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改善關係,改變人生
心理勵志

發表日期

2016.06.15
收藏文章 0

改善關係,改變人生


對許多人來說,我在1980年代後期與1990年代初的紐約生活,看起來相當完美。我住在蘇活區一棟漂亮的公寓,開著一輛白色捷豹跑車,我有美麗的女友,經營自己的事業。在我的小小世界中,也許不夠有名,但絕對是惡名在外。 

因為隨著事業發展,我開始躲在一層又一層的情感包袱之後。我不想冒險再去感受年少時所體會到的任何痛苦。我的自我與自大增長了,我的脾氣也是。我並不是故意這樣,但我任其發生,好讓自己不再脆弱易感。 

不過,不論在鏡中看著成功的自己多少次,我總知道還少了些什麼,這種匱乏感甚至到了足以讓我恐懼的程度。我怎麼填補這個空缺都沒用,我全試過了:毒品、酒精、女人、派對和搖滾樂。我盡其所能分散注意力,不去感受那無以名之的痛苦。即使我想過,好吧,這是因為母親過世、家被燒毀或女友自殺等等的緣故,但仍於事無補。如果要說的話,只能說當時我還剩下那麼一丁點自我覺察,看到自己非常不覺知。 

於是,1994年10月,我拿起電話打給我住在洛杉磯的朋友艾瑞克,並創造了我們之間的密語「那通電話」(that call)。 

艾瑞克接起電話時,我說:「我是『那通電話』。」 
「那通電話?」 
「對,那通電話。」 
艾瑞克說:「好吧。你現人在哪裡?」 
「在我紐約家中。」 
「好吧,」他說,「那你搭下一班飛機到洛杉磯來。」 

當時是凌晨三點,而且是我完全絕望的一刻,於是我照他的話做了。我開車到甘迺迪機場,車子就停在航空站的人行道前──我確定現在已禁止這種行為,但在那年代可以這樣做。我把鑰匙留在車上,並寫下紙條說,回來時我會在扣押處領回我的車。然後我就飛去洛杉磯。 

見到艾瑞克,我問他:「現在我該怎麼辦?」 
他說:「現在該是你清醒的時候了。」 
「我要怎麼做?」 

艾瑞克要我去參加自我成長課程,我同意了。於是兩週後,我就坐在聽講席跟某位講師爭論起來──這是我的習慣,爭辯某事我是對的,而她是錯的,批評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講些什麼。 

當我終於閉上嘴巴,她說:「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當然可以。」 
「你有妹妹嗎?我們來談談你妹妹。」 
妹妹?這是什麼鬼問題?我並不想談這個。「我不是來這裡談她,」我不耐煩地說。「我是來這裡談我自己。」 

整個教室頓時安靜下來。 

那個講師說:「但是我覺得,也許你妹妹正是你該談一談的事。」 
我說:「我已經告訴過你,我不是來這裡談她,我是來這裡談我自己的。」 
「那麼,」她說,彷彿已別無選擇,「我們就來談談你自己和你妹妹。」 

「但我沒興趣,我們要談什麼由我決定。」 
「你知道的,德米恩,」她繼續說道,「你會來這裡有很多原因,其中之一就是,你的生活並不如意。」她停下來,讓這句話深入我。「但有個東西也許是你想要的,我想跟你分享。」 
「真的嗎,貝絲?是什麼?」 

她說:「雖然你擁有成功,也明白母親的死對你的影響,也知道第一個女友自殺、知道發生了這個或那個,但你之所以深深感覺如此不快樂,是因為你沒有和你活在世上兩位最親近的血親之一建立關係,那就是你妹妹。」 

好吧,她說的有道理,但我可不會輕易讓步。我說:「你知道的,貝絲,你說的那些都是最大坨的狗──」然後她打斷我。 

「德米恩,我認為你應該坐下來,安靜好好地聽我說一下。我會把話說清楚,就像給你一頂帽子。如果合適的話,你就戴上它,不合適就摘下。」 
「好吧,」我說。「你說吧。」 

她說:「這頂帽子就是,當你了解到,你所缺乏的關係會影響你整個生命,並真正去改變你和妹妹的關係,那麼你的整個人生就會改變。」 

她的話我仍然一句也不相信,但我還是乖乖坐著閉上嘴巴;既然我錢都付了,就姑且把這頂帽子戴著吧。 

三天後,在某個練習中場,我突然有了靈光乍現的領悟。講課還在進行中,我就起身走到外面。 

我的生活看似完美,但我並不滿意。 

如同我之前說的,我好像缺少了什麼──某種我十分確定只要它一出現,就會讓我的生命截然不同的東西。 

要是我能找到它就好了。 

我很清楚,之前我從沒想過,失去兄妹關係竟會對我有如此深切的影響。為什麼會演變如此?都是因為我。我了解到,我就是家中紛爭的根源。 

我得找個公用電話(在1994年,並不是每個人都有行動電話)。找到電話後,我打給妹妹夏嫣。我原本是希望在她的電話答錄機裡留言,但她的朋友潔娜接起電話,並把話筒交給她。

