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別讓高學位變成思考的阻礙
心理勵志

發表日期

2015.06.15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讓創意自由
瞬息萬變的經濟情勢與科技競爭,如何迎頭趕上,成為先行者,讓各國政府與全球企業頭痛不已。他們需要具備創...
定價 350
優惠價 85折,298
$350 85$298
書到通知我

別讓高學位變成思考的阻礙


學位不再至高無上

人們眼中的真理都經過三個步驟:

首先,人人都覺得它很荒謬。接著,大家強烈反對它。

最後,每個人都接受它,並深深覺得理所當然。

德國哲學家叔本華〈Arthur Schoppenhauer,1788-1860〉

近年來由於世界巨大變遷,人們的生活和謀生方式也產生了極劇烈的變化。正因如此,我們對教育也必須採取同樣激烈的手段。提高學術水準並不能解決我們面對的問題,甚至只會加深問題的嚴重性。為了人類的未來,我們必須對自己的心智、能力、天賦的創造力等有全新的看法才行。

當新的想法和方法—朗格稱之為「生產性觀念」〈generative ideas〉對傳統的思考方式產生了極大的衝擊,並使之徹底改變時,一種新典範就可能出現了。真正的生產性觀念會在許多領域激起學術熱情,因為這種觀念會帶來全新的觀察和思維方式。誠如朗格所說:「這種新觀念是照亮事物之光,在燈光點亮並賦予事物意義之前,我們幾乎完全看不見它們。雖然我們只是在這裡點燈,然而讓全世界認識這些事物的局限卻頓時消弭無蹤。」

一種典範的轉移通常會開展出新的方向,轉移的發生則是因為新觀念重塑了我們的基本思考模式。剛開始時,各種不同的領域都會把新觀念拿來運用、延伸和試驗,使得學術界會有一段相當不確定卻又非常令人興奮的時期。接著,種種革命性的思考方式開始穩定下來,真正的潛能也逐漸變得比較清楚、比較確定。再演變下去,這種種新的思考方式終於形成了一種新典範,也就是一種新的思考模式。但是終有一天,那些創造新典範的革命性觀念逐漸失去了令人興奮的力量,又變成了另一種乏味的固定性觀念和確定性,進入我們的意識層面,讓我們覺得理所當然,至此,當初的革命性觀念終於演變成新文化的一部分。

從一個學術時期轉移到另一個學術時期,通常是個痛苦又漫長的過程。因為新思考方式並沒有在歷史上某個確切日期立刻取代了舊式思考,新舊通常會並存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這種交錯複雜的變化過程很可能產生緊張的氣氛,也會有很多無法解決的問題,可是新典範終究會為新學術時代提供一個常態科學架構。

每個重大的學術成長期都有一些屬於當代的革命性觀念,驅動著整個文化的氛圍。在古代和中世紀時期,大家都把托勒密〈Ptolemy〉的主張視為當然,認為太陽是繞著地球旋轉的。這個信念出自兩種理由,第一,因為事情看起來就是如此,每天早上太陽都會從東邊升起,繞過天空,然後從西邊落下,是太陽而不是地球在移動,這對每個人來說似乎是很明顯的事實。第二則是宗教上的原因。從中世紀的世界觀來看,地球是上帝創造的宇宙中心,人類則被認為是上帝「最後的話語」,是宇宙冠冕上最珍貴的珠寶。神學家認為這是個完美的宇宙,所有的星球都圍繞著地球在正圓形的軌道上運行。

當時的詩人用美麗的詩句來形容宇宙的這種和諧狀態,早期的希臘數學家也發明了簡練而準確的公式來描述星球的運行,天文學家則依據精細的理論來詮釋宇宙與行星的運作。問題是,行星的運行有不少令人擔憂的「異常」現象;也就是說,它們並沒有完全依照理論來運轉。於是在地球是宇宙中心的假設下,天文學家設計出愈來愈多的異常理論來說明這些異常現象。

著名的天文學家哥白尼〈Nicolaus Copernicus,1473-1543〉和大家一樣感到十分困惑,於是提出了一種非常激進的看法:假使不是太陽繞著地球運轉,而是地球繞著太陽運轉呢?這雖然是個令人震驚的想法,卻可以馬上解決長久以來困擾天文學家的許多老問題。於是哥白尼的「太陽中心論」就出現了。之後,凱卜勒〈Johannes Kepler,1571-1630〉指出行星運行的軌道不是正圓形而是橢圓形的,這個現象後來因為牛頓〈Isaac Newton,1643-1727〉提出了萬有引力定律而終於獲得了解釋。

所謂的哥白尼革命剛開始幾乎沒有引起什麼注意,後來伽利略〈Galileo Galilei,1564-1642〉卻對太陽中心說產生了極大的興趣。他發明的望遠鏡讓科學家終於能看到哥白尼理論的真相,太陽中心論的觀念也才逐漸扎根。

然而當伽利略在世時,這種想法被視為異端邪說,因為它牴觸了上帝設計宇宙的觀念,以及人類對自身的看法。伽利略因此受到迫害,曾兩度遭受審判。然而他的學說畢竟是正確的,一段時間之後,人們也愈來愈能認同他的觀點了。哥白尼、伽利略和凱卜勒並沒有解決老問題,而是提出了新問題,結果卻改變了建構老問題的整個基本理論。大家之所以能看出舊理論的錯誤,是因為那些理論的基本假設根本就是不對的,也就是說,那些觀念都是建立在謬誤的意識型態上。一旦世人逐漸領悟了這一點,一個新的學術時代就來臨了—一個新的典範終於形成。

哥白尼和伽利略的見解已證明是一個新時代的曙光,自從西元一世紀托勒密主張宇宙是以地球為中心,再演變成哥白尼的太陽中心論,這個重大的思想轉變,可說不僅重新定位了地球的位置,也改變了人類在歷史上的地位。

這種激烈震盪不只發生在天文學的領域而已,而且餘波蕩漾,影響遍及哲學、政治和宗教等所有的文化層面。雖然哥白尼和伽利略都否認自己是無神論者,但是他們的看法確實使世人對宗教的教誨產生了廣泛的疑慮。數百年後,達爾文的進化論對宗教信仰甚至引發了更深遠的挑戰:因為進化論是以客觀的科學為基礎,而這正是哥白尼革命在幾世紀前就開始奠定下來的一種新典範。

摘自《讓創意自由》

Photo:Hannah, CC Licensed.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