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
購物車有 0 項商品,共 0
天下文化首頁 主題 我沒有精神病,只是需要排到你們前面
心理勵志

發表日期

2016.07.28
收藏文章 0

文章摘錄自

瘋狂的快樂著
幽默人氣部落客珍妮.勞森,真誠分享與憂鬱症和多重心理疾病奮戰、共存的心路歷程。當癌症患者與病魔搏鬥、...
定價 350
優惠價 79折,277
$350 79$277
加入購物車

我沒有精神病,只是需要排到你們前面


今年,我的醫生開給我抗精神病藥物。

「是為了……趕跑精神病?」我開玩笑問道。

但她可沒在開玩笑。

她跟我保證,這表示我有精神病,還安慰我只要把這藥(用來治療精神分裂)當成抗憂鬱藥的配菜一起吃,小劑量就可以減緩躁鬱的程度。

我當然二話不說就吃了藥。藥很神奇的。你吃一顆會感覺很快樂,再吃一顆就覺得沒那麼餓了。再吃一顆藥,呼出來的氣有薄荷味。(最後這顆藥其實是薄荷糖,但是你可以想像那畫面吧。)

沒有什麼比聽到有種藥能治好糟糕的問題更棒了,除非你碰巧聽到這藥也用來治療精神分裂症。

抗精神病藥物。

如果有人在派對上趁機洗劫你的醫藥櫃,沒有其他藥會更讓他們嚇破膽了。除非是那種用來治療有傳染性的尿道爆炸症,但我沒把那算在內,因為這種病根本不存在。(我希望如此。)當然,吃抗精神病藥物的人並不是都有傷害性。畢竟,我們不會把「威而剛」稱為「軟趴陰莖藥」,也幾乎不會有人把憤怒管理治療法稱為「試著不要當大渾蛋課程」。我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還有其他哪種藥比抗精神病藥物更令人感覺羞恥。

不過平心而論,吃抗精神病藥物還是有些好處。首先,你可對外宣布你在服用抗精神病藥物。這聽起來似乎很蠢,不過當你第一次去藥局拿藥,排在二十名不斷打噴嚏又渾身充滿細菌的人後面時,你可以很誠實的說:「你介意我先拿藥嗎?我必須來拿我的抗精神病藥,我真該昨天就來拿的。」這一招在雜貨店結帳隊伍、交通局、吃到飽自助餐廳也有效。

吃抗精神病藥物的第二點好處,是它們絕對有效。我在服用這些藥的期間比較不會傷害自己,覺得狀態穩定了些。住在我衣櫃裡的那些藍人比較不會老想賣餅乾給我吃,那些密謀對付我的松鼠也多數消失了。(前面這一句話是開玩笑的,但是只有那些服用輕微抗精神病藥物的人會笑出來,因為其他人都害怕這是真的。這不是真的。松鼠是真的,但是牠們才不會因為你吞了很多顆藥就不見蹤影。老實說,每次講完這笑話還要再解釋,讓我覺得很驚訝。)

有些人說藥物從來就不是答案,我尊重他們的意見。但有時藥物的確答案,我認為這些人需要多點彈性。事實上,我們如果問同樣這批人:「南西.雷根說:『我們應該要對什麼說不』?」他們會回答:「藥物。」我就會接著說:「沒錯。藥物正確的答案。」所以嚴格來說,我們兩方說得都沒錯。我會指出藥物通常對我們是有害的,所以你要先做功課,知道「藥物」和「藥物治療」之間是不一樣的。你能看出兩者差異,因為諷刺的是前者要比後者來得便宜,也更容易取得,因為醫療藥物的處置需要醫生不斷的監督、治療和血液檢驗。

服用心理疾病藥物並不好玩,也不簡單,我不認識有哪個人只是因為想嗨一下而服用這類藥物。年輕人不會到黑市買「百憂解」帶到派對去;也沒有人會用維他命B-12注射液當成海洛因的入門藥。服用治療藥物的副作用和問題是非常真實的(如果你有長期心理疾病),也是你這輩子都要不斷面對的。即便一種藥物對你有效,可能一段時間之後就沒療效,必須嘗試新的藥物從頭來一遍,這過程真是讓人挫折和氣餒到不可思議的地步。然後你又得面對新藥物帶來的副作用,這包括當幾個渾蛋告訴你「你的藥沒用,只是證明了你根本就不需要藥物治療」時,會讓人「超級抓狂」。我想不出還有其他什麼疾病會讓病患充滿罪惡感,當他們需要更換藥物時,還得懷疑自我照顧上哪裡有疏失。

