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南非獵遊,遇到獅子怎麼辦?
生活風格.藝術設計

發表日期

2016.03.11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那些旅行中的閃閃時光
透過文字書寫與細筆描繪,旅途中的一人、一事、一景、一物,皆色彩鮮活的靈現在眼前。原來,看似淡然的細微...
定價 320
優惠價 85折,272
$320 85$272
書到通知我

南非獵遊,遇到獅子怎麼辦?


即使是南半球的冬天,一個多小時前,熾烈的陽光仍穿透午後南非莽原上近攝氏三十度的灼熱空氣,毫不留情的烙在我的鼻尖和手臂上。我們搭乘敞篷吉普車,一路顛簸著追隨一隻飢餓的花豹,甚至為她離開了道路,輾過灌木叢並闖進乾季枯涸的河道。

三十分鐘過去,這個霸氣的姑娘並沒有如願一啖她垂涎多時的小石羚,我們也沒有機會親眼目睹,這個大自然中最天經地義的殘酷獵食畫面。不過隨著橘紅的太陽逐漸隱身於遠方的地平線下,氣溫卻如同以分鐘為單位的速度急遽下降。夜色才剛掩至,溫度就由於車速所形成的「風寒效應」降到了個位數;短短的三十分鐘內,我們從下午出發時的T恤夏裝,換成了去北海道的滑雪裝備。原來,地理課本描述中的「朝穿皮襖午穿紗」,就是這等滋味。

坐在車頭前的「追蹤者」(Tracker)路易,拿起了探照燈左右掃視,繼續在灌木叢中搜尋動物的蹤跡。路易忽然指著路邊,示意開車的「巡狩員」(Ranger)約瑟夫停車。只見約瑟夫下車後,在路邊的草叢中翻半天,竟然找出一隻二十公分長的變色龍!令人難以置信的神奇眼力,讓我老公堅持了兩天:那隻變色龍一定是他倆事先綁在那兒的!

下午路易指著至少兩公里外的一堆大石頭說: Buffalo!我那不信邪的老公,用高倍望遠鏡找了好久才確認,石頭前那像原子筆尖大的「可疑」黑點,真的是一隻野牛。

其實所有追蹤者,都有一套自己追尋動物的方式。他們不但用眼睛看、用手摸,也用耳朵聽和鼻子聞,不過最基本的原則就是「凡走過必留下痕跡」。辨識各種動物的足跡是與野生動物共同生活必備的能力,因此追蹤者都是由五感靈敏的黑人原住民擔任。

有十六年豐富經驗約瑟夫,認識住在這裡的每一隻獅子、犀牛和大象;他可以指著一隻花豹的傷口告訴你牠昨天的光榮戰績。我們也喜歡聽他解說野生動物的習性;他告訴我們,大象如果躺著睡會壓傷自己的肺,所以常常可以看到大象斜倚著蟻丘打盹。還有,以前的象牙獵人為了掩蓋身上的氣味以接近大象,會用大象的便便裹滿全身。

入夜後,約瑟夫選了一處曠野停車,搬出野餐桌並鋪上白桌巾,讓我們在遠方約四百頭野牛群的注視下享用紅酒、熱可可和點心。我們一家子一吃完就緊張兮兮的爬回吉普車上,站在車外的約瑟夫一邊收桌子,一邊非常嚴肅的問我們:「這個時候如果有獅子攻擊我,你們該怎們做?」

正當他這一群「高徒」面面相覷、不知如何回答時,約瑟夫和路易竟同時笑著大喊:「趕快把相機拿出來拍啊!」

摘自《那些旅行中的閃閃時光》

數位編輯整理:盧宜穗,邱千瑜
Photo:梁旅珠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