聽到她聲音的那一刻,我忍不住啜泣。 

※    ※    

與夏嫣重新連結的那一刻後,我們之間的能量頻率轉變,巨大到影響整個家族。我們都停止了爭吵!這種平安、自由和愛的滋味,讓我渴望繼續這趟個人與靈性覺醒的旅程。 

我投入數年時間進行深度轉化的研究與工作。我變得渴望這類新知識,渴望以我尚不知悉的方式來學習了解自己。我參加一個又一個的課程。我參加過男士成長(men’s work)課程、團體治療、美國印第安蒸療法、神聖動作與舞蹈;我研究過治療玄學(healing metaphysics)、身體、心智、靈魂和靈性。 

我從不相信上帝是個涵蓋一切的存在體,一位有著飄逸鬍子、坐在雲端審判人類的老白人。然而,我以前確實相信,現在更是相信,有個普遍存在的靈性滲透在一切萬物中。如今覺察到這個靈性,我繼續以說書人及電影工作者的身分在自己生命禮物的舞台上工作──不過,是帶著一種不同的目的與觀點。我並不認為自己已經知道一切,相反的,我開始尋找那些對於生命比我有更深廣了解的人。我學習到許多,並慢慢開始我的個人轉變,從以前的我變成現在的我。 

傳統的智慧認為,如果想成功,就別浪費時間做無謂之事。相反的,應該要找一位與你有共鳴的良師,讓自己能接近他們,拜他們為師。身為電影工作者,我找到一位我最敬仰的人:詹姆斯‧卡麥隆(James Cameron)。 

卡麥隆執導過「阿凡達」、「鐵達尼號」、「魔鬼終結者」及其他多部電影。對我來說,他是現存最偉大的電影工作者之一。我深感榮幸,能在他製作「阿凡達」時與他一起工作,並受教於他;時間雖然非常短暫,卻令人大開眼界。那次深刻經驗,幫助我轉變為今日的我。我還發現,像卡麥隆這樣掌握自己生命禮物的人都想要分享出去,而不是藏私。他們想要給出去,想讓別人了解自己的所學。 

有個簡單的比喻。假設你要爬一座山,你在山底下遇見一位山裡的老人在湖中垂釣。你向他揮手打招呼,然後往湖的左側山路走去。老人問你:「你要去哪裡啊?」 
「爬這座山。」 
老人說:「走右側那條,別走左邊這條。」 
「為什麼?」 
老人說:「因為右側這條路會通往山上,左邊的不會。」 

※    ※    

在十年前的2001年,我待在北加州一處被稱為「專注山」(Mountain of Attention)的隱密聖所。我就坐在一位老師面前,他是我遇見過最殊勝的靈性導師之一。他的名字叫阿諦達。他跟我說,我活在這世上的目的,就是運用自己身為說書人這項非凡的生命禮物,幫忙傳播光明給世人。他說,在不久的將來,科技將與我的生命禮物結合,使這一切成為可能。我當時覺得他找錯對象說話了。說實在的,當時的我一件事也辦不到;現在看來,很明顯地,他是對的。我遇見了比喻中的老人,他告訴我應該走哪一條路。 

這需要花點時間,但「發現生命的禮物」就是正確道路。在分享這途徑時,我全力以赴追求夢想。我的夢想不僅是盡我所能,成為最棒的電影工作者,還包括完美地分享我在生命中的發現。我想活出自己的生命禮物,我希望這有助於我的家人、朋友、老師,以及最重要的,我們這寶貴的世界。

到目前為止,一切都還不錯。我每天都在學習,我正以從前認為絕不可能的方式轉變中。但我明白,如果我想告訴大家一個轉變的故事,我就得仔細看著自己與持續轉變之間所發生的一切,一點細節也不放過。 

我了解到,我不能不捨棄某些個人習性與生活方式。我強烈覺知到自己影響他人的力量與方式,我絕不想濫用它們。因此我不斷下工夫讓自己處於自己的臨在──亦即覺察到自己在任何時刻的真實面目與存在狀態。如果想與我愛的人有所連結及建立關係,那麼能夠有意識並覺察到哪些模式、信念和習慣服膺於這目的,這種能力在自我發展中是很重要的。難道我們不想與那些生命中對我們來說最重要的人,建立最深刻的關係? 

這正是我要的。當我們來到這世界,似乎都已被應允一份喜悅、痛苦與轉化的體驗,而這一切都以必然的死亡做為結束。很少人會在臨終時說:「天啊,我真希望多買一個玩具或多做一趟旅行。」 

相反的,生命走到終點時,我們會對此生的人際關係與愛的能力做出評價。我們會問自己,「我有盡已所能做好這些事嗎?」 

發現生命的禮物,發現你的生命禮物,與你自己和世界分享它,我保證,你對這終極問題的回答,將會是一個大大的肯定。 

摘自《發現生命的禮物》

數位編輯整理:陳孟君,邱千瑜
Photo:Pezibear,CC0 Licensed.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