當我第一次服用抗抑鬱藥時,它的副作用讓我老想自殺(這和服藥的最初目的完全相反)。這種副作用很少見,因此我換了另一種藥。很多關心我的朋友或家人,覺得第一次藥物治療的失敗,清楚表示了藥物不是解決的答案;如果真的有用,我應該被治好了。如果這藥物對我沒有作用,顯然我的病沒有我自己說的那麼嚴重。這話聽起來是有點道理,因為如果得了癌症,醫生會給你最好的藥物;如果癌細胞沒有立刻縮小,意思就很清楚了:我們只是假裝自己得病好引人注意。我的意思是,癌症是很嚴重也往往很致命的疾病,我們花了數十億元去研究和治療。很明顯的,如非必要,病患是不需要嘗試不同藥物、手術、放射線治療等等,來找到哪種治療方法對他有效。一旦病患情況減緩,他這輩子就放心了,因為只要學到如何不要得到癌症,應該就沒事。如果他又得到癌症,只要照上次經驗再來一次就行了。如果你找到正確的癌症治療方式,這輩子幾乎就會對那種癌症免疫。如果你又罹癌,可能只是因為吃了太多的麩質或禱告方式不正確。對嗎?

當然不對了。但是同樣荒誕的理由,卻是心理疾病患者最常聽到的話,不光是本意良好的朋友、不靠藥物就可以治好自己的人,或是不了解如果不靠藥物治療,心理疾病會很危險,甚至致命的人……也會從那些我們最親近,也更懂得如何控制我們的人嘴裡聽到。

我們從自己的嘴裡聽到這些話。

我們聽著腦袋後方小小的聲音說:「這藥物治療把你家人的錢都榨光了。這藥物把你的性欲搞砸了,還有你的體重。這藥是給那些真正有問題的人用的,而不是給感覺自己很悲哀的人。沒有人因為傷心過度而死。」其實,人真的會因為哀傷而死。當我們看見名人也落入憂鬱的謊言裡成為受害者,我們心裡想著:「他們怎麼可能自殺?他們什麼都有耶。」其實沒有。他們沒有解藥,這種病讓他們確信自己死了比較好。

每當我開始懷疑自己值不值得受藥物治療的無盡折磨時,我就會記起那些被困惑打敗的人。我會鞭策自己活得健康。我提醒自己,我並不是在跟自己對抗……而是跟化學失衡的狀況對抗……這是一件很具體實在的事情。我提醒自己,不管是在心理狀況穩定或是生病的情況下,都不能信任自己大腦的各種詐術。我提醒自己,就連專業的登山者也會被凍死,他們被發現時全身赤裸,身上的衣服整齊的擱在附近。嚴重失溫會讓人困惑、感到燥熱,因而做出沒人料得到的荒誕舉動。我們的大腦就像在學步的幼兒,美好且值得珍惜。但這不代表發生雪崩或是處理血清素的過程中,你應該信任它可以照顧你。

我從來沒有發生心理崩潰的狀況,也很少出現妄想。我出現幻覺的原因也只是(可能根本就不應該)服藥過量的後果。我只是天生有缺陷,使得我之所以成為……。我服用的藥物並不代表我。我沒有神經錯亂,我並不危險。我服用的藥物有如一撮鹽。你可以想成那是為生活加些滋味。沒有鹽,你的烤馬鈴薯一樣好吃,但是所有人都會告訴你,一撮鹽會讓滋味全然不同。我是馬鈴薯。撒上鹽之後我的滋味更美好。

或許這是很糟糕的類比。

換個方式好了……

我服用低劑量的抗精神病藥物,就像用分量剛好的萊姆酒做一片萊姆蛋糕,不至於酒精中毒被自己的嘔吐物給嗆死。前者有醫療作用,後者既噁心又不衛生。

我知道你們有些人會說蛋糕又沒有藥效。真的嗎?蛋糕沒有藥效?看看現在是誰瘋了呀?只要有足夠的蛋糕和抗精神病藥物,整個世界都可以被治癒。這話是真的有道理。

摘自《瘋狂的快樂著》

瘋狂的快樂著

數位編輯整理:陳怡琳,陳子揚
Photo:pixabay,CC0 Licensed.

相關書籍

書到通知我

請輸入您的 Email 作為書到通知的信箱