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不要失去對自己的信念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6.06.01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走一條人少的路
2009年,一個大報記者在媒體業不景氣的縮編計畫裡,她被迫離開「機構記者」工作;2010年,她以「獨...
定價 350
優惠價 85折,298
$350 85$298
書到通知我

不要失去對自己的信念


在一個地方工作不愉快,為什麼不早點離開?箇中緣由很難說個明白,相信待過主流媒體的朋友都會了解,要離開主流媒體、又是數一數二的大報媒體那有多難。你的大報記者身分,讓父母以你為榮,朋友以你為傲,採訪對象看到你還得敬你三分,幾乎每次遞上名片都感受到那份優越感。

更重要的是,你相信只有在大報才有新聞影響力。每當稿子久久無法見報,心情在迷霧中擺盪;想要一走了之時,就會有稿子再被刊出來,就像微弱的陽光從烏雲的空隙掙脫出來那樣,心中又感到振奮。心裡想,如果離開就連這點微弱的希望都沒有了,就這樣一再耽誤了離開的決心。而且每個月固定入帳、還算不錯的薪水,在受委屈時也覺得還可以繼續忍受。

不過回想起來,這種自我束縛的藉口實在很可笑,簡單講就是不願面對現實,然後找這個、那個理由,掩蓋自己的懦弱。真的離開了,也沒有想像中可怕,回家簡單跟父母說:「報社叫我走」,他們只說:「那你休息一下好了。」哇!原來如此簡單不囉嗦,老實說我還有一點失落呢。

生命總是伴隨悔恨,如果你問我對這件事有什麼後悔的地方,那就是我應該在更早之前就離開才對。當關係斷裂,是無法靠努力或退讓去修補的,與其繼續在斷裂中沉浮,耽誤自己往前走的腳步,還不如早點脫身,走自己的路。那時有人跟我說,可以去找誰找誰,或許可以爭取留下來,喔,我才不要!自己不敢做決定,現在有人幫我做,老實說,我還真是鬆了一口氣。

看到之前許多也被資遣的同事急著找別的工作,但記者最會做的就是記者,找來找去多半離不開這個圈子,或是從過去的採訪關係中找到合適的工作,大多屬於新聞聯絡人之類的。但我一來不想再到任何主流媒體,二來完全不想做什麼新聞聯絡人或公關,想了半天,最喜歡的還是記者這一行。

這些年來網路上有許多關於我做獨立記者的報導,其中提到我被資遣隔天又到環保署跑新聞,好像早有計畫要做獨立記者。其實並不是這樣,而是慣性使然,而且隔天早就計畫好要採訪的新聞。這十年來我一心一意就是在做這件事,有時連假日都來準備專題,隔天又跑來環保署也是很正常的事。

曾經被問到,「為什麼在被報社資遣後,還能堅持下來?」我想一個很大的原因是,我知道自己一直都很認真在做這個工作,而且自認做得不錯,不論別人對我的看法如何,至少我不曾懷疑過自己,包括能力跟信念。這樣說起來,對自己的人生懷抱某種信念,不因別人的否定而否定自己是重要的。遇到這種事時,反而要更加堅定信念,才能給自己足夠的力量站起來往前走吧。

記者是天天交稿的工作,理論上完全不必收尾,但那是指記者跟報社的工作關係而言。但記者在工作中跟採訪對象、事件都建立起一種屬於個人情感面的關係,那就不只是交不交稿的關係而已。不能說走就走,總要通知一下採訪對象、介紹新的同事,也謝謝人家過去的幫忙等等。

而且許多新聞事件不會因為我離職而停止,我理所當然也不會因為昨天接到那個資遣通知就不去關心,所以一有事發生還是跑去採訪。寫完了發現沒地方刊,才接受朋友建議做一個部落格,之後就開始把報導放在裡面。因為自己寫的是環境新聞,部落格名稱就叫做「環境報導」。

當時也常到環保署發稿的同業林蔚文小姐說:「你有部落格了,還需要一張名片」,於是用word幫我做了一張。一直到二○一五年我重新設計新名片之前,一直都用這張。於是一張名片、一個部落格,開始我獨立記者的生涯。

摘自《走一條人少的路》

數位編輯整理:陳宣妙,邱千瑜
Photo:tookapic, CC0 Licensed.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