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穹頂之下,廢水之邊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6.05.30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走一條人少的路
2009年,一個大報記者在媒體業不景氣的縮編計畫裡,她被迫離開「機構記者」工作;2010年,她以「獨...
定價 350
優惠價 85折,298
$350 85$298
書到通知我

穹頂之下,廢水之邊


文/夏珍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前三十年你們拚命毀文化,後三十年你們拚命毀物質。夜以繼日地挖取地下資源賤賣掉,強拆地面的民房,汙染河流空氣,用高稅賦和低工資榨乾百姓,我們的子孫沒有了生存資源。你們的子孫移民走了。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這麼恨這個國家,毀之唯恐不及。」可想而知,在中國調查環保議題、處理礦區驚人的空氣與水汙染,而能講出這段話,是多麼不容易。直到去年(二○一五年),柴靜製作一部紀錄片《穹頂之下》,創造瞬間破億的點擊之後,她也立刻成為大陸封殺的「獨立記者」。

很奇特,每次觀看《穹頂之下》,看到站在螢幕前的柴靜,我就不由自主地想到朱淑娟。

台灣比中國大陸經濟起飛快了三十年,我們也曾經歷只要經濟發展不知環保為何物的年代,做為「環保記者」,朱淑娟當然不是第一代。早在政治開放前後,台灣環保新聞即蓬勃如火,五輕抗爭得以關廠,到六輕抗爭得到回饋,彷彿是一種預示。在民主社會走在環保抗爭的前沿,報導沒有政治壓力,卻難免業務干擾;沒有生命安危,卻難免精神耗弱,因為所有的問題都不可能一時半刻得到解決。人,就在歲月流轉中,老了,或累了。

七年,淑娟就成為圈內知名的「獨立記者」,獲獎無數。如果她還在新聞機構之中,或許並不特殊,她的特殊就在於她的「獨立」──不從屬於任何新聞機構。機構之於記者,往往是非常重要的「後靠」,你知道有一群志同道合的夥伴,支撐你的信念,支持你的工作,至少和新聞對象吵架的時候,還有人可以幫腔;但是,七年來,朱淑娟離開《聯合報》,憑藉的只有她自己的一枝筆(鍵盤),柴靜被大陸同行譽為「環保先行者」,淑娟應該是「新媒先行者」。在主流媒體還在嘗試網媒的時候,她自己就架起了網站,開始「一人工坊」──而且,沒有固定收入。最近幾年才流行所謂的「自媒體」,而她早就不再是「部落客」,而是專業的「自媒體」。

這幾年媒體生態無限惡化,許多媒體老人糾結於去留之間(包括我自己),淑娟義無反顧,走了就走了,奇特的是,太陽升起時,她照樣跑新聞!而且,一跑七年,如此專注不嘩眾,絕不跟著熱鬧走。對每一篇稿子,她都慎而重之,一再查核,總在現場,不論現場有沒有其他記者在,她鎖定議題就窮追到底,中科三、四期的前因後果,大概沒人比她更清楚。看到她寫前國科會主委朱敬一拍著她肩膀問,「你為什麼老跟我做對?」我笑了,這就是淑娟,這就是「記者」。

記者,是一個特殊的行當,擁有比一般人多一點「接近真相」的權力或詛咒。說「詛咒」,因為真相就像是巨大的黑洞,一旦接近就無可避免地被吸引,無從逃避的一再探底,深,還要挖更深。從這個角度看,此刻眼下的多數射後不理的追風同業,到底稱不稱得上「記者」是有問題的,但我們多數人(同樣包括我自己),可能都失去了探底的好奇心或勇氣。我們常告訴自己「莫忘初衷」,卻不太回望、反省自己的初衷到底是什麼?

「不要因為走得太遠,忘了我們為什麼出發。」還記得自己為什麼出發嗎?

摘自《走一條人少的路》

數位編輯整理:陳宣妙,邱千瑜
Photo:https://goo.gl/GrwYbE, CC Licensed.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