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艾瑪.華森 ,見證個資透明的瘋狂世界
文學小說

發表日期

2016.04.12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揭密風暴(電影【直播風暴】原著小說,海報書衣版)
真正的光明正大,就是毫無隱私有人膽敢私藏祕密,千萬網友必對你終極搜索,直到你喪命為止!梅兒.霍蘭不敢...
定價 400
優惠價 85折,340
$400 85$340
加入購物車

艾瑪.華森 ,見證個資透明的瘋狂世界


祕密即是謊言。分享即是關懷。隱私即是偷竊。

「我們來談談妳的覺醒。從星期天晚上開始的,在座很多同仁透過天眼那些工具,已經大致了解事情經過,不過還是請妳跟我們簡單說明一下。」貝利說。

梅兒看著她的雙手,她知道這是刻意營造氣氛。她從來不曾藉由看著雙手表達羞愧。

「說穿了就是我犯了罪,」她說:「我沒有跟主人說一聲,就擅自借用人家的獨木舟,還划到海灣中間的一座島嶼。」
「妳說的應該是藍島吧?」
「是。」
「妳做這件事以前有沒有告訴任何人?」
「沒有。」
「梅兒,那妳事後有沒有打算告訴任何人妳去了這趟?」
「沒有。」
「妳有沒有留下任何紀錄?有沒有照片、影片?」
「沒有,完全沒有。」

正如梅兒與埃蒙所料,觀眾席開始有人竊竊私語。他們先不說話,等臺下的人吸收這一段。

「妳知不知道沒有知會獨木舟的主人就擅自借用,這種行為是不對的?」
「我知道。」
「妳知道還這麼做,為什麼呢?」
「因為我以為不會有人知道。」

觀眾席又傳出一陣低語。

「這一點很有意思。妳以為這件事情會是永無人知的祕密,所以才犯下這種罪,對不對?」
「對。」
「妳要是事先知道有人在看,還會這麼做嗎?」
「絕對不會。」
「就是因為暗中進行,沒人看見,也不必承擔後果,才讓妳一時衝動做出後悔莫及的事?」
「沒錯。我以為四下無人,不會有人知道,所以才犯了罪,而且還冒著生命危險,我沒穿救生衣。」

觀眾席再度掀起一波響亮的私語。

「所以妳不但犯下了不告而取的罪過,還置妳自己的性命於不顧,就因為妳有什麼……隱形斗篷護身啊?」

觀眾一陣哄笑。貝利定睛看著梅兒,告訴她演出很順利。

「對。」她說。
「梅兒,我有一個問題想問妳。如果有人在看,那妳會表現得更好還是更糟?」
「當然是更好。」
「那如果妳身旁沒人,也沒人在看著妳,不必為自己的行為負責,那會怎麼樣?」
「嗯,一來我會偷獨木舟。」

觀眾猛然爆笑。

「說真的,我會做我不想做的事。我會說謊。」
「那天我們談到這個,妳說了一句我覺得很有意思、言簡意賅的話。可否請妳說給大家聽?」
「我說祕密即是謊言。」
「祕密即是謊言,真是一句值得牢記的話。梅兒,妳能不能跟我們說說其中的道理呢?」

「嗯,事情一旦成為祕密,會有兩種結果。一種是變成犯罪的溫床。我們做事如果不必承擔後果,行為就會變差。這是不用說也知道的道理。第二,祕密會引發揣測。我們不知道祕密的內容,就會猜測,會自己編故事。」

「嗯,這不是很有意思嗎?」貝利面向觀眾,「我們找不到心上人,就會瞎猜,會恐慌,會胡思亂想一通,想他們人在哪裡,出了什麼事。我們要是心胸狹窄,或是吃醋嫉妒,還會瞎編謊言,甚至編出一些很有殺傷力的謊言,一口咬定他們在做壞事,說到底就是因為我們不知情。」

「就好像我們看到兩個人說悄悄話。」梅兒說:「我們會擔心,覺得怪怪的,會猜想他們在說什麼,想得很歪,以為在說我們的壞話,而且是很難聽的壞話。」

「其實人家可能只是在問廁所怎麼走。」貝利此話一出贏得滿堂大笑,很是得意。

「對,」梅兒說。

她知道接下來的臺詞至關重要,絕對不能出錯。她在貝利的圖書室說過一次,現在只要照樣再說一遍就行了,「比方說我看見一扇上鎖的門,就開始天馬行空瞎猜門後面是什麼,感覺很神祕,我就會開始造謠。如果每一扇門都是開著的,不管是真正的門,還是比喻的門,就只有一種真相。」

