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政府應該管制嗎
財經企管

發表日期

2016.01.29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偉大經濟學家馬夏爾
【關於馬夏爾】現代經濟學之父。1842年生。1861年進入劍橋大學修習西洋古典學與數學,由於成績優異...
定價 300
優惠價 85折,255
$300 85$255
加入購物車

政府應該管制嗎


貧窮的拯救
我們知道,馬夏爾想要將經濟學做為一種認真的研究,原來是為了要瞭解貧窮之所以產生的原因,以及如何減少貧窮。他從他對社會的體察中已經獲知:

「社會與經濟力量正在著手將財富分配朝好的方面改變:它們持續增加力量,同時它們的影響力在大量地累積⋯⋯社會經濟機體比初見時的更為柔弱與複雜,大量因考慮不周而生的變動,可能會造成嚴重的後果。」

他對於人類大眾遭受的苦痛的同情沒有減輕,但是這種情緒卻強烈地受到一種信念的約制,認為採取急烈的手段去改變現存的經濟情勢是不智的。他特別反對社會主義的方策,因為:

「生產工具的集體所有會傷害人類的精力,並阻止經濟進步;除非在採取此種方策之前,全體人民都對公共利益具有無私的熱愛力量,而這在今天是相當罕見的。⋯⋯這也許會在私人與家庭生活中破壞許多最美麗的與最歡樂的部分。何以耐心的經濟學者一般都預期,將經濟社會與政治生活急速強力重新組合的計畫,所能得到的利益很少,而災害則很多,這些是主要原因。」

到了1893年,他還對「拯救年老貧窮者皇家委員會」(Royal Commission of the Aged Poor)這樣宣示:
「過去25年,我致力於貧窮問題的探討,我的工作很少是從事與此無關的研究。」在凱恩斯的心目中,「馬夏爾是太想要將事情做好了。他有一種怪癖,低估與人類幸福,或者與工人階級的境況,或者類似事件沒有直接關係的課題之學術部分,儘管它們間接上可能是非常重要的。他也感到,他若是追求它們,就是沒有使自己為『最崇高』的目的而奮鬥。」
從以上之所述中可知,馬夏爾一生感到最為迫切的問題是貧窮的解救,現在我們可以看看他可望如何能對此提出對策。

