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醫生該如何拿捏病人隱私保密的界線?
健康生活

發表日期

2015.06.05
收藏文章 0

醫生該如何拿捏病人隱私保密的界線?


我碰到和警方辦案有關的病人裡,有一個是二十多歲的男性,他入院時右手指關節處有一道撕裂傷。他告訴我說他跌倒了,但他的傷勢並不符合那種意外。我懷疑他和人打架,意思就是他可能是被別人的牙齒狠狠咬傷。

「你需要把事情經過告訴我,」我說:「如果那個傷來自某人的牙齒,然後他嘴裡的病菌進入你手裡,有可能造成嚴重的感染,可能損毀關節和肌腱。那種傷需要灌洗,甚至得進手術房做檢查。」

「這樣說吧,你該怎麼做就怎麼做,以防萬一,姑且假設真有這麼一場打鬥,」他說。

就在這位病人到院的同時,另一個年輕人也因鼻樑和幾顆牙齒斷裂而入院。他告訴檢傷護理師,他的嘴挨了拳頭,他要提出告訴。另外,他還說他看到揍他的人進了急診室, 而他也打電話報警了。

不久兩名警察趕到,他們一聽說行兇的嫌疑犯可能在另一個診間,他們就開始施壓負責的護理師,要她告訴他們那人在哪裡。但是護理師拒絕證實那名據稱的嫌疑犯真的在這裡。場面緊張起來。我連忙挺身而出,幫護理師撐腰。警員顯然想要嚇她,甚至威脅要以妨礙司法公正的罪名來指控她。

就某方面來說,身為急診室的醫師和護理師,我們接受的訓練是盡量幫助人。如果病人看起來需要醫療協助或是顯得很痛苦,我們就會主動的盡可能幫助他們。當警察想探聽消息時,有一種本能會告訴我們,應該合作,告訴他們想知道的事,畢竟他們也在幫我們、幫整個社會。我沒法告訴你,這些年來到底有多少次我們必須報警,請他們來控制突然抓狂的病人。而且每次看到由警員戒護著爛醉的病人到急診室縫線,然後馬上以攻擊罪將他逮捕帶走,我們有多欣慰。

對於位在鄉間的急診室,急診人員和執法人員之間,互利共生的關係甚至更強烈。當我在小型醫院工作的年代,夜間的醫院裡只剩下最基本的保全人員。如果有病人突然暴力相向,急診人員就會呼叫安大略省警局的地方分局,來幫忙控制病人。因此警方和急診室人員之間發展出一種溫馨的關係。有時候,你會看到急診護理師邀請警察和醫師,一同享用宵夜點心。而且我也聽說過,警察會帶著甜甜圈到急診室來。

再來,就是警察對大眾〈不只限於急診室醫護人員〉所展現的權威形象。我們在開車時,警察有權力叫我們停靠路邊,拿出駕照、車子保險單給他們檢查。因此,當你面對警察詢問某病人的資訊時,誰敢說上述那種受威嚇的感覺不會混雜在裡頭。

但在另一方面,我們又有保護病人隱私的責任,這是一項在我寫下這段文字時,沉重懸在心頭的原則。不令人意外,許多急診室醫護人員在面對警官詢問病人資料時,會覺得有些緊張。你在值班專心照護病人時,心裡要記得遵守所有保護隱私的規則,並不容易。如果你告訴警方他們想要的資料,事後你會不會挨病人告,或是被控以失職罪?除了挨告之外,如果你一遇到壓力,就像一隻受驚嚇的鸚鵡般嘎嘎叫,但事實上你根本無須吐實,病人又會怎麼看你呢?

我趕緊站到護理師和警察之間,因為我察覺到,當時正是規則介於黑白之間的灰色地帶的時刻。不過,我主要的目的是支持我的護理同事。我向警方證實那位人士在急診室,但是我認同護理師的做法,不揭露病人的資訊。我告訴警察,他們不能在病人接受治療的時候去問話,但是歡迎他們等待那人治療完畢後,去找他談話。

我不希望各位以為我們在碰到病人隱私的議題時,總是這麼有為有守。醫療專業人員也是人,一樣喜歡東家長西家短。而天底下再沒有比病人的醫療祕密,更令人津津樂道的事了,尤其是名人。

自封「流行音樂之王」的麥可.傑克森,在二○○九年六月二十五日,洛杉磯時間下午兩點二十六分,於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醫學中心因心跳停止,宣告死亡。當天下午兩點四十四分,短短十八分鐘後,美國娛樂八卦網站TMZ就發布了這個消息。這個網站被稱為該世代的「名人獨家新聞搶先報」。這個消息的第三則短文也發布在TMZ,內容如下:「有消息來源告訴我們,傑克森在救護員抵達時已經死亡。加大洛杉磯分校的一名心臟專家告訴TMZ,傑克森死於心跳停止。」在接續兩則短訊後,下一則寫道:「院內有消息來源告訴我們,傑克森送院後『場面紊亂不堪』。這位歌手身邊的人尖叫著『你們一定要把他救活!你們一定要把他救活!』」

我能告訴各位,每當有人〈不論有名或無名〉因心跳停止而送進急救室,門馬上會關上,簾子會拉起來,急診室的醫師團隊、護理師、麻醉師、心臟專科醫師以及呼吸治療師會立即開始工作。除了希望留在現場的家人之外,閒雜人等是一律不准待在急救室裡的。

這裡的重點在於,TMZ之所以能夠發布麥可.傑克森的死訊,是因為一名負有保密責任的醫療專業人員違背誓言。我認為這種違背是錯的,不管是誰走漏消息,都應該面對加州醫療監督團體的指責。

重點是,我們受訓練成要做正確的事,而且我們也想要做正確的事,但有時候就是會不小心犯錯。我告訴警察,他們要找的嫌疑犯確實在急診室。因為我認為這樣說是對的。我相信,「必須保持緘默」是造成醫療專業人士習慣壓抑感情的原因之一。在我看來,我們這一行的專業文化,鼓勵而且經常強迫我們對眾多事務保持緘默,導致極高比例的醫師、護理師和其他醫療專業人士最後心力交瘁。

醫療保密規定,以及其他監督條例,毫無疑問,是我們執行業務的道德框架下一個很基本的部分。但它也並非是絕對的標準。常識以及醫護人員的情緒健康,也應該成為我們是否分享特定資訊的依據。有時候,我們需要討論我們所看以及所做的。一味壓抑情感,不讓情緒起伏,並不健康。但是保持緘默和自制,確實仍然是醫療專業人員該有的工作態度。在我想,應該能找出一種方式,讓我們既能尊重病人的隱私和遵守保密規定,同時也容許我們宣洩和處理需要一吐為快的心事。

摘自《夜班急診室》

Photo:https://goo.gl/vQJ8rf, CC Licensed.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