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這世界是努力逮住你錯誤的校長。
文學小說

發表日期

2016.01.28
收藏文章 0

這世界是努力逮住你錯誤的校長。



永遠還有更多。

我外套旁邊掛著一張黑白照片,一艘潛水艇停在看似極地的港口裡。所有士兵都站在甲板上敬禮。老照片往往和老人如影隨形。我拉起黑色外套的拉鍊。「這是她弟弟,小羅。」喬伊說:「第一排最右邊。」喬伊把他缺了一塊的指甲按在一張臉旁邊。「這是他。」照片上的小羅像是鼻子投射的陰影那麼小。

「弟弟?」聽起來很耳熟,「柯雷頓太太說我不可以吵醒她弟弟。」

「什麼?剛才嗎?」

「不是,是去年一月。」

「不太可能吵醒小羅啦。一九四一年,德軍驅逐艦擊沉他們的潛水艇,在奧克尼外海。她,」喬伊回頭對柯雷頓太太的方向點個頭。「她一直沒走出來,可憐的人。」

「天哪,一定很可怕。」

「戰爭。」喬伊的語氣彷彿這兩個字可以回答大部分的問題,「戰爭啊。」

年輕的潛水艇人員沉沒在白茫茫的海水裡。

不過在小羅的眼裡,沉沒的人是我們。

「我該走了。」

「好喔。我也得回去搞我的防水層了。」

通往「林中屋」的那條步道,踩在腳下有沙沙的聲音。我撿起一顆完好無缺的松果。即將飄下的雪開始遮蔽天空。「你是哪裡人,喬伊?」

「我?你聽不出我的口音嗎?」

「我知道你不是伍斯特人,但是─」

他刻意表現自己的口音,「我是伯仔,孩子。」

「伯仔?」

「是呀,從阿伯來的,就是伯仔。阿伯也就是伯明罕。」

「原來伯仔是這個意思。」

「人生的另一個大謎團,」喬伊揮著長嘴鉗和我道別,「揭曉了。」

 

✽  ✽  ✽

 

「死!」

至少聽起來像是這樣。可是到底是誰在樹林裡咆哮這個字?又是為什麼呢?喊的會不會是「十」,還是「叔」呢?在「林中屋」那條幾乎湮沒的小徑和通往湖邊的步道交會之處,我聽見有沉重的腳步朝我過來。我躲在岔開成Y型的松樹後面,不讓對方看見。

咆哮聲穿過林木射過來,更近了。「死!」

幾秒鐘之後,葛蘭特.博許全速衝過來。咆哮的人不是他。驚恐讓他一臉蒼白。誰可以把博許嚇成這樣呢?羅斯.魏克斯那個當技工的爸爸?還是冥王諾亞克?我還來不及問他,他就從我面前飛奔而過了。

「你死定了!博許!」

菲利浦.費爾斯衝過步道彎處,僅僅落後博許二十步。但是,我沒看過像這樣的費爾斯。眼前的這個費爾斯怒火沖天,氣得滿臉通紅,快炸開了,不把葛蘭特.博許撕成碎片絕對無法消氣。

「死-死-死-死-死!」

最近幾個月以來,菲利浦.費爾斯個頭變得愈來愈大,但我之前都沒注意到。直到此刻看見他在我藏身處前面咆哮,我才發現。

那兩個男生以及沖天的怒火很快就被樹林吞沒。

葛蘭特.博許是怎麼把溫馴的菲利浦.費爾斯逼到這個地步,我永遠不會知道。這是我最後一次看見他們。

這世界是努力逮住你錯誤的校長。我的意思不是什麼神祕或宗教的力量。而是你會老被隱藏的臺階絆倒,一次又一次,直到你終於了解:你必須小心那個臺階!如果我們太過自私,或是只會說太多「是的,校長,不是的,校長,夠了,校長」,或是任何事情做得太超過,都會撞上那個隱形的臺階。不管你是永遠沒發現你自己的錯誤,而必須承擔後果,還是有一天突然注意到錯誤,然後改正。好笑的是,一旦你的腦袋記住了那一級隱形臺階,心想「嘿,這世界畢竟不是這麼爛嘛」,結果,砰!你又摔下一整段新的隱藏臺階。

永遠還有更多。

摘自黑天鵝綠

數位編輯整理:林彥傑

Photo:Rodrigo Paredes,CC Licensed.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