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怎麼做才能擁有迎向未來的競爭力?
財經企管

發表日期

2016.07.12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未來產業
上一波由數位領頭的全球化與創新浪潮,幫助低勞動成本地區超過十億人口脫離貧窮;下一波,將使最先驅產業晉...
定價 420
優惠價 85折,357
$420 85$357
加入購物車

怎麼做才能擁有迎向未來的競爭力?


當爸爸是我這輩子最重要的職務,我忍不住思考,即將來臨的轉變對下一代的經濟前途會帶來什麼影響。我的孩子面對的機會與挑戰,將和在西維琴尼亞州長大的我截然不同。他們應該怎麼做,才能擁有競爭力,成功迎向未來?

在此提供兩名年輕採訪對象的故事,可以讓我們一窺今天的孩子在迎接未來時應具備的特質。先回顧一下二十四歲創投家泰爾的成長歷程。泰爾乃是受到蘇丹行動通訊富豪伊布拉欣的啟發,走上目前的生涯發展方向。泰爾的父母都來自印度,後來赴美留學,接受高等教育。泰爾的母親塔努(Tanu)是家族中 第一個搭飛機的人,她在印度求學時,同屆1000名學生中, 只有15個女生,促使她決定赴美留學。泰爾的父親普拉文 (Praveen)當年只挑選不收他申請費的大學來申請。後來因為 俄亥俄州立大學除了提供全額獎學金,還給他免費機票赴美, 他決定到俄亥俄州大求學,沒有選擇其他大學(包括長春藤名 校)。

泰爾的雙親晉升美國專業人士階級後,決定經常帶泰爾和弟弟蘇杰(Sujay)四處旅行,希望他們了解自己的生活條件比很多人都優越,一方面促進他們的情緒發展,也讓他們更通世務。泰爾說:「我們小時候從來不曾去歐洲或加勒比海旅行,爸媽只要一有空,就想讓我們看看真實世界怎麼運作。」

一九九○年代,泰爾的雙親帶他們去巴西和肯亞旅行,當時兩國還被列為未開發國家。泰爾七歲時,全家去參觀一家為 盲童而設的孤兒院,其中八成的盲童原本都可治癒,卻因缺乏經費,無法恢復視力。

泰爾的父母雖然不是有錢人,卻把收入的一大部分都拿來旅行,希望開拓孩子的視野,讓他們了解更寬廣的世界。泰爾和弟弟年紀雖小,卻已能從全球觀點想像未來的生活和職業生涯。這也是為什麼伊布拉欣成功將行動通訊引進非洲,會影響泰爾踏上投資人這條道路。

廣大世界就是他的家

泰爾把廣大的世界看成他的家,想像自己總是在全球各地工作。他說:「我不像圈子裡其他朋友那樣,總是渴望找個地方真正安定下來。我們經常都在舊金山—波士頓—紐約—華府之間穿梭往來,還飛到新興市場的各大都市。對我而言,家不只是一個地方,還代表一種感覺——而我和至親好友在一起時,最有家的感覺。」

今天,泰爾是矽谷重要創投公司裡扮演高階角色的最年輕創投家。科恩比泰爾年長十歲,但三十四歲的科恩在我眼中依然 年輕。歐巴馬總統走馬上任後,我開始到國務院為希拉蕊工作時,認識科恩。當時他才二十七歲,是少數布希時代延任的官員之一。我見到科恩的時候,他已是羅德學者(Rhodes scholar),還寫了兩本書。科恩和泰爾一樣,在史丹佛大學接 受大學教育。我和科恩密切共事一年半後,他辭去公職,開始為谷歌董事長施密特工作,並建立Google Ideas。我和科恩一起出差與共事的經驗,讓我對於可以從泰爾身上學到的教訓更加篤定。

科恩的父母是康乃狄克州的心理學家及藝術家,他從小就對外語及外國文化充滿好奇。他十六歲的時候,開始靠書本自修史瓦希里語。於是,他的母親帶他去耶魯大學上史瓦希里語 的私人課程,他也開始到非洲旅行。十九歲時,他曾和肯亞Mesai部落的村民一起住了一段時間。

