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吃太飽會不會吃死自己?
科學自然

發表日期

2015.06.04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大口一吞,然後呢?
《大口一吞,然後呢?》是令人招架不住的搞笑暢銷作家瑪莉‧羅曲又一驚世駭俗之作,這次她要帶領我們潛入深...
定價 350
優惠價 85折,298
$350 85$298
加入購物車

吃太飽會不會吃死自己?


一八九一年四月二十二日,在斯德哥爾摩城裡,一名五十二歲的馬車伕吞下整罐鴉片處方藥。L先生(姑且稱之)被房東發現後送醫,醫護人員忙成一團,使出各種對付服藥過量的工具:漏斗、一截管子,以及溫水,試圖把藥物稀釋並排出體外。這種技術現今稱為洗胃。如此形容治療程序有點故弄玄虛,彷彿L先生的胃是女性貼身衣物,只需要沖沖水。但完全不是這麼回事。病人癱坐在椅子上幾乎神智不清,醫護人員把水灌進病人的胃,一連灌好幾次。每次灌水,胃都似乎還能再裝進更多水,這種跡象顯示,L先生的胃應該有漏洞。

如果你把吃定義成把東西放進嘴裡然後吞下去的機械動作,你就可以說L先生因為吃藥丸,結果把自己吃死了。一般來說,這是把自己吃死的唯一方法。胃裡裝太多東西以致於撐破,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因為身體會有一系列保護性的反射動作。當胃撐到超過某種程度,比如吃了聖誕節大餐、喝了一大堆啤酒,或是被瑞典醫護人員努力裝滿了水,胃壁的伸張受器會提醒大腦,此時大腦便發出聲明說:「已經吃飽,該停止了。」大約在同時,還會進行「暫時性下食道括約肌鬆弛」,或是打嗝。胃部頂端的括約肌會暫時放鬆、排出氣體,回復到安全及紓解的程度。

有可能需要更嚴格的手段。「很多人吃東西會遠遠超過那個臨界點,包括我自己有時候也會。」研究消化不良的專家瓊斯(Mike Jones)說。他是胃腸專科醫生兼維吉尼亞聯邦大學的醫學教授。「也許他們藉由飲食來紓壓。或者單純就是:『你知道嗎?那個檸檬派實在是好吃到不行。』」身體發出的警告跡象愈來愈明顯:肚子痛、想嘔吐,最後終於發出最後通牒—反胃吐出來。健康的胃在尚未達到臨界點之前,就會趕快把胃清空。

除非有什麼原因讓胃無法清空。以L先生的案例來說,就是鴉片在礙事。在非常非常罕見的情形下,完全清醒的活人的胃也有可能支撐不住。一九二九年,《外科年鑑》曾發表一篇關於胃自發性,也就是在沒有外力因素或潛在弱點的情況下破裂的案例評論。有十四個人不顧身體緊急棄食系統的警告,讓自己吃到沒命。在這些人的胃裡,最危險的東西就是通常最後才吃下去的碳酸氫鈉(小蘇打),亦即發泡錠胃藥的主要成分。小蘇打緩解胃痛有兩種方式:一是中和胃酸,二是產生氣體使下食道括約肌暫時放鬆。(因食物或飲料積極發酵而引起的胃脹氣比較少見。《外科年鑑》的綜合報導中,有一人死因是「充滿酵母的青啤酒」,另兩人的死因則是德國酸菜。)

前不久,邁阿密─戴德郡(Miami-Dade County)兩名醫療檢驗員提出案例報告,有一位三十一歲食慾過盛的心理學家,被發現半裸陳屍於自家廚房地板上,她飽脹的肚子裡裝了超過七.五公升未充分咀嚼的熱狗、花椰菜,以及早餐麥片。醫療檢驗員發現屍體斜靠著櫥櫃,「周圍有各式各樣一大堆的食物、破掉的汽水瓶、一支開罐器和一個空雜貨袋」以及「致命的一擊」:一盒剩下一半的小蘇打。在此案例中,脹得像汽球一樣的胃並沒有破裂,而是把她的橫隔膜往上推擠到肺部,令她窒息而死。

紓解胃漲較安全的方式是喝幾口碳酸飲料,或是吞些空氣。有人會習慣性吞空氣,這在臨床上稱為吞氣症,有些胃腸專科醫生稱這種病人為「打嗝人」。「你看很多打嗝人,」瓊斯說:「他們硬生生大口吞空氣,像是習慣性的神經抽搐。大約有三分之二的打嗝人完全不知道自己會這樣。你看他們在你面前吞空氣,然後還說:『醫生,我一直打嗝,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除了社交上的副作用,習慣性打嗝還會使過多的胃酸濺灑到食道,並把氣體也從胃裡噴出。如果情況太嚴重或太常發生,胃酸便會灼傷食道。現在你又有另一個理由可以去看醫生:胃灼熱。

一九八四年某天的清晨四點,被推進皇家利物浦醫院急診室的這位婦人,肚裡裝了將近三人份的晚餐:兩磅腰子、一又三分之一磅肝臟、半磅牛排、兩個蛋、一磅乳酪、半磅磨菇、兩磅紅蘿蔔、一顆花椰菜、兩大片麵包、十顆桃子、四顆梨子、兩顆蘋果、四根香蕉、兩磅李子、兩磅葡萄,還有兩杯牛奶。總共十九磅(八.六公斤)的食物。雖然她的胃最終還是逃不過破裂的命運,她也因敗血症而死,但英勇的胃好歹也支撐了幾小時。同樣回想另一個貪食者的案例:那個吃太多咀嚼不良的熱狗和青花菜的例子。她死於窒息,事實上胃並沒有破裂。顯然有些胃能裝超過一加侖(三.七公升)。

