喬治的故事。喬治是我的前同事,做事認真又自律,也很聰明勤奮。我認識他十年了,他的生活完全以事業為重心。

喬治那天剛好到波士頓,我們打算一起吃午餐順便敘敘舊。可是人都來到餐廳門口了,他卻一副心神不寧的模樣,我們索性飯也不吃了,接下來的兩個小時,漫步在波士頓老街,聽他吐苦水。他談起了去年遭受的挫折與無奈。

喬治小時候家庭破碎、過慣苦日子的他,長大後一心想變成有錢人,套句他自己的話來說,他是想為家中妻小達到「財務上高枕無憂」的目標,絕不讓他們受到小時候經歷的苦,能有安穩的家庭,生活不愁吃穿。除了相當重視家人生活品質之外,他把照顧公司員工的福祉當作己任,也令我相當敬佩。

初入職場時,我們曾在一家飯店管理公司共事過。幾年後,他就離職創業,開發一套效率更高的線上訂房系統。我當時很佩服他的膽識,賭上微薄的積蓄,刷爆好幾張信用卡,為一個未經證實的概念承擔龐大風險。但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也做出了一番成績。

我們在波士頓重逢前一年,他把公司賣給一家大型酒店集團。公司被收購後一千萬美元入袋。他的夢想成真,家人一輩子不必為錢煩惱。

基於收購合約的條件,喬治必須留任一年,這段期間的工作內容跟以前幾乎一樣,公司營運也大致正常。公司順利度過經濟衰退,營收逐漸成長,接手的新老闆也很少干預他。

我原本以為他應該春風滿面才是。邊走邊聽他解釋,我才知道他幾乎從賣掉公司第一天起,對工作就愈來愈不滿,甚至苦不堪言。

我安慰他說,這是很正常的反應。一旦當過老闆,便很難用同樣的熱情為別人工作。此外,他提前實現重大的事業目標,突然失去幹勁也是很尋常的。

喬治說,我所提出的問題都把重點擺在過去,但問題是在未來。他考慮二度創業,雖有好幾個構想,但都不合適。也有顧問公司想延攬他,但他臨陣卻步。他現在甚至考慮去讀法學院,雖然對當律師不是特別感興趣。

我跟霍華說:「他比原本預期早了好幾年實現職涯目標,現在卻原地繞圈圈,找不到新的出路。」

霍華靜靜坐在一旁。我吞了幾口三明治,接著說:「甚至連工作以外的活動,他也沒興趣了。他不再打高爾夫球,不上電影院,甚至可能辭去社區委員會的工作。」

「真的嗎?」霍華說。這是我提到喬治後他第一次開口。

霍華思考了一會兒,拋出好幾個問題,我當下有點吃驚,因為他似乎沒有問到重點。

他問:喬治在大學或剛開始工作時是否常打高爾夫球?我回答:高爾夫球是後來才學的。剛認識他那幾年,他倒是很喜歡打保齡球,我覺得很無趣,但他很迷,把我拖去打過幾回。

他還問:喬治參與的社區組織有哪些?我答:當地藝術中心和美國肺臟協會。他接著問:喬治喜歡創作嗎?家人是不是有肺臟疾病的病史。我答:就我所知,兩個答案都是否定的。

回答完霍華的問題後,我也丟了一個問題給他:「這跟他未來的職涯規劃有什麼關係?」

「關係可大囉。」他說,「每個人的生活與工作都是由許多塊拼圖拼湊起來的,如果不知道成品的模樣,甚至連四個邊都找不到,怎麼會知道該先拿哪一塊拼圖呢?

喬治就像是拿到一堆新拼圖,不知從何著手。

我說,「俗話不是說『如果你不知自己要去哪裡,走哪條路都到不了』嗎?或許是我想太多了吧,我總覺得以前的人會認真思考人生的目標在哪裡,有了大概念之後再做決定,但現代人好像很少這麼做了。現代生活步調好快,事情一件一件接著來,大家沒有停下來好好思考的習慣,只想趕快行動,不願意『浪費時間』思考。這讓我想到我生意伙伴渥高茲(Mike Wargotz)講的一句話─匆匆行動,快快失敗。」

霍華點點頭,停頓了一下,「就好像很多人以為人生裝有GPS,只要一按,就能點出職場公路上哪個交流道最好走。可惜啊,GPS的功能再強大,沒有事先設好目的地,也沒辦法教你該怎麼走。」

「諷刺的是,通常都是那些自認聰明、有才氣,或者是認真工作的人,才會掉進這個邏輯陷阱。因為他們覺得憑自己的聰明、才氣和勤奮,自然而然會知道該以多快的速度前進,又該在何時轉彎,即便連目的地要去哪裡都還不確定。」