政府的任務
雖然馬夏爾認為市場是一個靈敏的工具,一個經濟社會的資源通過它可以有效率地使用,但他也認為它的操作可以改良。為了達到此一目的,公共教育的改進特別重要。因為通過這種工作,社會中的消費者與生產者可以增加他們選擇的合理性,更有理智地去處理他們的日常事務。不但如此,改善經濟教育還可以去除不受管制的市場體系的一項弊病,這就是投機浪潮的興趣而造成經濟的波動。
馬夏爾是一個主張政府對教育加以協助的倡導者,主要的目的是在為貧窮者的孩子創備一個公平的造就機會,他相信在這群孩子中必有相當的數量是具有向上發展之秉賦的。他曾這樣寫道:「對於國家財富的成長造成最大損害的,莫過於讓可能生於所得低級的父母之家的天才,消磨於低級的工作之中。可以誘致物質財富快速增加的變化,莫過於改進我們的教育,特別是針對中級階級而為的政策。我們可以廣泛推行獎學金制度,使一工人聰明的兒子能逐漸從一個學校進到另一個學校,一直等到他能接受當時所能給予的最優的理論與實務的教育。」
關於改進工人階級的生活情況,他曾看到他們的住屋的改善而感到非常欣慰。他在1923年寫道,自從1880年代開始,學校中的運動與遊藝場所已經增加數倍,公園都能經常維持整潔、電車與鐵路已能使許多手藝工人,甚至一般粗工都能於夏季偶爾攜帶其家人往倫敦郊外旅遊。他已憂慮將來恐怕會出現「鮮少見到綠色田野的兒童日益增多」的現象
以上是政府關於教育方面的改進所須肩負的職責。這種工作固然極其重要,但對經濟發展的協助畢竟是間接的。這方面的進展,終究還是有賴於經濟資源的直接調配。他問道,如果社會的生產資源能由收益遞減的生產部門轉移到收益遞增的生產部門,是否可使社會滿足增加呢?這樣從現有的資源總量中可能獲得的產量就可增加了。政府能通過適當的課稅與補貼的方策鼓勵資源的重新配置。不過,他非常慎重地提出,這種方策只有當受補貼部門的擴大的產量所引起滿足之增加,超過了因對其他貨物之高額賦稅徵收在效用上所引起的損失,才能實施。他承認這一標準對於實際事務是難以應用的。
不過,儘管如此,他要求即使連工人中真正最貧窮的階級也要繳納相當的稅,這樣他們仍是「充分自由的公民,對公共財政直接利益攸關」。政府必須保證,「他們對財政的貢獻,大部分應該藉由帝國的與地方的公共基金編列優厚的預算,以間接增進他們的利益」。
在1890年代, 馬夏爾要求諸如私人的慈善團體(Charity Organization Society) 與救貧法(PoorLaw System)合併,此舉等於有意支持普遍年金制度(universal scheme of pension)。(注10)在1909年他寫了一篇文章,主張採納德國辦法,要為英國工人階級的低層份子謀福利,他漸漸地領悟到「老年年金」(old age pension)與社會保險制度是解救財富極端不均的萬應藥膏。
在此可以順便一提的,總合效用的最大化若是公共政策的一個目標,也可以用來支持所得重分配的建議。如果我們可以假設貨幣對於一個貧窮的人的邊際效用要大於一個富有的人,那麼,社會的總合滿足就會因所得的從富有的人轉到貧窮的人的手中的重分配而總合社會滿足增加。馬夏爾而不由而提出任何結論。當他撰寫「經濟騎士道」(economic chivairy)時,他曾提出一種較不系統化的所得重分配可能做法,以供日後研究,這種計畫是要對富有的人課稅,以改善那些仍陷於貧困的人的境遇。
馬夏爾賦予政府在經濟方面的責任相當有限。這不是說他是一位政府在經濟事務上應極端節制的倡導者。例如,他主張如果統計資訊完備的話,「政府應該對受報酬遞減律之支配的貨物課稅,並提出稅收的一部分以補助受報酬遞增律而生產的貨物,這也許甚至有利於社區的發展。」他也承認雖然自由貿易對於推行的國家是有利的,對其他國家則未必能夠同樣享受。
馬夏爾相信政府能將一些經濟活動辦好,主要的是那些有關「交通的設備,水電的輸送」的事務,他說這些活動是數量少而重要的。它們都能「自行推銷」。它們的需要很多,同時多少都已受自然因素而標準化了。不但如此,他還寫道,它們都是滿足基本的需求,都只要在生活習慣與品味方面略加變動就能適應。他相信一般所謂的「不可避免的壟斷」(inevitable monopoly)應該公營。在另一方面,他也承認股份有限公司常常表現出官僚作風。不過他還是認為,商人在商務展望與實務經驗面,一般都要比公務人員優勝。
馬夏爾在1908年寫道,如果政府管制早在一百年前就替代了私有企業,「我們有十足充分的理由相信,現在的製造方法,效率會停留在五十年前,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它們的效率要比當時增加四倍,或者甚至是六倍。」「全國的實質所得總額差不多只有現在的一半。」
雖然馬夏爾有一段時間曾受社會主義思想的吸引,但最後還是考慮到「沒有一種社會主義體制,甚至是其中進步的,似已為高級企業與個人性質的力量作適當的措施予以維護;也無法保證企業工場與其他生產的物質工具的迅速增加,以確保勞工階級的實質所得繼續增加,速度像他們最近過去這樣快,甚至假定全國的全部所得能由全民平均享受。」他相信貧窮問題是人類向前進步的唯一的短暫的罪惡。實際上,他認為只要透過更多的機械化,甚至連「人類中更謙恭的階級」,景況都可得改善,因為他們會有機械的奴隸去做原來支配他們生活的例行工作。這樣他們就可得到更多的休假,若再輔以改善的教育,他們同時亦可獲得品質高超的工作。

馬夏爾認為,人力與物質資源應交給一個基本上是私有的企業經濟制度,因為「官僚方法的壓力不但會侵犯物質財富的源泉,而且還會傷害人類天性中許多高級的品質,它們的加強應該是社會致力實踐的主要目標。」

摘自偉大經濟學家馬夏爾

數位編輯整理:林彥傑

Photo:Thomas Tolkien,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