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對習近平的第一手觀察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6.01.30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把脈中國
現任路透社北亞首席記者林洸耀,爬梳三十餘年記者生涯點滴,從各方角度觀察中國與現任領導人習近平的一舉一...
定價 420
優惠價 85折,357
$420 85$357
書到通知我

對習近平的第一手觀察


台灣,統戰還是內戰?

毛澤東一九三七年在〈國共合作成立後的迫切任務〉一文中,第一次提出「抗日民族統一戰線」一詞。「統戰」一詞,人們似乎認為是共產黨的發明,但統戰之意,卻古已有之。

在中國古代,「統戰」是皇帝和朝廷的手段,等同於「招安」或「懷柔」,是「攻心為上,攻城為下」的策略,也是攘外安內、收編綠林好漢的謀略。在現代中國,統戰也許能夠被理解為高級「公關」,而對台灣如何「統戰」,塑造自己的形象,就是中共統一大業的最大挑戰。

在台灣,「統戰」則是讓人心生反感而尤須戒備的貶義詞。但其實,統戰可以化敵為友,化干戈為玉帛,可以產生英雄惺惺相惜的效果,因此是一門真正的政治藝術。統戰,從某種角度可以理解為盡可能團結朋友,甚至團結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所以,被統戰比不被統戰好,這意味著你至少不被當局視為主要敵人,是可以爭取的對象;如果不被統戰,就意味著你要嘛是主要敵人,要嘛已經毫無價值了。

今天在我看來,台灣被統戰,總比內戰好。

 

兩岸關係演變

一九四九年,蔣介石兵敗大陸,被共產黨打得逃往台灣。一九五○年韓戰爆發,美國第七艦隊進入台灣海峽,就此阻斷中共「解放」台灣的可能,而後國民黨的「反攻大陸」也未能實現。從法理上而言,時至今日,海峽兩岸仍未簽訂任何哪怕是類似於朝韓雙方停戰協定那樣的文件,所以就理論上講,國共雙方的內戰仍未終止。一九五八年中共炮擊金門六十四天,還有一九九○年代中期發生的台海危機,更是在提醒世人北京並未放棄對台動武的權力。

一九八○年代,一家美國雜誌把台灣比作「有實無名」的私生子:你不能否認他的存在,卻給不了他一個合適的名分。今天如果說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華民國是兄弟關係,中華民國就是瘦小的哥哥,中華人民共和國則是高大的弟弟。弟弟希望哥哥回家,但光是拳頭的威逼是了無益處的。

如果把兩岸比作父子關係,按年紀說來,一九一二年成立的中華民國為父,一九四九年建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為子,則是長大成人的兒子在逼爸爸聽話。

若把中國大陸與台灣兩者比作夫妻關係,那麼這段婚姻就是出身貧寒的窮小子娶了千金小姐,雙方在分居一甲子之後,中國大陸這個已成暴發戶的男方,在沒有送玫瑰花、送鑽戒的情況下要強行再次行房,台灣自然不願意。

一九九六年的台海危機中,江澤民在台灣海峽試射導彈,朱鎔基則在二○○○年的記者會上甩著手指警告對台獨動武,這些強硬表態不僅沒有嚇倒台灣人,還在台灣人心中留下難以磨滅的惡劣印象,台灣對北京印象自然更差了。

我的忘年交之一,中國社科院台灣研究所研究員周青聽到我的這些比喻後,曾惶恐地搖擺著手說「不合適,不合適。」周青原籍台灣,在一九四七年「二二八」事件後逃往大陸。這些比喻的確政治上不正確,但我始終認為它們生動形象地描繪了兩岸關係中的一些微妙之處。

蔣介石的政策是反攻大陸,毛澤東追求的是解放台灣;蔣經國時代變成光復大陸,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鄧小平則提出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李登輝、陳水扁搞的是去中國化,江澤民則是一味文攻武嚇;馬英九堅持不統、不獨、不武,胡錦濤是防獨,習近平則應會促統。但我認為,以促成統一為己任的習近平,必須給台灣一個合適的名分以及足夠的尊重。

 

台灣地位如何定義?

當年民進黨主席黃信介曾說,台獨可以做卻不能說。因為據當年台灣法律規定,主張台獨會被視作叛亂而判刑入獄。但今天面對民族主義高漲的中共,在承認中華民國的問題上又何嘗不是如此?在關於促統的談判中,習近平必須先解決的是台灣身分定位的問題:是中華民國,或是台灣,還是其他名字?

台灣已經廢除「國統會」與「國統綱領」,等同於放棄統一大陸,同時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可是中國大陸卻堅持「一個中國」,而不承認中華民國。兩岸談判此前一直通過海基會和海協會進行,但這類半官方的「白手套」,在級別上其實無法進行真正的「和平談判」。共產黨與國民黨的黨際接觸,也不能與兩岸當局的談判對等,畢竟國民黨無法代表台灣。

可喜的是,中國大陸國台辦主任張志軍與台灣陸委會前主委王郁琦,已於二○一四年在南京舉行了正式會面,這其實已等同於不否認台灣政府的治權,但仍不承認台灣的主權,最終若要達成和平協定,結束戰爭狀態,雙方仍要突破諸多局限。習近平與馬英九在二○一五年十一月以「兩岸領導人」身分實現歷史性的會面,雙方實際上已經確認「互不承認主權,互不否認治權」的共同政治基礎。

在此之前,北京已經將一個外交部副部長任命為國台辦主任,相當於間接承認對台事務的外交屬性,以及中華民國本身的地位。

儘管「一國兩府」的安排已被北京拒絕,但於我看來這並無不妥。蔣介石統治中國大陸時,國民政府不就是與當時的中華蘇維埃政府,以及之後的延安邊區政府共存嗎?

