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一廂情願的幸福
文學小說

發表日期

2016.03.04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何不認真來悲傷
郭強生最動人的記憶書寫關於父、母、兄、情人、自己……面對過往的幸福,對我而言,遠比回憶悲傷還更需要勇...
定價 300
優惠價 79折,237
$300 79$237
加入購物車

一廂情願的幸福


「所有幸福的家庭都長得相似,但不幸福的家庭卻都各有各的樣。」
這是托爾斯泰《安娜卡列妮娜》的開場語。托翁用「長得相似」是神來之筆,我一直懷疑這是文豪的反話,諷刺世人所謂的幸福有固定模式。

幸福這字眼太抽象了,所以才讓人類擺脫不了羨慕與忌妒,總有不滿與猜疑。就連對成功的定義,我們都對年輕人宣導它多元的標準了,但對於家庭,目前為止絕大多數人還是認為,「一定要幸福」是家庭存在的終極理由。

世界上有哪些事是想成功就一定會如願呢?對於家庭這檔事,我們卻能夠非常堅定地一廂情願下去。可不可以說,成家是為了學習人與人相處的進階挑戰?家庭除了保護與養育以外,提供更多的是對人性的觀察與理解呢?

只要講到家,從小我們接觸到的都是感情化的字眼。愛。溫暖。幸福。安全感。難道家人之間只需靠感情,而不必用到理性判斷與客觀智慧?不,學校社會都不會跟我們說這樣的實話。無怪乎,到最後「幸福家庭」都只有一個樣子。

如果我們太熱中於相信家庭是為了幸福而存在,幾乎是神聖化了家庭的功能,恐怕我們就永遠只能在社會悲劇發生後,急忙找出一隻代罪羔羊。

專業的心理醫生,也只能由你的轉述中推斷。你說你悲傷,你說你憤怒,語言也在無形中導引或限制了你的理解,也許你真正的情緒是恐懼?

我在三十歲時也看過兩年的心理醫師,人在紐約,用的是英語,反而助我跳開了從小教養所帶來的反射性描述。即便是靠文字吃飯的我,至今卻仍在摸索著,要用什麼文字去描述,我的家庭。畢竟,極度的悲慘與人人稱羨的幸福都是少數,說不出口的缺憾與選擇性的遺忘,才是大多數人成長的過程。

摘自《何不認真來悲傷》

數位編輯整理:陳怡琳,邱千瑜
Photo:Party Lin,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