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享受充實的人生,遠比過得毫無痛苦更重要
心理勵志

發表日期

2016.06.22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正念療癒,告別疼痛
每天給自己二十分鐘,領受呼吸的滋潤與撫慰疼痛少了,壓力輕了,活力自然回來了!正念靜觀,原本是禪宗與佛...
定價 350
優惠價 85折,298
$350 85$298
書到通知我

享受充實的人生,遠比過得毫無痛苦更重要


浪花如潮衝擊著布萊頓海岸。艾莉獨自坐在海邊,凝視著夕陽,風輕輕地撥弄她的髮梢。她的雙腿沒有一個地方不在痛,但是她今天似乎不再為此困擾。她拿起筆記本,開始用最喜歡的筆列出一張清單:

「美麗的夕陽,海灘上發光的石頭,石南花依舊盛開,閃耀的小路,小草表面的蜘蛛網,沙沙作響的葉子,灑落在眼睫毛上的陽光,起皺的衛生紙,躺在軟墊上,柴火的氣味,柔軟的羊毛套頭衫,擁抱,新鮮的麵包,黑巧克力,更多擁抱,乾淨的頭髮,幾杯茶……」

這張清單提醒她今天感受到的所有正面事物。艾莉嘆了口氣,明白了生命是如此美好。她又看了夕陽一會兒,然後拿起手杖一跛一跛走過沙灘,前往船街,準備吃點炸洋芋片和酥豆,沉浸在這些食物的味道、香氣和口感中,完成她今天的「家庭作業」。

艾莉的正念課程已經練習到一半了。幾個星期以前,她會認為自己目前的處境,此刻正在做的事情,都是不可能辦到的:她正在享受生命。儘管她還是覺得痛,但已經減輕很多了。這主要歸功於她透過正念練習,減少了許多次要痛苦。她對此非常滿意,因為她正在學習一件更重要的事:享受充實的人生遠比沒有痛苦更重要。她正在學著再次擁抱生命。她當然想要剩下的疼痛都消失(最好是馬上),不過她也發現了可以在痛苦中找到樂趣。

對於這些一面忍受極大痛苦、卻一面試圖找到樂趣和「意義」的人,我們總是讚嘆不已。過去多年有許多研究試著探索為何有些人會這樣做,有些人卻不會。現在科學已經在大腦內發現潛在的傾向,會讓一個人在飽受慢性疼痛和疾病時,非常難去享受生命,很難維持樂觀的心態。但是更重要的是,這也讓你更清楚地發現自己可以再一次欣賞人生,並在這個過程中開始一個良性循環,進一步減少自己的痛苦。

有一個令人悲哀的老生常談提到,人生來就是要受苦的。世界上有些宗教會說:「生命就是一場苦難。」神經科學家也說我們有「消極否定的傾向」。無論是哪種說法都顯示,我們大部分的痛苦都是本能的副作用,而這是大自然透過數百萬年演化在人類身上深植的天性。

就此看來,早期人類能忍受一切簡直是奇蹟。我們沒有尖銳的爪牙來抵抗肉食動物,也無法輕易地跑贏牠們。但是我們有極高的靈巧度和智慧。我們非常擅長預知和閃避危險。不過,這也是有代價的,因為這意味著我們大腦演化會先注重負面訊息,總是先看生命的悲慘面。的確如此,我們會對俗話說的「紅蘿蔔」和「棒子」作出反應(尋找獎賞並避免威脅),但是這個過程其實帶來影響極大、先入為主的偏見。這意味著我們的注意力總是集中在威脅上面。這是因為你今天如果錯過了一根「紅蘿蔔」,或是說一個愉快的經驗,你明天可能還有機會;但是你如果沒有注意到「棒子」,你就會死,明天就再也沒有機會了。所以基於這種強迫心態,你總會先發現棒子,不顧一切避開它,即使這代表你可能會常常錯失得到紅蘿蔔的機會。

