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五十七歲時,我第一次進辦公室上班
生活風格.藝術設計

發表日期

2015.06.11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寂境
我不害怕也不厭惡孤獨。早一點學會孤獨,早一點理解孤獨之於人的本然不可避免。我提早學會人生。  ——郭...
定價 450
優惠價 79折,356
$450 79$356
加入購物車

五十七歲時,我第一次進辦公室上班


我終於習慣了世界

五十七歲那一年,我開始出門上班。

我一生都沒有坐過辦公室,朋友跟我打賭,說,我保證你三個月就受不了,你一定會逃跑的。

結果我贏了。

我自己也沒想到自己在辦公室裡坐下來了。一九九三年我回台北,周遭的朋友大概希望我能介入一些文化場景,就介紹陳季敏給我認識,說她很安靜、低調,跟我個性滿像的。當時我立刻回絕了,因為我覺得七○年代我在巴黎已經做過類似的工作了。

二○○三年又碰到她,也是有個合作機會。季敏說她對我的第一個印象是來去如風,慌慌張張的,講話很快,聽不太懂我在講什麼。

又過了三、四年,二○○七年,JAMEI CHEN品牌二十週年,我們又有機會坐下來談。這次好像大家就覺得合作的時機到了,「因緣具足」。

我開始人生第一份全職工作:JAMEI CHEN的藝術總監。

陳季敏是真的非常信任我的才華。其實你問我每天到公司做什麼?我還真的講不出來,但是好像他們覺得我在這裡就很不錯,可能是一種藝術概念的幫助。每一季我提一些我的想法,季敏常常講我是把他們帶到另一個次元去了。這本來只是一個自創的服裝品牌,我進來後,大概加了藝術家不受侷限的跳躍思維,和實驗的前瞻性,裡裡外外,跨到更遠。或許說,是放諸國際也不遜色的品牌。當然也可以幫助品牌的發展,可以更好地養活這個公司。這也是滿現實的一面。

陳季敏曾經接受新加坡電視台的訪問,我提醒她說,妳在採訪裡要帶到,我們到新加坡設櫃並不是不可能,理由是新加坡快要取代歐洲一些大城市,作為金融中心了。當初我們沒有思考在新加坡設點,是因為它是一個沒有四季的城市,沒有四季是沒有辦法發展時尚業的,設計師不太能夠發揮。

但是不要忘了,現在歐美各地過境新加坡的旅客很多,當然我們可以為新加坡設計舒服的衣服,棉的,作為主力。但好的皮毛也不無可能,例如一個歐洲貴婦在新加坡過境,看到了,買回去歐洲用,多好。我建議她可以談談這部分,強化品牌與採訪者的連結。這大概是非常細微的事情,我的角色常常是這樣,冒出來,提醒一些別人沒有注意到,大概也不會有人想到的角度。又例如早期這個品牌走國際品牌的方式,所有事情、所有形象使用同一個package。後來我說,台灣從南到北好像是完全不同的世界,美學與生活方式都不一樣,你要讓每個店的陳設與在地發生關係,唯一不變的是logo。甚至連天母、中山北路、東區、信義區都要有一點不同。

我的角色,大概就是以一個對服裝產業並不是非常內行的人,不時給品牌一點「局外人」的看法。我認為所有的產業不時都要聽聽局外人的看法。至於我的建議,有些她接受,有些她也不敢接受。但基本上七年以來,不管是決策與設計的方向,大概我還沒有給過錯誤的意見。

這就是我的「第一份差事」。

其實我似乎得到更多。例如,後來我們和New Balance, Anya Hindmarch愉快的跨界合作。例如我有了全新的看世界的方式……。必須承認,以前我是充滿幻想,夢中度日,現實世界怎麼運轉,不太關我的事。

只是我可能命真的比較好一點,都還過得下去。但過去這十年,我有了兩個孩子,加上公司營運,我對人的態度變得比較入世,不能再當我的Dreaming Boy了。

陳季敏極度樂觀,是無可救藥的樂觀主義者。但她有一種隨興和任性,所以常常搞出一些狀況,但最後都可以解決。她是我唯一聽過把皮包掉在義大利的咖啡館裡,二十分鐘後回去找還找得到的人,那包包就掛在原位。她常覺得沒有什麼事情是做不到的。

這個心情或許有一點點影響到我。我永遠是很多問題,她永遠是沒有問題,永遠都正面。

所以我其實滿喜歡進辦公室的。每天固定八點多到公司,五點多離開。

辦公室裡有我的玩具,我的空氣槍,我的吉他,我的書,我的雜誌,我的收藏品。有一張沙發,有時候我坐在上面發呆。

透明落地玻璃另一邊面對著大辦公室,我在裡面看見同事,感到很安心。

任何一個人離職,我心情都會低落一陣子。

我大概一直沒有學會處理人跟人之間,即使是最小最普通的分離。

跟許多人比起來我的人生是有點不一樣,但我也不想把它描寫得多麼傳奇或者驚濤駭浪。

這其實只是一個少年在夢中變成了大人的故事。

因為在夢中,我從來不需要深思熟慮,做事也沒什麼計畫,畢竟是夢嘛。因為在夢中,人生也可以倒著走。很多人年輕時或年老時做的事情,我剛好反過來。譬如說,我很晚才有了兩個孩子,很晚才開始上班,統統跟別人不一樣。

六十幾歲,人家都退休的時候,我開始忙得要死。

但沒有關係。這樣其實也很好。

我想,我是終於習慣了這半夢半清醒的世界。

摘自《寂境:看見郭英聲》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