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換了位置要換腦袋嗎?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6.03.20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超越島國思維
島國獨立路艱辛一九五○年代的新加坡,學運、工運、暴動不斷。動亂愈多,工潮愈多,人民的不滿愈多,社會愈...
定價 500
優惠價 85折,425
$500 85$425
加入購物車

換了位置要換腦袋嗎?


李光耀與媒體報人的關係交集在愛與恨之間?

一九六○年代初,他說過,頭腦好的人學醫,其次學法律,再來就是當新聞記者。當時有報人向他指出他的內閣裡就有五、六位閣員是新聞記者出身的。李光耀沒有回答。

李光耀登上總理高位之前與後,對言論自由及新聞自由所發表的公開談話,顯示他在這方面的立場,前後有極端的差別。而且,他後來對媒體報界應該在建國中所扮演的角色的期望,也和一般上人們認為媒體在一個自由民主國家所肩負的督促施政、反映民意的第四權的任務,大相徑庭(當然也有人忘了國情的不同),各種思想自由交流的構想也成了空談。

早一代的報人記得,一九五九年上半年之前,人民行動黨尚未成為執政黨時,李光耀公開表明「言論自由是不應受限制的」,但是他也強調在行使這項自由時不應違反法律。

一九五五年四月,李光耀第一次當選立法議員後不久,做為反對黨議員,他曾多次主張政府不應該限制言論、出版等自由。當時馬共及左翼分子還在滋事,李光耀強力主張廢除「緊急法令」,鼓吹自由交流,百花齊放。

一九五九年,僅僅四年後,人民行動黨成為執政黨後,李光耀對言論自由所持的觀點,就與過去還未上台時的觀點有越來越大的距離。

在同年的五月十八日,距離大選還有十二天,他似乎已經肯定自那天以後他領導的人民行動黨會贏得政權。於是他說,他的政府「在五月三十日之後,任何報館如果破壞新加坡和馬來亞聯合邦的關係,包括合併取得獨立的政策,或者使兩岸關係緊張,將要面對顛覆罪。任何編輯、評論員或記者如果追隨這種媒體的路線,在政府維護公安法令條例下,我們將會扣留他和關禁他(We shall put him in and keep him in)」。

那一天,李光耀在紅燈碼頭舉行的行動黨中午競選群眾大會作如此之申明後,《海峽時報》歐亞裔總編輯霍夫曼立即作出激烈反駁。之後將近一個星期,《海峽時報》與李光耀口舌之戰不停,恐嚇、威脅、互相指責,高潮迭起。西歐方面,英國的《每日鏡報》指斥李光耀圖壓制新聞言論自由。霍夫曼更專程飛去柏林參加在那裡召開的國際新聞學會(IPI)大會,在會上指出人民行動黨在恫嚇他主持的報紙,使新加坡新聞自由感受威脅。霍夫曼也說即使一九四二年日本軍占領新加坡時,新加坡的報業都未嘗面對如此嚴重的威脅。

所有報紙都會是我們的!

在結束競選運動的兩天前,李光耀為自己的言論辯解。
自人民行動黨於一九五四年創黨以來,李光耀就發覺《海峽時報》已開始「仇視」行動黨。

我清楚記得,五月大選到來前幾天。一天中午,我走過新加坡河的加文納(Cavenagh Bridge)鐵橋,在橋中央,李光耀律師從皇后坊方向迎面走來,他應該是從高等法院步行回麻六甲街的律師館。我和他在狹小的橋中央不期而遇。這幾天來,李光耀正和《海峽時報》總編輯因「新聞自由」話題爭吵到面紅耳赤。

我趁此難遇的「一對一」機會問他:「若人民行動黨執政,會不會自己來辦一份報紙(現有的《行動報》不在內)?意氣風發的李光耀冷笑著說:「哈,哈!到時所有的報紙都會是我們的,我們不會蠢到自己來辦報。」以李光耀的性格與霸氣,以及當時他與《海峽時報》總編輯在爭執的背景來看,他的話不可能是隨便講講,或是無意說說。李光耀不是一般不用腦子說話的人。

(到了一九八○年代,李光耀對《海峽時報》還是耿耿於懷。兩次嘗試鼓勵國人另辦英文報。有數家銀行股東投下千萬元資本。新報紙還是不能達到理想,其中一份辦到中途被形容是「足球報」,總編輯也積勞成疾,抱病出國換心臟。直到八○年代中,國內四種語文的報刊終於歸納在新加坡報業控股旗下,從此唯我獨尊。)

摘自《超越島國思維》

數位編輯整理:陳宣妙,邱千瑜
Photo:陳之俊/攝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