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超過一甲子的幸福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6.05.13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學習、奉獻、創造:錢煦回憶錄
這是中央研究院院士錢煦的人生回憶,更是一個科學家的精彩人生。橫跨血液流變學,分子、細胞及組織生物工程...
定價 450
優惠價 85折,383
$450 85$383
加入購物車

超過一甲子的幸福



錢煦院士和夫人胡匡政,於一九五七年完成終身大事。

煦寫匡政:神仙伴侶

我成人後,一生最重要的關鍵,是和匡政結褵。一九五一年我們在台大醫學院同學時認識,到現在超過六十年;我們在一九五七年結婚,有五十多年美滿的婚姻。恩愛情深,互相關懷體諒。二人同一心,甲子如一日。

我們兩人都是一九三一年在北京出生。匡政在抗戰期間舉家西遷到重慶,我在上海長大,抗戰時上海是受敵偽政府統治。那段時間,不論是內地或淪陷區,生活都很艱苦,我們在成長階段經過這些困難,對人生是很重要的磨練,這使我們兩人對生活及處世有共同的理念。抗戰勝利後匡政到天津,我家遷到北京。在大陸即將易手前,我父母帶我們一家,匡政母親帶她們六兄弟中的四位(父親,大姊,二哥未同行)到了台灣,這奠定了匡政和我在台大認識的基礎。真是感謝上天,在許多苦難中,千里姻緣一線牽。

我因為跳級的緣故,沒有讀小一和高三,所以比一般同學早兩年進大學。我在台大醫學院五年級時,匡政讀完在校總區上課的兩年醫預科,到醫學院進入本科三年級,那時才開始認識。最初我們是很多同學一起相聚,參加各種課外活動,例如郊遊、打乒乓球、參加運動會等。匡政運動細胞極佳,我也喜歡運動。在台大全校運動會匡政參加短跑比賽,還打破台大紀錄。我參加五千公尺長跑僅得第六,但還是跑完了。我在短程追不上匡政,但不停努力還是可以追上。我最喜歡的一張照片是匡政練跑接力賽,充分表達了她的充沛活力與進取精神。六十年後,這仍是我心中的匡政,絲毫未變。

我那時就覺得匡政有極強的吸引力。她美麗大方、秀外慧中、對人真誠、對事負責,是一個最理想的伴侶。但那個時代,男女同學除非已將定終生,很少單獨結對出遊。我在台大醫學院六年級的後半年(即將去受一年軍訓),才和匡政兩人出遊,看電影,划船,郊遊等等,很快就建立了感情。每次軍訓休假,一定迫不急待,馬上去找她。

匡政和我最初都認為,我們是完全自由戀愛。後來才知道胡適夫人(胡婆婆)在背後一直促成我們的結合。她認識我們的母親,每次見到一位就稱讚另一位的小孩多麼好,在兩家都下了很多功夫,可以說是一位月下老人。

我一年的軍訓結束後,在一九五四年去紐約哥倫比亞大學(以下簡稱哥大)攻讀生理學博士學位。匡政在台大醫學院是七年制第一班,要兩年以後才畢業出國。在這兩年內,我們遠隔重洋,那時打電話太貴,也沒有電子郵件或傳真,全靠一張張航空郵簡,千里傳達相思之情。當時覺得很苦,但現在回想起來,這對我們也是一個很好的考驗。

濟人濟世博大愛

匡政在一九五六年畢業後,當年九月與大弟匡冀同乘貨船來美,兩個月後到美國西岸波特蘭,然後匡政坐火車橫貫美國去紐約,匡冀則是去明尼蘇達。十一月七日我興奮地去紐約火車站接她,見到後真是萬分高興。漫長的兩年等待一瞬間就過去,帶來的是無限歡欣。

匡政在紐約一家離哥大醫學院很近的醫院做實習醫師,抵達後的第二天就開始上班,隔一天值一次夜班,非常忙碌,但很是高興。胡婆婆那時住在紐約,十一月她邀請親友參加我們的訂婚喜宴,請嫂嫂父親程天放伯伯主持。我們準備在次年春天結婚,訂教堂及招待賓客等事,又是由她老人家請她的朋友幫忙。

一九五七年四月七日,我們在紐約長老會教堂舉行婚禮,那是我人生中除了出生之外,最重要的一天。婚禮莊重親切,有近百位親友參加。禮成後,胡婆婆請駐紐約的游建文總領事夫婦在他們家舉辦了一個極美好的酒會招待貴賓。那個年代越洋旅行很不容易,飛機票很貴,父親、母親和岳母(岳父那時身在大陸,無法聯絡)都沒能來紐約參加婚禮,他們於是在台灣宴請親友。我們在婚後將近十年,一九六六年第一次回台灣。結婚後一個月我通過博士論文考試,六月參加畢業典禮,真是「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

匡政愛小孩,因此在一年實習順利完成後,選擇去紐約市區醫院接受小兒科訓練,擔任了兩年半的住院醫師。一九五九年及一九六一年,美儀(May)和美恩(Ann)先後出生,我們得到兩個極可愛珍貴的掌上明珠,是一生極重要的大事。有了自已的小孩後,她覺得在她們小的時候,一定要自已帶,因此停了三年沒有工作。美恩三歲後,匡政在哥大醫學院從事研究工作,同時準備紐約醫師執照考試。由於她努力不懈,終於在一九七一年通過考試,得到紐約及紐澤西州醫師執照,開始小兒科醫師的工作。

匡政學醫是為了濟人濟世,她的目標是幫助弱勢民族及經濟貧困人家的兒童,因此她不自己開業賺錢,而到紐約市政府兒童健康診所去服務。她選擇去東哈林區的一個診所。那裡的環境很偏僻、不安全,所以我非常擔憂,跟她去看了幾次,最後同意讓她試試。匡政在那裡做得很高興,她給來看病的小孩和母親充分的照顧和愛護;看著他們滿意地離去,總是給她帶來無限快慰。

在那診所工作一個多月後,有一天回家時她跟我說:「我前些時候覺得很奇怪,每天到診所要找停車位時,總有一輛車離開讓我停進去,不必到處找。我今天才發現是小孩家長輪流每天替我占車位。」我聽後覺得非常感動。

人不論出身貧富都有良知。匡政這樣對人好,別人也對她好,對她關照;別人認為不安全的地方,由於她的奉獻及大愛,變成最安全的地方。這件事對我啟發極大,也使我更加深對匡政的敬愛,向她學習。如果每個人都能像她這樣,這世界就不會有歧視,能真正達到世界大同。

摘自《學習、奉獻、創造:錢煦回憶錄》

數位編輯整理:賴仕豪,邱千瑜
Photo:錢煦提供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