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最好吃的玫瑰,世界冠軍麵包裡飄香
心理勵志

發表日期

2016.03.08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有種美味叫志氣
淑慧為了圓自小的農夫夢,從城市走入鄉間,投入有機紅棗的栽種,並推動手工鹽滷豆腐,因而牽起一段台灣黃豆...
定價 330
優惠價 85折,281
$330 85$281
加入購物車

最好吃的玫瑰,世界冠軍麵包裡飄香


逸萍是個奇特的女子,總是一臉笑容、一派輕鬆,卻有股讓旁人不由自主臣服的魄力和不顧一切的叛逆。她家三代在內埔務農,阿公曾說:「要種,就要種能吃的東西,因為人不管怎樣都要吃。」就是這句話,埋下她想種能吃的花的想法。

逸萍的父親曾以使用化學肥料的吉園圃栽種方式,嘗試種植食用玫瑰花,後因生產過剩、賣不到好價而停止。一聽逸萍要「重操舊業」,還要以有機的方式種植,極力反對,「花的蟲最多,用藥都很難種得起來,何況完全不用藥。」逸萍的父親認為完全沒有務農經驗的女兒在「找死」。

不過,最後之所以選擇不用藥的自然栽種法,思廣透露,其實是「沒有錢買農藥」。
「那時我們買完設備、機具後,口袋只剩兩千元,但園裡的玫瑰葉長了蟲,問題很嚴重,當時我們還沒和這些蟲子混熟、全都不認識,只好摘下有蟲的葉子去農藥行問:『要用什麼藥除這個蟲?』」沒想到,農藥行竟然一口氣拿出一整排的藥罐,總共要一萬多元。「不要說我們買不起,看到那一排藥罐也把我們嚇死了,光是一種蟲就要用那麼多藥,那種出來的玫瑰怎麼可能還能吃?」思廣回想當時被驚嚇的過程。

這讓他們倆堅定了「絕不施藥」的理念,乖乖去農業改良場上課,認真學習怎麼用最自然的方式除蟲、施肥。思廣翻著兩大本記錄各式蟲子的照片集,有的五顏六色像穿了小丑裝、有的誇張得像披了長毛大衣..,「每拍到一種新的蟲,就拿著照片去問農改場的專家。」思廣說。

同時,他們從育苗場買了兩百多種玫瑰,一朵一朵「試吃」,像「星光大道」的海選一樣,篩檢出「最好吃」的來。「紫色很苦、黃色很澀,紅色口感最好;小蕊紅玫瑰的比大蕊的香、脆、嫩又不澀,最適合做食用花卉。」神農嚐百草,小倆口則試吃百花,每款、每色都「細細品嚐」,最後篩檢出口感最好、氣味最芬芳的一款來,研發食用的乾燥花瓣和果醬。

但這種「沒效率」的方式讓大半輩子務農的逸萍父母看不過去。為了「暗中協助」這對傻氣的新手,逸萍的爸爸有時想趁她和思廣都在忙的時候,偷偷去幫他們的園子「洗藥」(噴農藥)和施肥;有次行跡敗露,逸萍回家看到水桶裡盛著疑似加了農藥的「藍色的水」,脾氣一上來,她劈頭就問:「你偷偷幫我洗藥?」老爸先是心虛說:「嘸呀,天冷水才變成藍藍的。」逸萍竟鄭重警告:「你以後不要踏進我的園子裡。」這下可惹惱了老爸,氣不過好心還被女兒當賊,撂下一句:「我是你老爸!」父女倆從此冷戰,長達兩年沒說過一句話。其實,父女哪有隔夜仇。「我當時一開口就後悔了,只是我和爸爸都愛面子,沒人先低頭。」逸萍說。

不只老爸偷洗藥。逸萍的老媽也常來偷除草。經過農改場的相關課程,逸萍和思廣知道,花園裡雜草是需要管理的,不一定都要除光光,有些草可以幫助土地增加飽水度。但老人家傳統的觀念是,雜草不除掉,會搶土裡的養分,花兒都長不大了。

「有時看到逸萍媽媽的摩拖車停在家門口,我們兩個就會直衝花園,往往不出所料,花園的雜草被拔得一根不剩,光禿一片。」思廣笑著說。

玫瑰花床空歡喜

經歷頭兩、三年和蟲子及雜草奮戰,第四年,逸萍和思廣的花園裡,終於開出了一整片火紅嬌豔的玫瑰,兩人興奮不已。「那時興高采烈地把新鮮的花瓣鋪在床上,真像電影般浪漫,但是,沒能開心太久,又被打回原型,因為有了花卻賣不出去啊!」逸萍說。

正對著滿屋子香甜的玫瑰花發愁時,貴人出現了。「玫開四度」附近有家松園民宿,老闆彭玉和一直期望年輕人返鄉活化農村,好不容易回來了兩個憨呆,彭玉和擔心他們「跑掉了」,鼓勵他們把玫瑰花烘乾,又幫忙找了南投知名的杜康行替他們釀製成有機玫瑰醋,再自掏腰包購來送給民宿的VIP房客。

但把新鮮玫瑰製成乾燥花瓣,需要專業烘乾機,一問之下,才知道一台機器要價六萬五千元,外加九個網架九千元,共七萬四千元。「可是我一刷存摺,戶頭只剩四萬元。」逸萍發揮她獨特的說服力不斷懇求老闆:「我真的只有四萬元。」

七萬四千元的設備,一開口就要求降價到四萬元。機械廠的老闆覺得遇到不可理喻的奧客,直接說:「不可能!」但沒機器,花就賣不出去,逸萍每天照三餐打電話哀求:「老闆,要不然我的存摺給你看呀!」拗不過這個史上最牛的客戶,烘乾機的老闆真的半買半相送。這台機器,終於讓逸萍和思廣有了「生財器具」。

不過,玫瑰花製成乾燥花瓣後,也沒有立即變成「鈔票」。
思廣和逸萍起初信心滿滿,開輛小破車,載著滿車充滿香氣的花瓣到各地擺攤。一次在台北「希望廣場」擺攤時,一個老太太以全場都聽得見的音量大聲嚷著:「夭壽、失德,花要噴多少藥,你們竟然敢拿來賣給人吃!」他們來不及解釋,老太太掉頭就走。當天他們一筆生意也沒做成,差點連飯錢和住宿費都付不出來。

農政人員同情他們的遭遇,介紹他們去台中合樸農學巿集擺攤,只要是被認定為「友善栽種」的農友,都可以參加。這讓逸萍和思廣找到了「安身立命」的家,第一次獲得認同、遇上同好;他們認真開發新產品、花醬、精油、花露等,「埔里有人在種無毒的食用玫塊」的訊息,慢慢在業界傳開。

反覆實驗研發花醬

乾燥玫瑰花瓣讓「玫開四度」打開知名度,雖然沒有獲得有機認證資格,但許多重商譽的食品業者和五星級餐廳實地前往探訪及了解他們栽種的方式和環境後,比看到證書還放心。

二○一○年,吳寶春準備角逐法國世界麵包大賽新增的大師賽個人獎時,苦尋能代表台灣特色的食材,在食材達人徐仲牽線下,來到了逸萍和思廣的花園,相中了那令他驚豔的台灣本土玫塊香,讓「玫開四度」的玫瑰也成了「台灣之光」。

摘自《有種美味叫志氣》

數位編輯整理:丁希如,邱千瑜
Photo:mrhayata, CC Licensed.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