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那些年我們一起討厭的人
心理勵志

發表日期

2015.06.17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個人意見之愛情寶鑑
大家都說我不夠時尚,不會待人處世,我自己也心知肚明。但我總覺得,我似乎對愛情有點了解。連朋友都替我想...
定價 350
優惠價 85折,298
$350 85$298
書到通知我

那些年我們一起討厭的人


在我們的人生裡,總是有這樣一個女生(也許,在每個女生心裡,都有一個她),她嗓音嬌嗲,懂得扮弱小扮無辜;她充分運用身為女性的特點,來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她也許並不太美,也許身段其實沒有那麼纖細;但她就是有辦法,得到她想要的東西。這樣的人,批評不會少,但,得到的東西,也不會少。

作家露絲‧賴舒爾,曾經是《紐約時報》專任的餐廳評論員。為了避免被餐廳的人認出,無法真實呈現餐廳的樣貌,所以她選擇喬裝打扮。在她身為戲劇指導的老友幫助下,她戴上假髮,換上不同的服裝,去品嚐不同的餐廳。同時,她也可以嘗試過一晚不同人生的感受,她把這些經歷集結成書。

精通偽裝的美女

她曾經扮演過一個金髮女郎「金髮尤物克羅愛」,戴上金色的假髮,穿上性感的黑色合身小套裝,腳踩細跟高跟鞋。她很驚訝的發現,自己不知不覺的用瑪麗蓮.夢露的嬌嗲嗓音與男人說話,更驚訝的發現自己很會這一套。而男人,竟然真的也吃這一套。她提到自己半研究半批判性地冷眼旁觀克羅愛的行徑,很訝異自己什麼時候竟然也有這一手,只是從未使用過(當然,也許其中有戲劇化的誇張。也許,她戴上金色假髮以後自我感覺良好,氣場變強,所以連攔計程車都順利了起來)。她同時提到,身為女孩,從小便知道自己可以靠打扮和舉止來影響外界看待自己的方式。

我這次要談的這位女孩,就是深深精通這種偽裝的佼佼者。偽裝到了極致無所謂真假,也許那就是她的本質了,就讓我們叫她克羅愛吧。克羅愛容貌美麗、曲線玲瓏。當然,總不免有人說她其實卸妝沒那麼美,剪短髮可能像個男人,要是沒有那些衣服,她哪來的性感身材。只不過,說的人自己畫上濃妝,再好看也是司馬玉嬌,留長髮也不會變成王祖賢,換上那些衣服也不會變成舒淇。

她廣受男性同學的歡迎,電腦壞了,需要去哪修,總有一大排的待選名單可以選。就像《亂世佳人》裡的郝思嘉,參加個烤肉宴,替她拿甜點都是無上榮幸。克羅愛自然是所有同學們談論的焦點,她是炒熱場子的催化劑,是夜店裡下酒小菜裡的鹽。女孩們津津樂道她又跟誰在一起了,又收到什麼昂貴的禮物了,又這樣了,又那樣了。而她則常自語說:「為什麼大家都這麼嫉妒我?」當時女孩們私下笑她,才不是嫉妒,是看不起她。但仔細想來,嫉妒也許真的是最好的答案。嫉妒她總是眾星拱月,嫉妒她總是大受歡迎,嫉妒她在大家坐在機車後座(或更慘,前座)風吹日曬雨淋時,嬌貴的坐在有空調的汽車裡。當自己收到粉紅螢光Baby-G時,嫉妒她收到的是裝在藍盒子裡繫上白緞帶的Tiffany。

原來你也有今天

畢業以後我沒跟多少同學聯絡。有一天,我的臉書出現一個交友邀請,一看,是克羅愛!其實念書時,我們根本不熟(好吧,我曾經因為合作時她大遲到,擺臉色給她看,把人家搞哭過,所以不熟其實還是輕描淡寫了)。克羅愛說她常看我的部落格,想不到那就是我,希望可以在臉書上再當朋友之類(克羅愛手下沒有無用的人)。出於健康的好奇心我點下了確認,看到她貼在臉書上光鮮亮麗的生活,更加精進的化妝術,漂亮的衣服,有趣的工作,抽空還兼職做個模特兒,夜夜笙歌。

我對克羅愛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喜惡,如果一定要說的話,那是一種接近尊敬的害怕。我一方面佩服她總是可以得到想要的東西,一方面我又害怕她的雄心勃勃不留活口。加她朋友一方面是出於好奇,一方面是因為我另外一個朋友很討厭她,出於小人之心,我想說,搞不好可以撈到一張她喝醉的照片當作談笑題材。

但克羅愛主動跟我聊天。一開始是問我醜女幹嘛打扮?醜女打扮過以後還是醜啊(我以場面話回答她,人總是想讓自己更好嘛,只是她這樣直白的一問,我也不知該怎麼回答了)。接著聊及感情,大概我這人給人沒朋友的印象,所以很多人會跟我傾心吐膽,大概看準我沒人可以說(殊不知我會把這些事寫在書裡啊)。

她當時其實在跟某個名人交往,是一段很辛苦的戀愛。我一方面覺得她可憐,因為名人待她很糟,又自以為名人所以很多事不能公開;一方面又在腦中翻閱起通訊錄,忙不迭地想把這事告訴人。不過,後來我並沒有告訴任何人,也不會透漏那個名人是誰。我只知道,名人被雜誌拍到與女生一起回家的時候,那個女生不是她;名人傳出緋聞的時候,那個女生仍然不是她。我相信克羅愛真的與那個名人交往,因為她可能是個賤貨,但絕不是個說謊精(而且那個名人沒有有名到

假稱他是自己男友,就可以身價百倍)。

克羅愛回來了

在那段關係裡,她很不快樂,像個小媳婦,做個背後的女人,打掃煮飯,攙扶醉酒。我想到她以前被人當公主捧在手心,狠甩別人,讓人醉倒的那些往事,內心暗歎「你也有今天」。在第八十次跟我訴苦以後,我終於受不了講出大實話,我告訴她,名人如果愛你,早該公開,他沒有隱瞞你們關係的理由。你外表美麗、家世清白、學歷優秀,不公開,是因為名人只把你當個倒貼的傻妹砲友罷了。講完這句以後,克羅愛不理我了。好吧,大概我說她是倒貼的傻妹砲友太過傷人,再也不想跟我講話,也是情理中事。

再聽到克羅愛的消息,她結婚了,嫁給一個長相極度普通的男人。然後我看到她手上的Tiffany經典六爪鑲五克拉鑽戒,看到她搬進國外的一棟高樓裡俯瞰億萬夜景的豪宅,我知道,她離開了名人,從那個可憐的小媳婦,再度做回了克羅愛。從此,她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摘自《個人意見之愛情寶鑑》

Photo:Susan Sermoneta, CC Licensed.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