貝利微笑。梅兒的表現無懈可擊。

「梅兒,這話說得真好。每扇門都開啟,就只有一種真相。我們再回頭看看梅兒說的第一句話。螢幕秀出來好不好?」

梅兒身後的螢幕現出祕密即是謊言。梅兒看見這六個字以一點二公尺見方的字母拼出來,心情很複雜,介於興奮與畏懼之間。貝利滿面微笑,搖頭讚嘆這偉大的六字箴言。

「好,我們知道妳如果事先曉得要付出代價,就不會犯這種罪。因為隱密的關係,應該說妳自以為隱密,才助長了不當的行為。妳知道有人看著自己的一舉一動,就會展現比較好的自己,是不是這樣?」

「是。」

「我們現在來談談妳在這件事情上揭露的第二個重點。妳說妳這趟去藍島沒有留下任何紀錄,為什麼呢?」

「嗯,第一點,我知道我犯了法。」
「當然,可是妳說過妳常去海灣划獨木舟,從來沒有記錄。環網有幾個獨木舟愛好者的社團,妳一個都沒加入,也沒有上網發表遊記、照片、影片或是評論。難道是中情局指派妳出海的嗎?」

梅兒跟觀眾都笑了,「不是。」

「那為什麼要這麼神祕?妳出發前後都沒告訴半個人,也沒在任何地方提過。去這麼多趟都沒留下半點紀錄,是不是這樣?」
「是。」

梅兒聽見觀眾嘴巴嘖嘖作響。

「梅兒,妳上次這趟看到了什麼?我知道是很美的風景。」
「埃蒙,真的很漂亮,月亮幾乎滿月,海面也很平靜,我好像在水銀之上泛舟。」
「聽起來很不可思議。」
「真的是。」
「看到動物了嗎?野生生物呢?」
「一隻麻斑海豹跟著我一小段,一下露出水面,一下又潛入水裡,好像對我很好奇,也像在催我前進。我從來沒去過藍島。很少人去過。我一到島上,就爬到最高點,那裡的視野美不勝收,看見城市一盞盞金色的燈光,還有伸向太平洋的黑色山麓丘陵,還看到流星呢!」
「還有流星啊!妳運氣真好。」
「我很幸運。」
「那妳也沒拍照。」
「沒有。」
「也沒拍影片。」
「沒有。」
「所以妳說的這些完全沒紀錄。」
「沒有,只存在我的記憶裡。」

觀眾的哀嚎清晰可聞。貝利面向觀眾,搖著頭,附和他們的想法。

「好,」他的語氣像是鼓起勇氣說話,「這就要說起一些私事了。在座各位都知道,我有個兒子叫甘納,天生就有腦性麻痺。他的生活很充實,我們從以前到現在也一直努力為他開創機會,可是他再怎麼樣都離不開輪椅,不能走,不能跑,不能划獨木舟。他如果想體驗划獨木舟的感覺怎麼辦?嗯,他可以看影片,看照片。他對這個世界的體驗,絕大多數來自他人的體驗。當然在座很多人都很慷慨,願意跟他分享旅遊的照片跟影片。他從天眼看到環網人爬肯亞山,就像身歷其境,感覺他自己也爬了肯亞山。他看見美洲盃帆船賽選手提供的第一手影片,感覺他自己也參賽。多虧了很多人不吝跟世人分享他們的經歷,也包括跟甘納分享,他才有機會體驗。我們不知道還有多少人跟甘納一樣,也許是有身障,也許是年紀大了出不了門,各式各樣的原因。梅兒,重點是有幾百萬人看不到妳所看到的。妳剝奪他們的機會,不讓他們看到妳所看到的,妳覺得這樣對嗎?」

梅兒的喉嚨很乾,努力壓抑著不表露情緒:「不對,我覺得大錯特錯。」梅兒想著貝利的兒子甘納,也想起她自己的父親。

「妳覺得他們有沒有權利看見妳所看見的?」
「有。」

「生命如此短暫,」貝利說:「為什麼不能想看什麼就盡情看呢?為什麼每個人不能擁有平等的機會,看見世界的風景呢?為什麼不是每個人都能了解世界呢?為什麼不是每個人都能體驗這個世界呢?」

梅兒的聲音只比耳語大一點,「每一個人都有權利。」

「可是妳的經驗都藏在妳的心裡,說來也奇怪,妳在網路上也會分享資訊,妳在環網工作,妳的參與度排名已經進入T2K俱樂部,為什麼單單這一項嗜好,還有妳那些神奇的旅程,為什麼要藏私呢?」

