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化療,就像買彩券?
健康生活

發表日期

2016.03.08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抗癌,為了好好活
面對癌症,除了當一個樂觀的鬥士,也必須學習如何傾聽身體的聲音,擺脫執著,用最好的方式享受人生。化療固...
定價 320
優惠價 85折,272
$320 85$272
書到通知我

化療,就像買彩券?


化療的首要目的,是讓癌症的復發、進行、轉移,停止在某個階段,使壽命延長到某個程度。因此,一定有所謂的「停用時機」。化療絕對不是以完全治癒為目標。針對這一點,病患與醫師通常有不同的認知。病患很容易覺得,只要接受化療應該就可以治癒,如果痊癒,接受痛苦的副作用也心甘情願。 我認為應該是「化療」(anti-cancer drug,抗癌藥物)這個名稱,讓患者產生錯誤印象。任誰都會以為,抗癌,指的就是能完全消滅癌症。但所謂的化療,其實是延續性命的藥。

化療該持續到什麼時候?雖然不同的患者和醫師各有不同的答案,但最接近正確解答的是「要視患者的氣力和體力而定」。

並非沒有痊癒的可能 

現實中,確實也有人在使用化療後,病情戲劇性好轉。這比例約莫是千人中有一人,不,應該更低才是。我至今看過好幾個人,因為手術和化療,在將近十年的時間內,保持著真的只能說是奇蹟的健康狀態。也曾遇過,我覺得已經來日無多的患者,全身癌細胞竟像變戲法般消失了。 

葛城女士,六十多歲因為身體不適來看診時,已是無力回天的肺癌末期。癌細胞轉移至全身骨頭,去大醫院檢查後,醫師宣告她只剩兩個月壽命,已經無法再做手術等治療,建議她去安寧機構。肺癌特別容易發生骨轉移,部分從肺部剝落的癌細胞,會順著血液去激化促進骨頭新陳代謝的破骨細胞,然後,癌細胞就這樣進入肋骨、胸椎,以及骨盤、腰椎,從內側破壞骨頭。在這種狀況下,只能使用放射線治療或止痛劑等來舒緩疼痛,但這麼做又會使骨質變脆,造成骨折。 醫師宣告葛城女士來日不多的那年,是二○○二年—這一年,也是日本癌症治療史上令人難忘的一年。這年發生了什麼事?日本早於世界其他各國,許可肺癌治療的標靶藥物「艾瑞莎膜衣錠」(Iressa®,學名為Gefitinib)。從許可到適用於保險只有半年時間,這在當時也是特例中的特例。對癌症舉手投降的葛城女士,就在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情下,嘗試了當時幾乎還沒有日本人試過的艾瑞莎。

之後,不過短短半年,就陸續有人因為艾瑞莎的副作用間質性肺炎而死亡。但是,葛城女士在使用這「大有問題」的艾瑞莎膜衣錠後,影像檢查的結果卻是,她全身的骨轉移完全消失了。 宛如作夢一般,這位住在尼崎、只剩兩個月壽命的婦女,一次就中了超級夢幻彩券大獎。

我並不是要否定艾瑞莎有副作用,那是不能輕忽的重大課題。不過,有葛城太太這樣的患者存在,也是事實。她恢復健康後,積極出席癌症患者聚會等活動,並發表演講。我也去聽了好幾次。在講台上,她總是這麼對患者說: 「即使醫師說你沒救了,也不能放棄希望。」 的確是很平凡的台詞,但身在會場一隅的我卻很感動。

「以化療讓癌症消失」也是醫師的夢幻彩券?!

我知道另外還有好幾個患者,也中了這樣的夢幻彩券大獎。 但是,如果要我說出這些人的共通點,我卻連一個也找不出來,硬要說的話,我只想得到,他們都是幸運兒。沒錯,化療就像彩券一般。雖然這說法很輕率,但的確是不知道誰會中獎,正因為難以預料,所以才會去買。有些醫師會嗤之以鼻的認為「化療是劇毒,只會惡作劇般剝奪患者的生活品質。那種東西,是藥廠為了賺錢設下的陷阱,根本不必去試,不必理會」。抱持這種論點的醫師,不是剝奪了患者「購買彩券的權利」嗎? 我認為,醫師該做的事,不是剝奪患者「購買彩券的權利」,而是要誠懇仔細的說明「購買這種彩券,須承擔什麼風險」。

基本上,大醫院的專科醫師面對各種癌症患者,都會很想嘗試化療。這並非因為他們接受藥廠招待,或是想拿研究費等這類現實的理由,而是因為醫師比患者更想「試試買彩券的手氣」。如果彩券中大獎,他們就能陶醉於一時的快感中:「我治好了所謂絕對治不好的病人,怎麼樣,很厲害吧!」以化療治癒病人,與其說是創造奇蹟的名醫,以某個層面來說,或許只能說是偶然賭贏而已。 很久以前,某個專精化療的前輩曾經這麼跟我說:「化療確實經常過度剝奪患者的體力,不過,偶爾也會發揮高度效果。」直到現在,我都忘不了這番話。也許,依賴化療的人,不是病患,而是醫師。

摘自《抗癌,為了好好活》

數位編輯整理:丁希如,邱千瑜
Photo:Susanne Nilsson,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