二○○八年,原中國國務院副總理陸定一之子陸德在接受我的採訪時就提出,他已建議中央將對台政策從「一國兩制」,改為「聯邦」或「邦聯」,因為「一國兩府」是一個事實,這一政策轉變能從法理上賦予台灣更多自主權,這是促成兩岸統一付出的最小代價。

 

一個中國?兩個中國?一中一台?

中國大陸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於二○○五年通過「反分裂法」,這部法律的意圖在於確保未來如果出現弱勢的總書記或國家領導人,在台灣宣布獨立時,他也擁有開戰的壓力和權力。在這樣的情況下,誰會贏得二○一六年的台灣選舉,是否會進行獨立公投、變更國號,就變得更加關鍵。

如果台灣再次政黨輪替,民進黨重新上台執政,繼續推行「去中國化」,不願和北京打交道,那麼以習近平的個性,絕不會坐視不管。習近平在二○一三年參加印尼亞太經合會領導人峰會,會見台灣前副總統董事長蕭萬長時就提到,兩岸分歧要逐步解決,不能總是一代一代傳下去。目前看來,中國大陸方面的舉措在於加大台灣對其經濟的依賴,以切斷貿易為籌碼阻嚇台獨勢力。

一九五○年至一九七一年,兩岸好比在下象棋,這一局叫「一個中國」,而中華民國是占上風的,因為它占據著中國在聯合國的席位,有著國際社會的認可。但在一九七一年之後,中華人民共和國終於取代中華民國加入聯合國,台灣卻想掀翻桌子換一盤西洋棋,叫「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中國大陸自然不願意,也不會答應。

但就像星雲大師所說,在這場對弈裡台灣必須要有政治智慧,而北京則要保持氣度與耐心,畢竟任何軍事衝突後果都不堪設想。缺乏互信的兩岸,還是需要儘早將經濟談判上升到政治談判。

我當然明白台灣人對中國大陸政治體制的反感。在輿論界一直流傳著「兩個凡是」的思維:即「凡是美國說的做的都是好的」,以及「凡是中國大陸說的做的都是不好的」。但我始終認為,不管是資本主義或共產主義,民主與專制,本身都各有利弊。美國和台灣的選舉實際上是「表演政治」。而中國則是真正的選拔菁英,雖然專制,但卻屬於有效的專制制度。

很多人都不允許別人說共產黨半句好話,好像說好話就萬箭穿心,但我願意實事求是,有什麼說什麼。我不相信絕對標準和雙重標準。

我認為國際輿論對中國的制度有很多偏頗的理解和誇大的表述,如菲律賓總統艾奎諾把中國與納粹德國劃上等號;沈大偉和章家敦等學者則一直鼓吹「中國崩潰論」;日本《產經新聞》中國特派員矢板明夫說習近平是中國最弱勢的領導人;李登輝則說習近平想成為毛澤東等等。但一直批評中國駭客攻擊、人權劣跡的美國,自己不也深陷史諾登和關塔那摩事件等醜聞?

雖然我的朋友劉曉波被羈押,但我並不認為中國大陸有限的自由只有負面意義。為什麼一個有十三億人口的國家能夠穩定?控制輿論除了「和諧」一些政治上的異見,也遮蔽了一些可能氾濫的極端情緒,如過激的反日言論、對少數民族和宗教的侮辱等等。而過去十年裡網路媒體的發展,也極大程度地擴充了中國人的輿論與議政自由,並非全盤限制。

 

普世價值才是民心所向

當然,中共必須著手應對自己的形象問題,其沿襲至今的不透明和粗暴的施政方式,讓中國政府在國際輿論中可信度很低,在西藏、新疆等問題上,往往是說真話也沒人相信。

北京必須明白,在經濟全球化的今天,各個國家都認可「普世價值」,中國不承認的話,就注定顯得格格不入。我承認擁有言論、結社與新聞自由是很重要的。從來沒有一個政府敢對其人民說「你不配擁有自由」,中國也不應開這個頭。

美國一直在對外輸出民主,但中國自己的發展模式—更加重視穩定和發展,老百姓更關注賺錢,政治上交由政府包辦的「中國模式」—目前似乎仍無法出口。中國若能成功複製這套模式出口,能推出與「華盛頓共識」對立的「北京共識」,讓老百姓在有限的自由下享有繁榮,這將會是對美式民主的最大挑戰。

中國大陸也知道,自己的制度是香港及台灣無法接受的,所以才提出「一國兩制」的做法。但正如台灣前行政院院長謝長廷所說,假如中國大陸的制度真的比較優越,應該是「一國一制」,即共同支持一個「民主制度」,而且台灣最希望的是你別來管我,讓我過我自己的生活。

統一台灣對於習近平的中國夢來說,是不可或缺的一塊拼圖,中國國內的民族主義情緒,也不允許其對台獨放任自流。台灣二○一六年的大選,不管最終誰能上台,中國大陸能否讓台灣維持現狀,會不會與台灣簽訂和平協定,都取決於新任台灣領導人是否願意與中國大陸共舞,這個基礎就是「九二共識」。

中國大陸已把「一個中國」的定義退讓到「兩岸同屬一個中國」,且儘量不提「一個中國」,而是提「九二共識」,這是不想傷害台灣人民感情和自尊心的最大善意。台灣應該在自己有籌碼時談出最好的條件,而不是坐視談判籌碼在中國崛起的過程中慢慢流失,以至於最後與十三億人硬碰硬。毋庸置疑的是,如果兩岸交惡,台灣經濟的沉淪和外交的孤立,將是可遇見的現實前景。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