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孩子的補習班,就是未來上班環境的縮影!
教育教養

發表日期

2015.06.16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教出最聰明的孩子
聰明,教得出來嗎?英文的「資優」(gifted)本身就意味天賦,是與生俱來的才能,不是努力認真就可以...
定價 380
優惠價 85折,323
$380 85$323
加入購物車

孩子的補習班,就是未來上班環境的縮影!




向補習班宣戰

我在韓國沒遇到任何讚揚韓國教育體制的人,就連那些因此致富的人,都不喜歡這個制度。從韓國實例可得到的教訓似乎是,如果沒有平等──每個人都確實有機會,而不只是精英有機會──這個制度就會被操控、扭曲。父母的焦慮會導致教育的軍備競賽。

在韓國,教育能換取的獎賞變得太珍貴,而所根據的評斷標準又太苛板。每年韓國新聞都會報導集體作弊醜聞,涉案的人有補習班老師和學生,有時甚至也包括家長。2007年,因為考試題目外洩,約有九百名韓國學生的SAT考試分數被註銷。

幾十年來,韓國政府一直試圖壓制該國的教育受虐狂文化。政治人物或哄騙、或威脅,在1980年代獨裁政權統治下,甚至完全禁止補習班營業。但是每一次,補習班都能捲土重來,且愈挫愈勇。在政府規定補習費上限後,約有半數補習班藐視規定,收取雙倍,有時甚至是五倍的費用。

沒有任何一招有效,因為最重要的激勵機制維持不變。韓國孩子拚命苦讀,因為他們想進入韓國的頂尖大學。而他們這樣又有什麼不對?2007年,韓國最高法院和高等法院有十分之九的法官,是韓國前三名的首爾國立大學的校友;十分之四的韓國大企業的CEO也畢業於同所大學。

要改變這個激勵機制,韓國的雇主也必須改變,而不只是韓國學校而已。主宰學童生活的嚴苛功績主義,似乎並未延伸到成人世界。雖然無法肯定的說,但社會階級可能是造成韓國的自殺率高,且有讓人意想不到的模式的一個原因。

儘管需要長時間苦讀,韓國青少年的自殺率並不高。事實上,韓國十五至十九歲青少年的自殺率比芬蘭、波蘭、美國,以及其他至少十四個國家都要低。然而,韓國成年人的自殺率的確很高,整體自殺率也是全世界最高的幾個國家之一。

造成一國自殺率高的原因複雜難解,不過韓國體制中讓人最難度過的關卡,似乎是成人的大學和工作場所之內,而不是孩童的教室。

在社會其他層面改變之前,韓國政治人物會持續對該國二十四小時瘋讀書的文化,發動不切實際的攻擊,那就好像永無止境的「紅巾海盜」遊戲,一種小孩分成兩組,要衝破對方防線的遊戲,每一回輪番上陣對抗政府的,都是戰鬥力比他們強十倍的韓國父母。

我到韓國時,韓國政府的最新一計是規定補習班的宵禁時間:在半夜查訪補習班,把學童送回家睡覺。無法想像韓國政府要如何戰勝這一回合,我想看他們擺出什麼樣的陣仗。

和補習督察一起巡邏

六月時,在一個下著雨的星期三夜晚,首爾的夜間補習班搜查隊隊員聚集在一起,準備巡邏。他們低調進行準備,並未大張旗鼓。我們在一個以日光燈照亮的會議室喝茶、吃米菓,會議室周圍是公務員辦公的小隔間。

隊長車秉哲是首爾江南區教育辦公室的中階公務員。他戴著小小的橢圓形眼鏡,身穿黃白交錯的襯衫,和細條紋的短外套。

大約十點二十分,車先到停車場抽菸。他向我說明:「我們不會十點整出發。」這時天際傳來隆隆雷聲。「我們想給他們大約二十分鐘的時間,這樣他們就不會有任何藉口。」

如果補習班被查到,晚上十點以後還繼續上課,就會被記三個警告,必須停止營業一個星期;如果是在午夜之後被查到還在上課,就必須立即停止營業兩星期。

政府也會發賞金給提供密報的民眾。據報導,有位民眾光靠提供不同補習班違規營業的訊息,就已賺取二十五萬元。同時,總是能在第一時間嗅得商機的補習班也推出新課程,教導民眾怎麼發現違規補習班、獲取賞金。補習班遭罰、檢舉人獲利的循環不斷延續下去。到目前為止,政府已經撥放了三百萬元的賞金。

終於要出發,我們擠進一輛銀色起亞休旅車,開往大峙洞,這是首爾聚集最多補習班的地區之一。街道上擠滿數百名來接送的父母,他們的小孩都剛從趕在宵禁前下課的補習班出來。這六位督察沿著人行道走,邊抬頭望向各補習班所在樓層,查看拉下來的捲簾後面是否有一絲洩密的光線。

大約十一點時,他們走向一間先前曾被檢舉的公司。他們爬上昏暗的樓梯間、踩過一個洋芋片空袋子。上了二樓,由這組搜查隊唯一的女性成員敲門詢問:「有人在嗎?」我們隱約聽到門內的回覆:「馬上來!」

幾位督察互看對方,車向一個同事示意,要他走回樓下、守著電梯。過了一會,一個有點駝背、年紀稍長的男士來開門。他看來有點擔心,但還是讓督察進去。督察脫了鞋後快步走進去。這裡是K書中心,嚴格來說不算補習班。裡面是幾間有低矮天花板、以日光燈照明的小房間。那時大概有四十名青少年坐在小隔間內認真念書,我們經過時他們抬頭張望,不甚感興趣,眼神有點呆滯。待在這地方讓人覺得快患幽閉恐懼症,就像一個後現代的血汗工廠,只不過大規模生產的不是T恤,而是知識。

K書中心可以在宵禁過後繼續營業,但車覺得有事情不太對勁。這些學生都在看同一份練習題,現場還有幾個成年人在那繞來繞去。他懷疑這是掛羊頭賣狗肉,補習班為了規避宵禁法規想出的花招。

那幾個成年人中,有一位穿著綠色T恤的中年婦女和車秉哲爭辯起來,皺著眉頭說:「我們只是在處理自己的工作,我們沒有上課。」車秉哲搖搖頭,告訴那位婦女:「我看到妳跟學生在一起。」

就在那時,一個看起來約十四歲,身形圓胖的男孩從其中一個房間走出來。他轉頭環顧督察後,就繼續拖著他的室內夾腳拖鞋,走向穿綠色衣服的女士,拿著手上的練習題要問她。她要他別講話,並把他趕回小房間內。

車秉哲告訴那位較年長的男士,K書中心可能會被罰暫停營業,要他隔天到辦公室一趟。那人默默聽著,臉上還是一樣的痛苦表情。

之後,這個搜查隊又查訪了幾家K書中心,但沒發現任何異狀。接近午夜時,車秉哲站在街角、點起最後一根菸,凝視著這個城市不斷閃爍的霓虹。然後他回家睡覺,因為解放了四百萬青少年中的四十位而感到欣慰。

摘自《教出最聰明的孩子》

Photo:Moyan Brenn ,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