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海地:一無所有中的富足
心理勵志

發表日期

2016.04.15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出走,是為了回家
一個頂著「資優生」光環、以全額獎學金進入美國名校的台灣女孩,卻被質疑「妳是怎麼考上普林斯頓的?」拚命...
定價 320
優惠價 85折,272
$320 85$272
加入購物車

海地:一無所有中的富足


二○一○年的海地大地震,奪走了好多人的生命。我們要去的時候,其實離地震已經有一年,但是海地仍然窮到連總統府都還沒辦法修,而且全國還有上百萬人口住在難民營裡。

我去,是被指派在難民營裡做英文和法文的老師。其實,當親眼看見他們所經歷的一切,我站在他們面前是感覺極為渺小的。所以,除了上課時間之外,我就在一個一個的帳篷之間,聽他們說故事。默默的和他們一同流淚也一同笑。

我的學生們,從幼稚園年紀的孩子到老人都有。大部分的時候,既然學生程度差這麼多,我教什麼並不是重點,反倒是這個「陪伴」者的角色,愈來愈顯得重要。

有一次,我教學生們摺紙,原本以為只有孩子們會喜歡,沒想到老人們更喜歡,摺了車子、房子、小鳥,自個兒咯咯笑得好開心。我好喜歡看他們的微笑,因我知道每一抹微笑對他們而言都不簡單。

另外一次,我帶了把吉他,帶著學生們學一首英文歌,原本也害怕歌詞有一些困難,不知道學生們是否能吸收、喜歡,沒想到大家愈唱愈忘我,當我們在下課前把歌唱完時,大家開心的自己鼓掌起來。

雖然在那之前,我已有幾次當老師的經驗,但反而是在這個克難的小教室中,我看見了別的教室裡愈來愈難看見的學習的單純樂趣。對我的學生來說,他們即使吃不飽,也要想盡辦法來上課,我們說教育該是學生的「精神糧食」,在他們的身上是真實的被看到。

而做為一個老師,最深的喜悅,默過於看見學生「學會」時眼中閃閃發光的喜悅。在那個小小的空間中,我們什麼都沒有,但老師和學生們是不斷的彼此餵養著。

雖然 Valentin 認為了解在地狀況比真正會說當地語言來得重要,但是相較於我的其他同伴,剛從巴黎回來的我,因為會說法文,不用比手畫腳,能夠直接聽得懂我的學生們、能夠在路上碰到當地居民時閒話家常。這些看似不起眼的互動,竟然成為我所帶走最寶貴的深刻記憶。

印象很深刻,有一次,我和 Foundation for Peace 的一位當地職員 Jean(法文的 Jean 等於英文的 John)走在村落裡,挨家挨戶的分送食物。路上,Jean 和我分享他在地震時失去他妹妹的心路歷程。走到一半,Jean 忽然大嘆了一口氣,對我說:「安婷,妳知道,終於能夠和一個外國朋友敞開心聊天的感覺有多麼好。」我驚訝的看著他,他說:「不要誤會我,其他志工都是很棒的人,我們都處得很好,也都會保持聯絡,但是在互動上總有一些距離,常常都是只能笑笑帶過去,很難真正有心與心的接觸。」

他看著我不可置信的臉,認真的再次強調:「真的,真的,妳的法文對我們來說意義很重大。」我默默的點點頭,他停頓了一下,說:「妳懂嗎?在我妹妹走了之後,我的心中有個好大、好大的洞(trou),而我從來還沒有辦法和任何人述說這個心情……」

原本,我以為學法文只不過是自私的為了讓我有去巴黎交換的機會。在那個時刻,我深刻意識到語言的意義遠大於旅行。雖然學法文的過程有些辛苦,但比起它所為我打開的一扇扇心門,這個回饋真的是無價的。

回到美國以後,我在海地的學生、朋友們有時候會想辦法用網路傳訊息給我。

有一次,一個學生 Jeff 告訴我:“je ne cesse pas de parler de toi ici.”(我們從來沒有停止講妳的故事。)我問,為什麼?你明明知道我除了聽故事,什麼也沒做。況且在海地的志工成千上萬,為什麼講我的故事?他說:「只有妳來,是來聽我們講話。不是從上而下告訴我們,我要給你們更好的人生。妳的聆聽告訴我們,妳看得到我們生命的既有價值。」

摘自《出走,是為了回家》

數位編輯整理:陳怡琳,邱千瑜
Photo:劉安婷/攝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