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核災最殘酷的現實,都是前線的員工在承受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5.06.22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千紙鶴的眼淚
有如小說般的鋪陳,完整記錄事故主角的救治過程與掙扎求生;若是放在怪醫豪斯的故事裡看,這一集絕對會震撼...
定價 280
優惠價 85折,238
$280 85$238

核災最殘酷的現實,都是前線的員工在承受


《千紙鶴的眼淚》英文版序言

作者/岩本浩

一九四二年十二月二日,人類首度成功操控核能,在伊利諾州芝加哥大學「斯塔格足球場」西看台下方壁球場,建造出全世界第一座的核子反應爐,名為「芝加哥反應堆」(The Chicago Pile)。

名副其實,這座核子反應爐是由四萬枚高十公分、寬四十二公分的石墨磚堆砌而成,大小相當於一棟二層樓房。石墨可以減緩中子的速度,是理想的核裂變調節材料。這個石墨堆裡共放了五十噸的天然鈾,上頭插了一根可吸收中子的鎘控制棒,以調節中子數量,預防突然加速反應。

實驗從早上十點開始,午餐休息後又繼續進行。在義大利籍諾貝爾物理獎得主恩里科費米(Enrico Fermi)的監督下,實驗人員慢慢將控制棒移除。控制棒吸收的中子數量逐漸減少的同時,核裂變開始啟動。此時,測量中子數量的中子計數器激烈滴答作響,指針持續上升。下午三點二十五分,費米宣告這是全世界第一起臨界事件:「這確定是自持反應。」自持鏈式裂變反應的狀態,也就是臨界,正是核電產生的主要原理。

就在世人歡慶哥倫布發現美洲四百五十週年的同時,人類終於打開了「宇宙大門」,這是人類進入全新境界的關鍵時刻。實驗的成功,也讓美國加速了核能應用相關研究。

在費米實驗成功前的六個月,美國軍隊已進行過「曼哈頓計畫」。在軍方監控下,這項計畫讓許多技術更加純熟,鈾濃縮技術即為一例,後來成為核能發電的重要技術。

大多數的天然鈾是「鈾2 3 8」,不具裂變性質;只有0.7%的天然鈾是可以裂變的「鈾2 3 5」。為了有效誘發裂變鍊式反應,鈾得先濃縮。濃縮過程中,鈾元素必須先轉換成氟化合物。這個步驟非常麻煩,在此階段,大部分的物質都會腐蝕。再者,大量的鈾2 3 8與鈾2 3 5之間的差異非常微小,為了順利分離這兩樣元素,必須運用微米級的技術。克服這些障礙後,美國在田納西河岸邊的橡樹嶺(Oakridge)興建了一間鈾濃縮中心。

隨後華盛頓州的漢福德(Hanford)也建造起一座大型反應爐,用來加工「鈽」。「鈽」可以經由鈾裂變反應合成,它的裂變性比鈾還要高。美國利用這些材料,在新墨西哥州的洛斯阿拉莫斯(Los Alamos)製造出原子彈。

一九四五年八月六日,美國在廣島投擲了首枚原子彈,三天後第二枚原子彈落在長崎。

二十萬人死於極度高溫、爆炸、和大量輻射暴露。遭受嚴重輻射暴露、但沒有當場死亡的傷患,則出現了噁心、發燒、出血、腹瀉和脫髮等病徵。此外,這些受難者的白血球和血小板指數急速下降,體內黏膜也產生無法治癒的嚴重傷害。情況最險峻的病人都在十四天之內死亡;病情嚴重的患者中,也有半數在四十天內死亡。許多人即使倖存,也因為輻射影響,得了白血病、甲狀腺癌以及乳腺癌等疾病。新生兒死亡率也非常高;有些新生兒罹患了「小頭症」(microcephaly),出生後頭顱異常地小,智力發展遲緩。

二次大戰後,美國身為唯一有核子製造能力的強權,開始大規模生產核能武器。四年後,蘇聯進行了第一個核子武器測試;接著,英國也在一九五二年隨之跟進。這些事件促使美國開始尋求和平使用核能的領域,並且和軍事用途平行發展。曼哈頓計畫裡,美國成功研發出一套鈾濃縮技術,將對手國家遠遠拋在後面,在「和平使用」與「軍事用途」兩方面都居世界領先地位。

一九五四年,美國通過新的《原子能法案》(Atomic Energy Act),賦予民間機構運用核電的權利。所有與核能相關事宜,包括核能的發展和管理,都從軍方移交到原子能委員會(Atomic Energy Commission, AEC)處理。在政府協助下,原子能委員會與電力公司及製造企業聯手,專注於原子能發電裝置的研究。

一九五七年十二月,繼蘇聯和英國陸續開設核電廠之後,美國也在賓夕法尼亞州希平港(Shippingport)設立第一間民營核電廠。西屋公司製造了壓水式反應爐(pressurized water reactor),後來成為最常見的一種反應爐,目前全球有一半以上的反應爐都是此一類型。接下來二十年間,核能發電熱潮在美國持續延燒,陸續興建了一百多家核電廠。

然而,這股風潮卻因一九七九年發生的三哩島(Three Mile Island)核子事故而中止。一九七九年三月二十八日破曉,賓州三哩島核能站二號反應爐因為一連串的人為失誤,導致爐心融化、崩塌,引發一陣騷動,使得反應爐外十英里(譯注:十六公里)有四成的居民被疏散。