我們一同造訪東剛果和西盧安達山區時,同行者中有人能操流利的史瓦希里語,帶來很大的好處。我們因此得以避開大使館的翻譯安排——當地人先對一名非洲翻譯用史瓦希里語說一遍,這名翻譯把他的話用法語講給使館人員聽,使館人員再為我和科恩從法語翻譯為英語─直接和當地人溝通,其中包括遭遣返回盧安達的民兵,以及東剛果難民營的性暴力受害者。

我們能在這個地區成功推動計畫,要歸功於我們既懂科技,又能說當地語言和了解本地文化。蘇丹行動電話巨擘及億萬富豪伊布拉欣也因為如此,方能在包括剛果在內的前沿市場 大展鴻圖。如果你有意願、也有能力投入今天的前沿市場,就能開創明天的大企業。像泰爾和科恩這樣的人會先看到機會, 而且他們有才幹,也有人脈,能充分利用機會。諷刺的是,在愈來愈虛擬的世界裡,你的護照上卻是能蓋愈多章愈好,這點 比過去任何時候都重要。

學習外語之外的第二種語言

大多數人都沒辦法像泰爾這樣,從小就全家一起去前沿市場旅行;或像科恩那樣,到耶魯大學去學史瓦希里語。但今天的父母手邊擁有很多泰爾和科恩小時候沒有的工具。網路上的語言學習課程幾乎和私人家教的教學效果一樣好。搭機飛到前沿市場,親自了解這些地方,是無法取代的經驗,但泰爾和科恩的中產階級父母所作的選擇,讓他們得以在陡峭的經濟與社會階梯向上攀升,享受今天的成就。

如果說,科恩和泰爾給我們的重要一課是,在愈來愈全球化的商業世界裡,精通多元文化也變得日益重要,其他許多思想家和專家強調的卻是其他技能─或他們會說,外語能力只是其中一部分。許多人認為,今天的孩子必須精通科學、技術或程式設計的語言。如果大數據、基因體科技、網路、機器人是未來高成長的產業,那麼靠這類工作維生的人就必須精通背後的編碼語言。

「如果我現在才十八歲,我會主修電腦或工程,並選修中文課。」前eBay執行長唐納荷告訴我。「我的小兒子在達特茅斯讀大一。他已經學中文四年了,還可能主修電腦科學。」

投資人和創業家帕里哈畢提亞(Chamath Palihapitiya)也和我分享他及妻子(也是電腦工程師)教養孩子的方式:「我覺得,至少要懂另外兩種語言真的很重要:一種是傳統的外語,另一種是技術語言。因為人力資本市場正在改變,你必須有能力和全球各地的人交談,了解他們的文化,了解他們的語言,同時還能進行技術上的對話。我們家採用的方式是,我的孩子都必須學習兩種語言:一種是西班牙文—他們從小就學;第二種語言是Python等程式語言或其他技術語言,等他們六歲之後,就會開始學。我們覺得這件事非常重要,學習語言是讓孩子了解世界的重要方式,不管是我們生活的實體世界或我們生活的科技世界都一樣。

大家一再強調學習技術語言的重要性,宋赫斯特卻提出有趣的反論。他認為今天對高技術能力和高超數學能力的需求是短期現象。「某段時間會出現對某些技能的需求。」他說。「目前需要的是亞斯伯格式的數學頭腦。但我認為這類亞斯伯格式經濟只會再維持十年左右,因為一旦技術平台都建立完成,就不會再重新創造。」

多爾西則抱持相反的看法,他認為精通程式語言的好處不只是懂得編碼而已。「我不認為你學程式語言只是為了當工程師或成為程式設計師;而是因為你能從中學習非常、非常不同的思考方式。程式語言會教你如何抽象思考,把問題分解成小的部分後逐一解決,還教你理解系統,看到系統如何相互連結。所以,這些是你走到哪兒都用得著的工具,尤其當你思考 如何創業和經營事業,甚至如何在企業裡工作時。如果你能把十分龐雜的系統綜合歸納為幾個根本概念,同時簡潔扼要地把它說清楚,這正是你從程式設計學到的本事。」

谷歌的施密特也呼應多爾西的看法:學習如何理解複雜問題,非常重要。當我問道,他認為我的孩子最需要學習哪些技能時,他告訴我:「最重要的是培養分析能力。人們現在做的例行工作,以後大部分都會交由電腦處理,但我們周遭的電腦還是需要有人操作管理,所以分析能力永遠不會過時。