霍華說:「有意義的幸福人生是一整幅拼圖,需要花心思、花時間拼湊。如果只拿一塊拼圖就想拼出事業或生活,不懂得前瞻思考─這塊拼圖該放在人生全景圖的哪一處,恐怕是自找苦吃。」

我知道,多年來霍華遇過許多所謂的「成功人士」,如果用金錢、地位、頭銜,或其他狹義標準來衡量成功的話,這些人絕對是佼佼者。但他們卻沒能靜下心來思考,在更複雜、更長期的人生大拼圖中,那塊成功的小拼圖應該放在哪裡。

我提出不一樣的看法。「我倒是覺得,他在許多方面都很努力。」我說:「工作、家庭、朋友、社區事務都有經營,只不過這個正面的轉變,讓生活失去了平衡。」

霍華露出賊笑,彷彿早已布好棋局等我掉進圈套,現在終於手到擒來。「對啊,他有朋友、有社區事務,有高爾夫球……從表現上看,可以說是有好多面的立體人生。不過我願意跟你賭一整盤牛肉三明治,他的生活其實是假立體的。」

「『假立體』的人生,到底是什麼意思?」

「意思是說,不管他自己知不知情,那些活動只是他追求財務成功的手段,並不是圓滿人生的要素。他只是把同一個面向往外延伸,看起來很多元,其實不然。我才會說是假立體的。」

霍華的意思是說,喬治打高爾夫球,不是因為他真的喜歡打;去聽交響樂,不是因為他真的鍾情古典樂;擔任藝術中心或肺臟協會的要職,不是因為他有滿腔熱誠的使命。他參加這些活動純粹是因為這是建立人脈最好的方法,對拓展公司業務有幫助。

但天大的好運突然降臨,他所建立的生活網絡幾乎沒了意義。喬治突然又回到原點,工作上如此,心靈有塊角落也如此。他不知該如何重新起步,因為究竟為何會落到這般田地,他自己也是一知半解。

「你別誤會了,艾瑞克,我其實很佩服喬治。他犧牲了個人真正的人生目標,才能達到這些成就。」

見我一臉狐疑,他解釋說:「我認為財務無虞並不是喬治最終的目標,只是達成目標的一個手段。老實說,我覺得他真正的人生目標其實很簡單,就是保護家人、照顧家人,包括妻小和員工。賺大錢以及為了賺錢而做的大大小小事,都只為了達到這個最終目標。」

我把他這番分析想了一會兒,提出我的看法:「所以說,他現在應該重新聚焦才對。他應該敞開心胸思考人生還有什麼事情對他很重要,有哪些事讓他覺得快樂、有意義和滿足感。」

「再回到拼圖的比喻。」我說:「他應該為人生建立起扎實的圖框,有了清楚的畫面,遇到這麼重大的轉折點時,就能更得心應手。」

霍華回答說:「但是,我說的並不是建立一個死板僵硬的框架。框架必須與時俱進、靈活變通。人生本來就是既有彈性又持續演進的。你今天建立的框架,一年後確實還適用,但是你今天如何因應轉折點,一定會改變你明天的生活。

他指了指背後的書架,要我看那套做工精細的西洋棋。「就好像玩西洋棋一樣。下了頭幾步棋,接下來的每一步都會影響整盤棋局。再小的一步,都可能產生重大而長遠的影響。你不能一直想著剛才那一步,要把心思放在當下。」

「換句話說,」我說:「不要用上一個轉折點的方式來處理。把重點放在眼前這個轉折點,從今天的角度而不是昨天的角度來看你要什麼樣的生活。套一句智者的話:生活要向前看。」

聽我偷用他最喜歡講的一句話,霍華笑出聲:「說得對啊!」

「好,那表示喬治以前的框架已經徹底瓦解,這點我相信他自己也知道了,但他要如何建構新的全景圖呢?怎麼拼出未來全景圖的邊框呢?」

霍華聽到我的問題,露出燦爛的微笑。「他應該以終為始。」

「什麼?」

「我說啊,以終為始。喬治應該先想想,自己走到人生終點時,希望有什麼樣的結局。賺了很多錢是很好沒錯,但他希望死後能留下什麼?我們每個人都應該把眼光放遠,思考自己想留下什麼。愈早頓悟這一點,愈容易找到正確方向,人生才會愈快樂。」

「以終為始,是指一開始就花時間勾勒未來的願景,不管是工作與生活,都以這個願景為依歸。」他繼續說:「要找出自己想留下什麼在世間,有時候最簡單的方法,就是你最想聽到大家在告別式上怎麼說你。」

摘自《做自己生命的主人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Photo:Will Clayton,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