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我天生如此瘋狂
心理勵志

發表日期

2016.06.01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瘋狂的快樂著
幽默人氣部落客珍妮.勞森,真誠分享與憂鬱症和多重心理疾病奮戰、共存的心路歷程。當癌症患者與病魔搏鬥、...
定價 350
優惠價 85折,298
$350 85$298
書到通知我

我天生如此瘋狂


凌晨兩點,我的焦慮症發作了,大約在中級程度:覺得有一堆野生倉鼠在心臟裡跑來跑去,感覺一股恐懼壓在心頭,但又不怎麼覺得自己要死了。我吃了抗焦慮症的藥,然後四處踱步試圖讓自己有睡意,但是寒意讓我的手腳因關節炎而腫脹,其中一隻腳腫到後腳跟的皮綻開,血絲滲到拖鞋上。我整個人坐進浴缸裡,等待血流停止的同時,看著浴缸裡的水漸漸染紅。我慢慢呼吸,試著告訴自己,被困在離家半個國土之外的旅館房間裡沒關係……這是一場冒險啊。正當焦慮感愈來愈強烈、可能要尖叫出來時,我望向窗外,看見了最美妙的景象。

我看見雪。

對多數人來說,雪沒啥了不起,有時還是個麻煩。對一個生在德州長在德州的女生來說,雪代表魔法。巨大雪花凝結成團飄落下來,在我對面的深色磚造大樓前方閃爍著,真是美極了,也讓人鎮定下來。我試著打開窗戶伸出手,但是窗框被油漆黏住。我看著落雪看了一個小時,等待腳上的血流停止時,暗自希望外面夠明亮,好讓我到外面去玩雪。「各位,下雪了。」我推特給世界上每個人,他們其實不怎麼在乎。

凌晨四點時,我判定能治好失眠和焦慮的唯一方法,是出去散個長步。還是在雪中散步唷。我在睡袍外罩了一件大衣,溜出小房間下樓。踮著腳尖走路,腳真是疼死了,櫃檯人員看見我穿睡衣而滿臉困惑,我還得對他們點點頭。接著,我走入了紐約的夜晚,整個城市因為雪顯得隱約,地上一層厚厚的白色粉末毛毯上沒有任何腳印。我聽見街道上一個醉漢大聲召喚計程車。在這樣的天氣裡,不是一人單獨在外面,感覺還挺安慰人的。沒錯,我穿著睡衣,我的關節炎刺痛了我的腳,但至少我很清醒,溫暖的床鋪也在不遠的地方。

我的腳發疼。刺痛一路沿著背脊往上竄。我只說聲「該死的」,小心脫下鞋子,把腳放進閃爍的白雪。

冷死人了,那股冷毫不費力就凍麻了我的雙腳以及發疼的手。我安靜的光著腳走到街尾,把鞋子留在後面好提醒自己回家的方向。我站在街頭,用嘴接住雪。我發現,若不是因為失眠和焦慮症,我絕不會這時還醒著,看見被寒冬白雪覆蓋、永不入睡的城市,忍不住柔聲對自己笑起來。微笑的同時覺得自己傻氣,不過這是最棒的傻氣方式了。
當我轉身看向旅館,我注意到自己一路走來的腳印並不對稱。一邊又小又白、發著光,另一邊因為跛著走、腳跟的部分有許多鮮紅血斑。這恍如生命寫照的暗喻衝擊了我。一邊步履輕盈充滿魔力,總是看見美好的部分。很幸運。另一邊血跡斑斑、步伐踉蹌。總有點跟不上。

感覺就像是那首關於「耶穌/海灘/足跡/在沙地」的詩,只不過沒有耶穌,而多了血。

我的生活就處在那既白且紅的部分。我為此心懷感謝。

「嗯,小姐?」
櫃檯人員猶豫不決的從大門探出半個身體,臉上淨是擔心的表情。

「我要進去了。」我說。我覺得自己有點蠢,想到應該澄清一下,但想想覺得算了。我沒辦法跟這位陌生人解釋,我的心理疾病剛為我帶來不可思議的一刻。我知道這聽起來有些瘋狂,但也是有道理的。畢竟,我本來就有點不正常。我甚至還不需要假裝自己很擅長這件事。

我可是天生如此。

摘自《瘋狂的快樂著》

數位編輯整理:陳怡琳,邱千瑜
Photo:Andrea Koerner, CC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