七年後,位於現今烏克蘭境內的車諾比(Chernobyl)核電廠四號反應爐發生爆炸。根據前蘇聯政府於事故發生後立即公布的死傷人數,共有三十一人死亡,包含了現場的工人、因救火而殉職的消防隊員,還有二百零三位因為急性輻射病而就醫的傷患。不過,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體制下的國際癌症研究機構(IARC)估算,整個歐洲受車諾比核災影響的受害者應該有一萬六千多人,有些人因此而罹患癌症。

除了核電廠意外頻傳,一九九○年間,美國的漢福德核武器工廠附近也發現大範圍輻射污染。

縱使美國開啟了「宇宙大門」,也是全世界核電廠數量最多的國家,這些意外依然帶來了一陣反核風潮。核電廠相關規定變得非常嚴苛,接下來三十年間,新核電廠的興建計畫全部停擺,就連一些興建中的計畫也都中途喊停。

二十一世紀來臨後,世界各國都在設法防止全球暖化,加上石化能源減少、原油價格上漲等因素,核能發電熱潮再度興起。

另一方面,日本仍然持續增加對核電的使用。截至二○○六年十二月為止,日本共有五十五個運作中的核電廠,排名世界第三,僅次於美國和法國。若把興建中的工廠也包括進去的話,日本則有六十九間核電廠;以此算法,日本會超越法國、躍升為全球第二。

日本是全世界唯一受過核子攻擊的國家,但依舊持續開發核能。就在這樣的國度,發生了一起嚴重臨界災難:三名工人遭受極大劑量的輻射暴露,導致其中兩人死亡。

事發那一天,我正在東京的澀谷廣播中心進行電話訪問,事關一椿因輸血而感染愛滋病毒的醜聞。中午十二點三十分剛過,便傳來核災的消息:位於東京東北方一百公里處的茨城縣東海村,一間民營鈾處理工廠發生輻射外洩,數名工人送醫治療。初步調查,發生事故的工廠還是全球金屬製造業的翹楚:住友金屬。我馬上打電話查詢聯絡方式,並與該公司聯繫。

各媒體都派記者趕往出事現場。據調查,這起事故發生在J C O日本核燃料處理公司,是住友金屬礦山的子公司,而住友是全日本歷史最悠久的民營企業之一,擁有四百多年歷史。最初所報導的輻射外洩並非事實,實際上發生的是日本首次臨界事故。而且,臨界現象仍持續進行中。到了晚上十點,茨城縣政府建議工廠外半徑十公里內的三十一萬居民於室內就地掩蔽,使得局勢更加緊張。

十月一日,事發第二天。黎明之前,事發現場附近居民身上檢測出輻射反應。J C O員工成立了一支敢死隊,試圖控制臨界。上午六點的最新報導指出,輻射量已大幅減少;不久後,證實臨界已獲得控制。針對這起事故,我寫了一篇報導,定稿後交由晚間新聞播出;隨後小睡一下,我又馬上趕往東海村參與後續調查,並持續發新聞稿追蹤。

現場調查結束後,我開始訪問受傷工人。其中遭受最大輻射暴露的那名工人已被送往日本最著名大學的附屬醫院治療;該院每天都會發布新聞稿,公開診療相關數據。然而,光是從這些客觀數據裡,我們完全無法看出病人的實際狀況。於是我只好透過醫療界的人脈,詢問一位又一位的醫學專家。從他們的解釋裡,我發現,病人的情形遠比這些醫療數據所傳遞的還要可怕無數倍。

人體暴露在極大劑量中子束輻射的那一瞬間,便已遭到損害:當生命的藍圖「染色體」破損成碎片、無法再生後,身體注定要慢慢衰敗。

六十年前,賽珍珠寫了一本關於早期核研究的書,描述全世界第一位臨界事故受害者的痛苦以及死亡過程。

遠在天邊、雲層之外,遠在大氣、黑暗、和太空外,太陽以永恆的能量燃燒著。人們想要駕馭、使用這股原始能量,但為的是什麼呢?它一直都在這裡,也一直在那兒,它在人們腳踩的地面上,無所不在。人們所踏的碎石土裡,有著大量的原子能,多到足以讓煤炭和石油黯然失色。這並非一種新能源,但人們對它的了解卻非常非常少。如今,它掙脫控制,毀了一個年輕人的身體。

「費德曼還有希望嗎?」史蒂芬放低音量問。

她回說:「什麼希望?他會整個瓦解。大水泡凸起,然後破裂;皮膚腐爛脫落,開始長疽;他體內的輻射粒子會一點一點地侵蝕他。他的體溫會升高,白血球數量會下降,連他骨頭內的骨髓都會燃燒起來。到最後,他會喪失神智呀!」

「妳全都很清楚,」史蒂芬喃喃說道。

她接著說,「我不會離開他的,我會陪著他直到最後,再也沒有別人了。」

事實上,二十世紀末,日本東海村臨界事故所引發的急性輻射病,嚴重程度遠比這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描述的可怕多了。

《千紙鶴的眼淚─核事故受難者83天搶救全記錄》

Photo:SurFeRGiRL30,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