利物浦那位婦人創下的紀錄,唯一有資格相提並論的是小林尊,他在一場大胃王比賽中吃下十八磅(八公斤)的牛腦,而且是在十五分鐘的時間限制下。假使計時器不響,他應該可以打破十九磅(八.六公斤)的紀錄。大部分比賽的紀錄並不是以食物重量來計算,所以很難知道還有多少人可以達到這種境界。例如,蒙森(Ben Monson)曾吃下六十五份墨西哥小春捲(flautas),但無人知曉那些小春捲到底有多重。我以前從來沒注意flautas和flatus(胃腸脹氣)的拼法竟然如此相近,不過我猜蒙森一定注意到了。

暴食者與職業大胃王都是專業大吃客,他們經常挑戰身體的極限。我有個疑問:這種「吃到最高點」的能力是經由練習而來,或者某些人的胃天生就比較有順應性?

二○○六年,醫學界對此展開研究。梅茲找來一位頗具分量的大胃王亞努斯(Tim Janus,當時在圈內排名第三),以及另一位身高一八八公分、體重九十五公斤的研究對照組,讓兩人在十二分鐘之內盡可能吃下最多的熱狗,梅茲則在過程中觀察他們的胃。利用高密度的鋇劑和螢光透視鏡,梅茲能追蹤熱狗的去向。他原先的理論我倒沒想過:這些食量超大的人,清空胃的時間比一般人來得快。換句話說,他們的胃可能很快把食物從後門丟出,送往小腸,好挪出更多空間。不料,結果卻是完全相反。兩小時後,大胃王的胃只清出所吃食物的四分之一,而對照組食者的胃(較符合一般人的胃),卻已經清空四分之三的食物。

對照組食者在第七份熱狗吃到一半時,告訴梅茲說,要是再吃一口他就要吐了。從螢光透視鏡上看來,他的胃幾乎沒有比一開始大多少。相形之下,大胃王輕鬆吃下三十六份熱狗,甚至還一口吞入兩份。他的胃在螢光透視鏡上看來,變成「極度擴張、充滿食物的皮囊,占據了大部分的上腹部」。他聲稱一點也不痛,也不覺反胃,甚至不覺得飽。

但是問題依然存在:到底是食量大的人天生就有順應性很強的胃,或是胃在他們經年累月拉撐下改變了?他們是一開始就沒有不舒服的感覺,還是習慣性忽視大腦的訊號?對於我們這些普通人來說,這就意指:愈常飲食過量,就會愈來愈飲食過量。

很湊巧,我朋友認識丹馬克(Eric Denmark,美國排名第七的大胃王),所以幫我們安排見面。我問丹馬克,成功的饕客是天生的還是後天塑造成的?似乎兩者皆是。丹馬克記得小時候去麥當勞,他一人就把一盒二十塊炸雞的家庭餐吃光。不過,梅茲根據與大胃王聊天時的印象,認為先天因素勝過後天因素。「這是身體結構的問題,」他告訴我:「他們的胃在休息時並不比常人的大多少,但是它們盡可能鬆弛的能力卻令人難以置信。胃就是一直擴張、擴張、再擴張。」

儘管丹馬克也同意梅茲的說法,認同基因比較重要,但是他認為天生具有彈性的胃只是基礎,只是起步點,要成為專業的話,還需要日常的練習與訓練。「我覺得,」他告訴我:「這和你有多想讓身體超越你從未想過的程度比較有關係。」大胃王參賽者都遵循一種調節飲食法,最便宜且最不會發胖的訓練食材就是水。丹馬克一次能喝下大約兩加侖(約七.五公升)的水。剛開始進入職業生涯時,他連一加侖(約三.七公升)都喝不下。這樣的訓練有部分是心理訓練,除了把胃撐大,灌水也可以讓參賽者適應特別飽脹的感覺

梅茲有個理論,但尚未證實,灌水或許可以用來治療消化不良—有些人一吃東西就會胃痛,儘管他們看起來很健康。二○○七年某研究顯示,和健康、無消化不良症狀的志願對照組相比,消化不良的患者只要喝相當少量的水,就有飽脹感。這些人能否參考職業大胃王的經驗,藉由對胃的調理,逐步訓練讓自己能舒服的吃多一點?「我認為這應該值得一試。」梅茲說。

梅茲對人們少吃幾餐或少吃一點,胃就會萎縮的見解,並不同意。他說,當人們說他們少吃一點之後很容易就飽了,是因為食量變小;而且刺激荷爾蒙及製造酵素的反饋迴路也罷工了。

讓我驚訝的是:胃容量大的人不見得會肥胖。《肥胖外科手術》期刊的研究報告指出,病態肥胖的人和非肥胖對照組的研究對象相比,胃的大小並沒有顯著差異。人的體重取決於荷爾蒙、新陳代謝、熱量消耗及熱量燃燒,而不是胃的容量。更讓人驚訝的是,醫學文獻上找不到任何大胃王胃部破裂的案例報告。繞了一大圈,又回到一開始的L先生和我的原點。大體說來,並不是吃了多少東西會讓你沒命,而是你吃的是什麼。

摘自《大口一吞,然後呢?》

Photo:https://goo.gl/kWeW0N,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