「坦白說,我也不明白我那時是怎麼想的。」梅兒說。

觀眾竊竊私語。貝利點頭。

「好,剛才談到我們這些凡人會隱瞞自己覺得羞愧的事情。我們做了不合法、不道德的事,自己也知道不對,所以不會告訴別人。可是連一趟完美的海灣之旅,銀色的月光照耀著海面,目睹一道流星,連這種好事都要隱瞞……」

「埃蒙,這就是自私,說穿了就是自私而已,就像小朋友不肯分享最愛的玩具。我了解隱瞞是偏差行為的一環,隱瞞來自惡意,不是來自光明與慷慨。剝奪別人分享的權利,不跟朋友或是像你兒子甘納這樣的人分享像我在海灣的美好經驗,就等於偷竊他們的東西,剝奪了他們有權享有的東西。知識是基本人權。擁有平等的機會,能接觸世間所有的各種經驗,這也是基本人權。」

梅兒想不到自己竟如此口若懸河,觀眾報以如雷的掌聲。貝利像個自豪的父親看著她。掌聲漸漸退去,貝利輕聲說話,好像很不想妨礙梅兒。

「我想請妳再說一次妳那句話。」

「啊,好難為情,但我說分享即是關懷。」

觀眾笑了,貝利展現溫暖的微笑。

「我覺得不需要難為情。這句話也不是現在才有,梅兒,妳說用在這裡是不是很貼切?也許說量身訂做也不為過。」

「道理很簡單。你關心別人,自然就會分享你的所知,分享你的所見所聞,能給的你都會給。你在乎別人的困境、別人的痛苦、別人的好奇心,尊重別人了解這個世界的權利,你就會分享,把你所有的、所見的、所知的分享出去。我覺得這是無庸置疑的道理。」

在觀眾歡呼聲中,分享即是關懷六個字登上螢幕,在剛才的六字箴言下面。貝利驚奇搖頭。

「梅兒,我好喜歡這番話,妳對文字真有一套。我想在座各位應該都認為這次訪問很有收穫,很有啟發,現在我要請妳再告訴大家妳曾說過的一句話,給這次訪問劃下完美的句點。」

觀眾投以熱烈的掌聲。

「我們談過妳覺得有一種想把事情藏在心裡的衝動。」
「嗯,這可沒什麼好得意的,我覺得純粹就是自私而已。現在我真的了解,我知道我們人類有義務要把所見所知分享出去。全體人類都有權擁有所有的知識。」
「資訊本該自由傳播。」
「沒錯。」
「誰都有知道一切的權利。全世界累積的知識屬於全人類所有。」
「就是啊,」梅兒說:「我要是藏私,不跟某些人或是所有人分享我所知道的事情,會怎麼樣呢?那不就是偷竊他人的資產嗎?」

「沒錯,」貝利點頭如搗蒜。梅兒望向觀眾,只看得見第一排,整排都在點頭。

「梅兒,能不能請妳再度發揮妳的文字天分,告訴我們妳領悟的第三項、也是最後一項的真理。妳是怎麼說的?」

「嗯,我說,隱私即是偷竊。」

貝利面向觀眾,「大家聽聽,這話是不是很有意思?『隱私即是偷竊。』」六個白色大字出現在貝利身後的螢幕上:

隱私即是偷竊。

梅兒轉身看著三行字,就在她眼前,她眨眼,不讓淚水滑落。這些真的是她自己想出來的嗎?

祕密即是謊言。
分享即是關懷。
隱私即是偷竊。

梅兒的喉嚨又乾又緊。她知道現在的她無法說話,只能暗自期盼貝利不會要她說話。貝利似乎察覺到她現在太過激動無法言語,只對她眨眨眼,面向觀眾。

「大家一起謝謝梅兒的坦誠,她的才華,還有對人真誠的關懷,一起謝謝她好不好?」

觀眾全都站了起來。梅兒的臉如同火燒,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她先是站了一會兒,覺得很傻就又坐下了,手在大腿上揮了揮。

在一面倒的掌聲中,貝利拉高了嗓門宣布活動的最高潮:梅兒為了要將她的經歷與全世界分享,決定立即展開透明人生。

摘自《揭密風暴》

(電影【直播風暴】原著小說,海報書衣版)

揭密風暴(電影【直播風暴】原著小說,海報書衣版)

數位編輯整理:陳怡琳,邱千瑜
劇照提供:CATCHPLAY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