我們對於負面思考的天生習性,會讓我們傾向於注意每個地方的威脅,還有每件事情的缺點。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的心會用雷射掃描般的敏銳度,專注搜尋疼痛和痛苦。但更重要的是,這代表我們根本沒有注意生活中無數愉快的事物。

這種所謂大腦內的「負面傾向」具有不可思議的力量,會把眼前的所有一切都掃過一遍。神經科學家發現,人類只要花十分之一秒就能發現一個威脅的存在,像是一張侵略性的臉孔,但是卻要花很多倍的時間才會發現愉快的事物。我們會對威脅產生實際且立即的反應,然後直接存入記憶中,這些記憶會隨時待命讓我們馬上想起來,但是正面的經驗卻需要比較久的時間才能沉澱,這會讓我們的負面傾向更嚴重。這也就是為何我們很容易從疼痛中學習,遠比從樂趣中學習來得快。「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這句古老的諺語,就是最貼切的形容。根據實際估計,我們需要五次愉快的經驗,才能平衡一次同樣程度的負面經驗。

神經心理學家韓森(Rick Hanson)博士形容大腦就像用「魔鬼沾來處理負面經驗,鐵氟龍來應付好的經驗」。這個傾向深入大腦的每個結構之中,驅動我們所有的本能與情緒。舉個例子,大腦警報系統核心的杏仁體,就會用三分之二的神經元來處理負面經驗。你如果在掃描器上看大腦活動,就會發現負面經驗會導致強烈的活動,同樣程度的愉快經驗產生的活動就明顯較少。這種傾向也反應在身體荷爾蒙系統中。我們有很多種壓力荷爾蒙會迫使我們對負面經驗產生反應:可體松、腎上腺素和正腎上腺都會迅速採取行動,對身體有極大的影響。同樣的「正面」荷爾蒙,像是「愛撫荷爾蒙」催產素,則欠缺同樣的效力和急迫性(雖然長期而言也有極強的效果,可以促進健康、療癒和整體幸福感)。

簡單說,演化讓我們的大腦習於操弄自己,高估了威脅,卻低估了報償和機會。這在演化上很合理,但卻會讓我們陷入悲慘的境地。但我們還是要再強調一次,就自然界而言,能生存下來遠比活得快樂更重要。

就我們對疼痛和痛苦的認知而言,負面傾向也非常重要。我們常會覺得疼痛和痛苦蔓延全身,快樂卻通常只是局部。心理的痛苦常會讓疼痛和痛苦陷入無止境的惡性循環。
這看起來似乎有些負面和絕望。不過,我們不是被逼著要讓身心充滿痛苦地活著,因為我們可以克服負面傾向,現在該重新矯正平衡了。我們應該再一次享受人生了。

被負面傾向操縱

「當我知道負面傾向後,」羅傑說,「每件事都能被理解了。你的冰箱如果壞了,你會認為『他們製造的冰箱不像以前一樣好了』;當你在人群中注意到一個人很沒禮貌,你會認為:『這個國家開始墮落了』」。這種傾向會灌輸進入每一種負面心態中。
「這也可以解釋為何媒體充斥了暴力和負面新聞。經營媒體的人非常精確知道該如何操縱我們。他們先是嚇唬我們,然後再給我們避風港。他們會在我們心中製造不安穩和依賴感。我們盯著並黏住電視不放。當我們看到人們受苦時,希望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然後再接受廣告的心靈慰藉,買一些根本不想要或不需要的東西,然後覺得快樂又安全。這一套運作得很棒,讓商人可以賣給我們更多東西,同時維持社會階級制度的運作,但也造成了身心的疼痛和痛苦。
「我以前會為此很生氣,這當然是另一種有害的心理狀態,不過我現在接受了這就是目前的狀況。我會在廣告時間時按下靜音鍵。這種接受和簡單的舉動,代表我又找回了自由。

摘自《正念療癒,告別疼痛》

數位編輯整理:陳孟君,陳子揚
Photo:Susanne Nilsson,CC Licensed.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