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伊斯蘭國與伊斯蘭教的連結
生活風格.藝術設計

發表日期

2016.07.19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阿拉伯奇想千年
伊斯蘭教叫拜聲迴盪千年,不只滋養信徒靈魂,也觸動每一個行過中東的旅人內心。阿拉伯文化博大精深,歷史版...
定價 350
優惠價 85折,298
$350 85$298
書到通知我

伊斯蘭國與伊斯蘭教的連結


近來伊斯蘭國的行徑讓全世界譁然,從事阿拉伯研究的人,在許多方面不敢直言或不願意坦承心中的想法,尤其是不願觸及宗教的議題。這領域的研究者原本多少就有一種「伊斯蘭恐慌症」或「阿拉伯恐慌症」,目前伊斯蘭國所塑造出的氛圍,不只讓專業人士恐慌,更足以讓全世界為之窒息。

和蓋達組織不同的是,伊斯蘭國活用現代科技,靈巧地利用人性弱點,獲得很多年輕人追隨。對於許多平民百姓,甚至對部分知識份子而言,中世紀阿拉伯人的文明光輝,是深藏在腦中深處的榮耀。伊斯蘭國標榜要恢復「哈里發」制,建立一統的阿拉伯國家,就好似告訴他們要恢復阿拉伯文明的榮耀,那幾乎是多數阿拉伯人的夢,畢竟公元一二五八年巴格達毀於蒙古人手裡,是阿拉伯人第一個痛;公元一四九二年阿拉伯人被西班牙人趕出格拉納達(Granada),是他們第二個痛;公元一五一六年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殖民阿拉伯世界,是他們的第三個痛。

目前或許還有更嚴重的第四個痛楚,正在折磨著阿拉伯人的內心,便是西化後的世界所標榜的「普世價值」,經常不是他們的價值。對他們而言,今日二十二個阿拉伯國家是西方人劃分出來的怪地圖,並非阿拉伯人的意願。儘管表面上這是一場遜尼派與什葉派的「宗教戰爭」,但在意識形態上,卻迎合某些人潛意識的願望,是「民族戰爭」。因此,我不只一次聽到阿拉伯朋友說:「我們討厭他們(伊斯蘭國),但我們需要他們。」對一般人而言,我們很難了解這種「需要」的極限何在?

比較弔詭的是,僅憑伊斯蘭國三萬個聖戰士,怎能製造出如此驚人的負面力量?是國際媒體刻意塑造出來的形象?是其他國家各懷鬼胎的支助使然?抑或他們真是訓練精良,擁有如此龐大的殺傷力?倘若現在伊斯蘭國停止恐怖行動,是否搖身一變,它的主權就被國際所承認,成就它重新劃分國土的野心?中東地區對於國土重劃從來就不陌生。果真如此,此次的劫難似乎與其他區域經常發生的暴亂或內戰並無太大差別,我相信有許多眼睛正虎視眈眈看著它發展,伺機而出。

對戰爭與暴力甚為陌生的台灣人,被迫跟隨著時代不斷地學習。台灣是一個毫無宗教歧視的地方,即使看到自殺炸彈客的瘋狂行為竟只為了宗教,人們還是很難想像宗教議題會成為發動戰爭的原因。我常想,若台灣沒有滴水不漏的國安防衛,以台灣人對宗教毫無戒心的性格來看,輕而易舉便能在島上製造恐怖行動。

《古蘭經》鼓勵人們為「主道」而戰,以阿拉後世的報酬勸人們起而行,以天堂有享不盡的佳餚與美女來鼓勵聖戰。聖訓也鼓勵人們的內在要履行「大聖戰」,行善杜惡;對外要履行「小聖戰」,為伊斯蘭而戰。因此,偏頗的人便扭曲聖戰定義,無視於發動「聖戰」必須有其條件,戰爭過程有其限制。他們利用宗教荼毒人心。不知聰明的台灣人是否能引以為戒?任何宗教的狂熱應該適可而止,儘管我並非一個無神論者,但我總認為到處是宗教場所並非國家之福。身為知識人,我更認為宗教的狂熱會束縛奔放的思想與創意。

摘自《阿拉伯奇想千年》

阿拉伯奇想千年

數位編輯整理:賴仕豪,陳子揚
Photo:DAVID HOLT, CC Licensed.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