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認真面對死亡
人文社科

發表日期

2015.06.26
收藏文章 0

認真面對死亡


中國人平常很忌諱談死亡,好像如果少談死亡,它就不會出現似的。《論語》最後一篇〈堯曰〉篇,稱讚古代的帝王治理百姓最重視四個事情。第一,民,就是老百姓;第二,食,因為民以食為天,這兩點是跟生活有關。第三,喪,就是喪禮;第四,祭,就是祭祀,兩點是針對死亡和死後的。事實上有生就有死,死亡是非常自然的事情。重要的是,怎麼面對死亡這件事呢?

 

人生在世,很快就發現三大挑戰:一是痛苦;二是罪惡;三是死亡。每一位偉大的思想家,都必須回答這些問題。首先,人有痛苦,從生理上的疾病、衰老;心理上的生離、死別;朋友之間的誤會、恩怨,直到人生有沒有意義的痛苦。所以,人活著是為了追求快樂,這些痛苦是怎麼一回事,它是必要的嗎?如果是必要的,需要這麼多嗎?其次是罪惡,人活得好好的,為什麼要互相傷害呢?很多罪惡純粹是為了好玩,西方中世紀大哲學家奧古斯丁(Augustinus Hipponensis,354-430 B.C.),他寫的《懺悔錄》,描述童年經過別人家的果園,門口貼一個「禁止偷摘水果」的牌子,他就偏要去偷摘,也不吃,就丟了。後來反省自己幼稚的心態,但小時候就是有破壞規矩的衝動,恐怕是一種反叛心理,也許是出於遊戲的心態,造成別人的痛苦。像殺人放火這種罪惡,那就更大了,所以,哲學家對於痛苦、罪惡,都需要合理的解釋,解釋不一定可以解決,但至少讓人了解之後,才願意去面對它。

 

死亡更複雜,人死了之後去哪裡?這個問題交給了宗教家。宗教家的解釋大體是兩種,一是死了之後還有輪迴,但是,輪迴的問題很複雜,如何輪迴?它的規則是什麼?輪迴的目的何在?需要多久?怎樣才可以不輪迴?這些都是待決的問題。另外一種說法,人死了之後,這一生的行為要接受審判,決定上天堂或下地獄,最多中間加一個煉獄,這樣公平嗎?如果我這一生環境都不理想,所以做壞事;別人環境很順利,所以他能做好事。因此,用一次決定永恆,所謂的永生,是天堂還是地獄,大家也覺得不近人情。像孔子這樣偉大的哲學家,如果不談死亡,怎麼算是哲學家呢?哲學是愛好智慧,真正的智慧一定牽涉到最後的真實,我們就要說明孔子怎麼看待死亡。

 

很多人都因為《論語‧先進》中,孔子說:「未知生,焉知死」,而誤解他不了解死亡。其實,孔子是因材施教,他認為子路這樣的性格,不太適合研究文學、藝術、宗教這些複雜而深刻的題材。但是子路聽到別人談,他也想請教老師如何事鬼神?「事」這個字是下對上,古代一般用在三個地方:第一,事父母;第二,事君上;第三,事天,事奉鬼神。人死為鬼,鬼神是人類的祖先,超越人類的世界,事奉祖先是可以成立的。孔子知道子路不是真心發問,只是好玩有趣,他真正關心的是治國平天下。孔子跟他說「未能事人,焉能事鬼?」你還不能好好跟人相處,怎麼可能跟鬼神好好相處呢?子路顯然不太滿意,就說「敢問死」。「敢」是謙虛,膽敢請問老師,什麼是死亡。孔子就說「未知生,焉知死?」你還不了解什麼是生存的道理,怎麼可能知道什麼是死亡的道理呢?孔子的回答是有延續性的,活著的時候跟人相處好,那死後跟鬼神也能好好相處。原理是一樣的,要有禮貌,要非常真誠。了解生存的道理,活著好好珍惜每一天,死了之後也知道是什麼情形,所以,不能說孔子不了解死亡。

 

《論語》這本書,「生」字出現十六次,「死」字出現三十八次。如果孔子不了解死亡,怎麼「死」出現這麼多次?只是我們唸書的時候,不太喜歡看這個字,假裝沒看到。其實孔子是坦然面對人類全部的經驗,怎麼可能脫離死亡呢?他長期以辦理喪事為他的職業,經常看到別人老人家過世了,他怎麼會迴避這樣的事呢?這個題材特別值得我們去了解。

 

喪禮是對待過世的長輩、親人、朋友;祭禮是對待祖先,祭祀。孔子曾說「禮,與其奢也,寧儉。」(《論語‧八佾》)實行禮儀的時候,與其鋪張奢侈,寧可儉約樸素,因為真誠的心最重要。接著他說「喪,與其易也,寧戚。」就是辦喪事的時候,與其儀式周全,寧可內心哀戚,因為哀戚才代表對過去親人的懷念。孔子很強調真誠,內心的情感才是外在行為的基礎。這對於喪禮,後來他的學生曾參也說「慎終追遠,民德歸厚」(《論語‧學而》)慎終就是指喪禮,古代都有規定,按照規定就不會有太大的問題。追遠是指祭禮,就比較複雜了,祖先真的存在嗎?父母辛苦了一輩子,最後不幸過世了,子女為他們辦風光大葬是合理的。孟子後來就說:「養生者不足以當大事,惟送死可以當大事。」(《孟子‧離婁下》)。

 

 

摘自《傅佩榮‧經典講座──孔子》

Photo:Pink Sherbet Photography , CC Licensed.

相關文章 MORE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