因此,許多和我談話的人都提倡傳統博雅教育,篤信「學習如何思考」的重要性。許多人還認為,傳統博雅領域和工程領域的鴻溝將逐漸消失。科恩問:「為什麼我非得是政治科學家或電腦科學家?為什麼不能綜合兩種專長?為什麼我一定要成為歷史學家,或主修英文,或當電機工程師?為什麼不能混合兩種領域?你知道,兩者其實都是語言。問題在於,必須有更多跨領域的嘗試,融合科學與人文,才能協助孩子為未來做好準備,因為在未來世界中,各領域之間的藩籬早已開始倒塌崩解。」

科恩指出,今天的父母應該學習泰爾的父母教育他和蘇杰的方式,把泰爾送去大學研讀人類生物學和公共政策,讓蘇杰主修環境科學和公共政策。

愛沙尼亞總統伊爾韋斯也抱持類似的觀點。他指出,過去清一色由文科畢業生擔綱的職務(例如政府部門的工作),未來將逐步讓位給具科學技術背景知識的人才。他以自己的兒子盧卡斯為例。盧卡斯精通科技,目前任職於政府部門。「他永遠不會設計出價值10億美元的應用程式,但是他參與政策的形成,了解政策的意涵和影響,而我認為,這正是目前我們面 對的其中一個問題:至少在歐洲,我們在制定政策的層次,缺乏了解資訊科技的人才。」

數位原住民的世界

今天的年輕人將成為未來的職場主力,他們必須更靈敏,更熟悉廣大世界的運作方式,才能找到適合自己的利基。隨著機器人技術的發展,認知型、非體力勞動的工作也將逐漸自動化,而家父做了五十年的工作(房地產相關法務),對於今天的法學院畢業生而言,可能是糟糕的生涯選擇。人類和機器人的競爭將成為明日勞動市場的特色。在未來的職場上,不是人類指揮機器人工作,就是機器人指揮人類工作。

在優渥社經環境下成長的孩子,總是比中下階層的孩子更具競爭優勢。過去他們的優勢大部分來自於地理位置。二十世紀,出生於美國或歐洲的人具有莫大的經濟優勢。但過去二十年來,歐美的相對經濟優勢逐漸減少。中國、印度、印尼、巴西等過去的前沿市場已搖身一變為快速發展的市場,這些國家的中產階級和菁英人才也與日俱增。除了晉升中產階級的十億人口之外,如今中國有兩百多位身價超過10億美元的億萬富豪,印度有90位,巴西有50位,印尼有20位。

高速成長的市場為人民提供了向上移動、提升經濟地位的難得機會。正如同中國、印度、印尼、巴西過去受惠於高 速成長,如今我們可以說,今天生在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地 區正逢其時,過去貧窮孤立的地區如今愈來愈融入全球經濟 體系,而且將成為驅動未來十年成長的源頭之一。當更多像 Codeacademy和Scratch之類的資源不再受地理限制,日益普及,以及更多像安德拉這樣的公司投資今天的前沿市場,世界上將出現更多快速發展的經濟體。能在經濟、政治和文化上採取開放政策的國家,將占據邁向成功的有利位置。

經濟發展日益多元化,加上變化的步調愈來愈快,意味著全球商務人士和投資人必須和剛踏入職場的年輕人一樣,具備全球移動和跨文化工作的能力。我們給下一代年輕人的忠告同 樣適用於今天的投資人,假如他們想從未來產業創造的龐大財富中分一杯羹的話。由於金錢、市場和信任逐漸編碼化,帶動 了機器人、基因體、網路、大數據和各種新領域的創新和創業風潮,而且從全球一級城市迸發的這股風潮,將擴及大多數企業領導人從未到過的地方,例如愛沙尼亞。網路經濟興起後,企業領導人學到的教訓是,自幼就習於數位生活方式的年輕人,比較可能在網路界開創一番大事業。 同樣的道理也適用於未來產業。我預期未來網路空間和大數據領域的大企業,大都將由二、三十歲的年輕人所開創,他們成長於碼戰和數據高速增長的年代,從小就習慣編寫程式。

摘自《未來產業》

未來產業

數位編輯整理:陳子揚
Photo:pixabay,CC Licensed.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