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這些事到底該不該和小孩說實話?
教育教養

發表日期

2015.06.04
收藏文章 0

這些事到底該不該和小孩說實話?


建立於經驗中的信任,比物質的允諾更重要

雖然每個成人都曾經是孩子,照理說應該非常了解孩子對現實的感受,但幾乎是每一個成人都認為孩子無法接受事實,或孩子更喜歡與真實不相符合的說法,所以即使是很小的事,也習慣要騙小孩。好比說,要出去半天卻說:「去一下馬上就回來!」明明是買給自己的東西,卻騙說要送給朋友。有些父母也經常跟孩子說:「不要怕,你老實跟媽媽說,我不會生氣。」但每次聽了孩子所吐的真言,卻立刻動手打人。

即使對大人來說,受騙都是非常可怕的經驗,更何況對生活並沒有任何主導力量的孩子,如果他們經常受騙,結果一定會累積成多疑的性格,或轉變為防避受難的說謊者。比如說,經常被誘說真話而受處罰的孩子,有了幾次經驗之後,就會開始以說謊來防範未然。

父母們因為讀了曾子殺彘的故事,所以多數人都知道,允諾了孩子的事就要做到,但所謂的答應,還是比較集中於物質,答應買什麼就一定會買……等等。我認為,親子之間的誠信問題,更重要的是物質之外、建立於經驗之中的信任。最簡單地說,不管是上學的接送或參加活動,覺得無論如何一定要以自己所承諾的時間到達的父母,比例就不是非常高。我們常看到父母為自己的失信找理由做解釋,在這種影響下的孩子只有兩種選擇:一是追隨父母,當一個習慣掩飾的人;另一是討厭父母的作為,翻轉自己的日常經驗,逆向學習當個誠實的人。

 

面對不真實的家庭,孩子會更加失望與無所適從

除了日常的生活經驗之外,這幾年我還遇到一些情感生變、面臨離婚的父母,通常母親們會為了要不要讓孩子知道實情,而非常徬徨痛苦。尤其有些孩子還很年幼,她們更是不知所措。父母離婚對孩子來說當然是痛苦的,但如果已經面臨問題的父母以愛為名,欺騙孩子或錯認孩子對愛的需要,那或許是更大的殘忍。

我有一對朋友,夫妻倆十幾年來未曾在家中同住一房,也絕不透過說話進行溝通,但他們卻認為自己已經為孩子做了最大的犧牲,努力地守住一個家。更奇怪的是,他們還認為兩個孩子直到現在仍然不知道他們的感情不好。他們的約定是,只要年幼的那個孩子進了大學,他們就簽字離婚,各奔東西。

這幾年,我看著兩個孩子住在這種貌合神離、氣氛詭異的家中,覺得太可憐,幾次勸他們要讓孩子知道真相,但兩人都不願意。這期間,孩子陸續出了不少問題,有一次,在小學念書的老二上課上到一半,突然去撞牆。對於孩子的種種反應,我很心疼,但不意外,因為將心比心,如果我是這個家的孩子,我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麼不真實的家庭—是跟父母配合一路把戲演完?還是為了要一個真實而跟他們抗爭?

不要說是孩子,連人生經驗豐富的大人,也無法接受被欺騙的失望。我有一個好朋友,去年在旅行途中遇到一對感情非常好的夫妻,這對中年夫妻無論彼此的默契或兩人形影不離的親愛,都讓我的朋友覺得是難忘的榜樣,沒想到回台灣不到一個星期,就聽說倆人簽字離婚的消息。我的朋友說,她一想到整個事情的真相竟是如此,就忍不住哭了起來。我並不覺得五十五歲的她為這樣的事而哭是多善感,正因為她善良如孩子,所以才無法接受一個星期前還濃情蜜意的夫妻,幾天後竟結束婚姻的如戲之感吧!

 

一個孩子被愛與否,是來自他所感受到的事實

所有決定離婚的父母,都會帶給孩子某個程度的傷害,不管父母雙方自認做得有多好,孩子終究要面臨因為父母離婚而失去家庭完整的事實,如果他們因此暫時失去安全感,應該也是很自然的事。有些父母因為自覺已做好所有的彌補,而希望孩子沒有感受,這就太強他們所難了。我看到有些比較早熟的孩子,的確因為了解父母有這種期待,而學著用無所謂來隱藏真實的感受,這更可憐。一個孩子被愛與否,是來自他所感受到的事實,但大人卻常常以為我們可以透過一種「說法」或「做法」,來經營理想的愛。

我看到決定離婚的夫妻,多少對伴侶都心存某些埋怨,也很少有人不以兒女來做為表達埋怨的管道。如果能承認這種心態的正常,反而有助於彼此提醒:雖然婚姻結束,但各自為人父母的責任還在,善待孩子是所有成人應有的基本成熟,即使已決定離婚,如果孩子不是埋怨或談判的籌碼,而是諸多不同中唯一的共識,我們就不會欺負他們。

對於孩子,我最基本的想法是,既為父母就有責任,無論在哪一個環境中,我們都應該盡自己的力量,給孩子一個比較友善、真誠的生活!

摘自《從收穫問耕耘,腳踏實地談教育》

Photo:Boudewijn Berends,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